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会师:违规交易是如何被外汇局抓住的?

2018-05-07 13: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作者:韩会师

  来源:会师话市

  外汇局近期通报了24例外汇违规典型案件,最高罚款额1105万元。对外汇市场不甚熟悉的朋友询问,全中国的企业千千万,每一年不知有多少笔生意业务发生,外汇局如何排查这些违规案件?

  其实这个问题涉及到国际金融领域一个陈词滥调的话题:“在经常项目开放的情况下,资本管制是不是有效?”

  在笔者读书的时候,教科书中的答案是“无效”,但笔者在工作中却切身感觉到资本管制并不是无效,甚至可以说是相当有效的。外汇局近期公布的24个案例也说明绕过相关法规进行结售汇操作难度不小。这24个案例中,最大的涉案金额4652万美元,最小的134万美元,涉案主体既有公司也有小我私家,违规领域涉及虚假转口贸易、虚假出口、虚构资金用途、违规办理内保外贷、分拆购汇、利用地下钱庄转移资产等。上述案例可谓参与主体众多、涉案领域广泛、涉案金额乱七八糟。其实这已经不是外汇局第一次公布类似案例了,实际工作中被查处的案件远远不止于公布的这些。不少朋友很疑惑,外汇局哪来的火眼金睛,可以或许从每一年数以万亿美元计的结售汇生意业务中,把这些或大或小的违规案例甄别出来?

  其实在当前的技术水平下,真的不是很难。

  任何进行违规外汇生意业务的主体都很难避免一件事,就是和银行打交道。每一笔外汇业务都会在银行系统中留下详细的生意业务记录,这就为筛查违规行为打下了良好的数据根蒂根基。任何行业的企业,只要不是刚刚注册成立的,其经营数据一样平常有一定规律可循,只要将其与银行的生意业务数据按月度、季度、年度汇总后进行比对,很容易发现异常生意业务。

  如果经由过程比对银行的生意业务数据不克不及完全断定其存在违规行为,还可以进一步将银行的生意业务数据与海关的通关数据进行比对,检查其资金流与货物流是不是匹配。

  如果有必要,还可以进一步检查企业与上下游企业的生意业务是不是出现异常。因为其进出口规模以及外汇生意业务规模的变化,其背后应该有生产经营活动的调整,其与上下游企业的资金往来必然随之发生变化,虽然这可能已经不属于外汇生意业务的范畴,但只要是涉及到资金流动的,银行系统里都是有迹可循的。所以,如果企业想经由过程造假来规避外汇管制,那必然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任何一个环节都必须完美无缺,难度很高。

  所以,教科书中经常提到的经由过程谎报进出口规模逃避外汇管制,在现实中是很容易被识破的。

  对小我私家逃避外汇管制行为的排查道理类似,无论你绕了多大的圈子,只要资金是经由过程银行系统进出的,就很难不留痕迹。而对于目前的较量争论机技术水平,进行各种数据跟踪、收集和比对其实其实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

  在现实操作当中,上述工作是化整为零进行的。外汇管理部门在全国各地均有分支机构,每家分支机构只需要关注自己辖区内的违规行为就能够,这就大大减少了监控企业的数量和难度。

  其实各地外管部门也没有必要一家一家地检查企业,这太过耗费时间和精力,只需要紧密亲密关注辖区内各家银行的结售汇生意业务差额就能够了。在当前的法律框架下,银行是跨境资本流动管理的第一道防线。举个例子:假如某家银行的代客结售汇逆差在某月急剧扩大,当地外管部门可以要求该银行解释结售汇逆差扩大的缘故原由,并由银行收拾整顿出具体的结售汇逆差扩大的企业名单和金额,这就能够迅速锁定可能存在异常生意业务的企业。在这个过程当中,绝大部分工作都是由银行完成,因此外汇管理其实不像很多人想像得那么费时费力。

  必须指出的是,虽然笔者认为,在目前的管理能力和技术水平下,资本管制是有效的,但这其实不意味着每一笔违规的生意业务都会被识别出来,都会受到处罚。特别是一些金额比较小的生意业务,他们的发生可能完全不会引起监管的关注。另外,如果部分违规生意业务并未对结售汇市场和国际收支产生明显的冲击,可能也不会引起监管的关注。但有人成功地乘虚而入其实不意味着监管没有足够的能力。

  举个例子,大陆人在香港刷银联卡买保险的新闻很多朋友一定听过,刷卡金额超过5万美元的案例也不少,但这就超过了小我私家购汇限额,属于绕过资本管制的违规行为。在2015年之前,由于我国结售汇市场长时间维持高顺差格局,而且总体上大陆人到香港买保险涉及的购汇规模其实不大,2015年全年也就几十亿美元,所以这个管理上的漏洞一直没有引起监管重视。

  但2015-2016年,随着境内结售汇格局从顺差转为逆差,且“大陆富豪挤爆香港保险公司”,“刷卡如潮掏空外汇储备”之类的新闻炒作迅速升温,这一问题引起了监管重视,监管漏洞很快就被堵住了。

  请注意,对于是不是应该对资本流动和结售汇生意业务进行严格管理,学术圈和实务界自然可以继续争论下去,本文对此不予置评。笔者此处只想说明,至少在我国,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即使经常项目基本是开放的,资本管制并不是是无效的,而且其直接成本其实不高。对于试图长时间稳健运营的实体企业来说,为了短时间的汇率投机收益官逼民反挑战监管是特别很是不明智的。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