铁矿石期货国际化,将给中国钢铁行业带来什么?

2018-05-14 13:09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铁矿石期货国际化,将给中国钢铁行业带来什么?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紫宸

  本月4日,大商所铁矿石期货正式启动境外生意业务者业务,这是国内期货市场首个原有上市品种的对外开放,也是中国继原油期货之后第二个走向国际化的期货品种。

  所谓铁矿石期货国际化,就是在现有境内铁矿石期货合约和根蒂根基制度不变前提下,在现有平台上引入境外生意业务者和境外经纪机构参与境内铁矿石期货生意业务的制度安排,经由过程市场的对外开放,形成包括境内、境外客户在内的市场参与新结构,进一步提高期货价格的国际代表性。

  铁矿石期货的国际化不单单是中国期货市场的大事,对于钢铁行业也将带来重大的影响,而最大的影响莫过于对定价体系可能带来的改变。

  在启动仪式当天,中钢协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在大商所发表讲话透露表现,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市场,铁矿石市场贸易的健康、市场机制的健全与中国钢铁工业联系关系极大。铁矿石合理定价走了多年坎坎坷坷的路,在价格最高的时候,铁矿石的价格曾经被高达175美元/吨左右,直到近三年矿价合理回归才迈出了较大的步伐,从这个意义上讲,期货发现价值和价格的作用很重要。

  从业内的多数观点来看,铁矿石期货引入国际投资者业务的启动对于中国的铁矿石需求市场将带来积极的作用。不过,需要指出的是,通常认为,铁矿石期货推出本身其实不能提高中国的所谓话语权或定价权,生意业务的便利性及市场的开放度才是关键。如果对期货生意业务加以各种限制,例如投机的持仓限制或参与主体的资格限制,则国内商品期货的定价功能就会削弱,从这一点看,这也正是铁矿石期货引入国际投资者带来的积极意义之一。

  在中钢协前常务副会长罗冰生看来,价格的公开化是铁矿石定价走向合理化的主要缘故原由。进入21世纪之后,伴随中国钢铁产量的日益提升,中国对于进口铁矿石的依赖度逐渐增强,铁矿石成为货值仅次于原油的第二大进口大宗商品。从2004年至今,铁矿石的定价机制大致经历了长协(年度长协)、季度协议(以及月度协议)、指数定价这样的演变过程。

  所谓“长协定价”,即铁矿石供需双方长时间协议“定量不定价”,在长协合同中定死供货的数量或采购的数量,期限一样平常达到5~10年,价格一年一谈,确定“首发价”后,其他矿山公司和钢厂进行确认跟随。经由过程长协来决定铁矿石年度价格的谈判入手下手于上个世纪80年代初,此后这一机制便延续了下来。

  2009年,在中国与几大国际矿山公司经历了一次艰难的价格谈判之后,长协定价机制最终在2010年走向了瓦解,一些国际上的铁矿石价格指数应运而生,成为此后国际矿山公司进行铁矿石生意业务主要的定价参考依据

  罗冰生在近日经济观察网的采访中认为,过去十多年的时间对于中国铁矿石市场是失去的十年,缘故原由在于,基于供需格局的不平衡,中国对于铁矿石的刚性需求量极大,在铁矿石的定价上始终是处于被动的地位。与此同时,无论是对于曾经的长协,还是其后的指数定价,都有价格不够公开、透明的问题。

  目下当今,这样的状况入手下手得到改观。虽然国际铁矿石的供应方在铁矿石的生意业务上依然会主要参考国际铁矿石价格指数(普氏指数),但伴随着中国铁矿石期货市场的进一步开放以及生意业务规模的进一步扩大,期货在整个定价体系中的作用将进一步强化。无论和从前的长协还是后来的铁矿石价格指数相比,期货的价格形成都更加“公开化”,这构成了铁矿石定价进一步走向公正、合理的根蒂根基。

  对此,一名黑色系期货知名投资人解释说,大连商品生意业务所(大商所)生意业务量较大,未来还将吸引包括矿山企业、贸易商在内的更多的行业从业者加入到生意业务当中,这样大商所铁矿石期货的价格就可以够成为国际的标准,中国的定价权也就得到了提高,而普氏指数最终将变得不再像从前那么重要,其影响力会逐渐弱化。

  不过,目前,普氏指数在几大国际矿山公司的现货生意业务中,依然是最为重要的参考标准,上述人士认为,过去用普氏是因为没有其他的更加有效的参考,但未来,这一状况或许会逐渐地改变。

  在大商所的启动仪式当天,中钢协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还透露,目前铁矿石的定价已经出现了一定的变化,混合指数被引入(即综合采用普氏和其他指数作为国际铁矿石供应方的定价参考),未来,伴随铁矿石期货合约连气儿性问题得到解决,预计定价机制会有更大、更积极的变化。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