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是否过于强大了?

2018-05-12 13:08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作者:卢泓言

  2009年一个做社区的创业者说,QQ的可怕的地方是在「最下游」。各种社区帮助兴趣相投的陌生人相互切磋,但当他们真的结交上了,下一步是加QQ,他们不一定在这个社区里继续玩,但会在QQ上保持联系。每一个社区每一分努力,都同时在帮助扩展QQ的网络效应。但凡做社交的事都逃不掉这个逻辑。当网络效应和对用户控制力度更大的QQ上了一个同样的功能比如偷菜游戏,上游社区的这部分流量就会断崖式下跌。2010年这个创业者把公司几千万美金卖给了腾讯。

  「最下游」这个概念让我印象深刻。它可以把这个行业上游的营养都吸收进来。如果它处于垄断,作为它的上游,你不管怎么用力,都是在帮助它成长,并受其威慑。

  微信今天继承了QQ社交「最下游」的地位,却不局限于此。微信也是「最上游」。微信是相当一部分阅读、游戏、购物、拍照等等的出发点,因为微信是生活,我们不管走到哪里或者干什么都不忘发一个朋友圈,生活是统统的出发点。这是如此多创业公司期望被腾讯投资的缘故原由,也是腾讯能轻松识别许多刚刚展露头角的创业公司的缘故原由,它是出发点,掌握数据。

  移动时代的微信能超越PC时代的QQ成为「最上游+最下游」雌雄合体的逻辑是,我们不克不及随时带着电脑,但能随时带着手机,电脑主要是工作工具,手机是生活工具,是「我」的延伸,比如它可以拍照。沟通是人的最基本的几个需求之一,据说在监狱里,关禁闭是最重的惩罚之一,这实际上是压制你沟通的本性,没人说话会让人痛苦得想撞墙。炫耀也是人的基本需求,无论做什么,我们都想要让别人知道,或者只是单纯为了让别人知道才会做一些事。如此人性,成了微信占据我们55%的上网时间并且贯通上下游的根蒂根基。

  上游对下游也有威慑力。上游改道,下游的水就会少。美团做打车的天然逻辑是,打车不是打车这个行为的最上游。我们不会为了打车而打车,我们上班或者出去吃饭看电影,然后打车。上游可以为下游提供势能,也能够对下游形成俯冲。美团为一个正在定团购券或者电影票的人推送了一张打车优惠卷,他会感兴趣。

  王兴给美团定的使命值得品味,「吃好活好」是原始需求,是上游。比如「出行更顺利」不是原始需求,不是上游。「活好」两个字尤其有意思,它囊括了所有的原始需求。「好」这个字也自作掩饰,「好」才是原始需求,多、快、省等等都不是原始需求,比如对于我这样的直男,少就比多好,如果省钱是以劣质为代价,那省就不好。「好」才是我们心意识里最上游的那个概念,它的内涵是变化的。「活好」两个字可以免被任何的具体的业务形态、KPI、对手以及边界束厄局促,可以像水一样变化。

  占据最下游,会对上游的能量产生重力,就像那个做社区的创业公司卖给了腾讯。淘宝当年封杀百度也是这个逻辑,网络购物80%发生在淘宝,这是最下游,所以当百度上没有淘宝的信息,用户就会去淘宝搜索,淘宝利用自己垄断下游的优势再占据了上游。

  硬币的另外一面是,占据最上游,会对下游业务造成俯冲。就像美团入手下手做打车并收购摩拜。百度可以利用搜索的优势做电商,但百度建电商体系的难度大于淘宝做站内搜索的难度,然后这一上一下的两个垄断者的较量里,淘宝赢了。目下当今移动互联网最重要的状况是,微信一手占着生活这个最上游,一手占着社交的最下游。难怪很多能力很强的创业者也向腾讯妥协,站队。

  淘宝封掉百度能断掉百度的电商流量,但封掉微信却不克不及遏止微信内购物的蓬勃,缘故原由之一在于微信还在百度和淘宝的上游。搜索或者购物都是生活当中有意无意发生的事,而微信就是生活,生活是统统的上游和下游。体会一下王兴说的使命「活好」,搜索好或者购物好都不等于活好,活好可能在某个时刻体现为搜索好或者购物好。活好是最上游。可能这两个字更适用于微信。

  还有一个角度。

  淘宝封掉百度,是矛和盾的较量。百度作为搜索引擎是矛,它索引统统互联网,评估统统链接的质量并且瞬间抵达,像中枢神经系统,像矛一样犀利。淘宝作为一个购物平台,吸纳商家以及众多的第三方服务商进驻,完成闭合的生意业务,是一个城堡,像盾。Facebook和微信也是盾。矛把你输送到其它的地方,盾把你圈养起来。这是互联网的两股势力。

  移动互联网越发是盾的天下。几个超级app把我们圈养起来,不再随着链接四处跳转,有个词用来形容这种情况叫做「茧房」。很多人对此不满,觉得「互联网」已经死了,不克不及随着链接四处跳转的「互联网」不再名不虚传,我们都成了圈里的羊。这个时候微信有了一样新东西「小程序」。

  小程序是不需要下载就可以直接打开使用的应用,在微信里就可以使用其它家的服务。这就是移动互联网的「链接」,而「链接」是互联网成其为互联网的缘故原由,我们点击它就能够再次四处走动,这是移动互联网的「矛」,再次具有穿透力。

  由于我们在微信上生活,生活有着无数的可能,是无数需求的上游,所以微信有动力去做小程序,让用户不跳出微信就可以即时各种满足。反过来,由于微信统治着社交,承载着生活,小程序将为微信生态带来更为便捷的丰富的应用,以及套现。一个新宇宙就要爆发的感觉。曾玉把小程序形容为一条赛道,一个操作系统。目下当今微信既是上游又是下游,既是盾又是矛,我不知道如何形容这个东西,它是全新的,理应会发生一些我们之前没碰到过的事。

  基于大数据的人工智有可能会让微信的威力再上一个量级。它可以把生活的「流量」变成「需求」。二者的不同之一在于,流量是粗放的,比较难直接使用,它需要专业的第三方再加工,比如一个9.9元包邮的拼团链接去吸引爱便宜的人。但需求是精细的,可以马上上手,你直接把一个合适他的东西给到他面前击中他,比如让他喜欢上川普的一篇文章,Facebook就是因为这个事挨骂。作为生活处,作为矛与盾的密合框架里,微信真的可能「细致打理」我们的生活以及相应的商业。基于大数据的人工智能多是下一个操作系统。而微信有不可比拟的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的使用场景:生活。

  但对于这样的状况我有些本能的担心。任何表面上平权的工具,由于人的禀赋的差距以及偏执的本能,最后的效果都几乎无一例外的走向集权。有时候你什么都没做错,只是错在太强大了。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