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监管基本原则未变,信用平稳收缩 ——资管新规正式稿点评

2018-05-03 17: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作者:靳毅

  来源:靳论固收

  1、 事件

  4月27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管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正式稿)。

  2、 点评

  2.1、严格切分表内和表外业务

  正式稿与征求意见稿一样,继续定义资产管理业务为表外业务,禁止表内资产管理业务,这意味着以表外业务之名、行表内业务之实的做法难以为继。尽管部分条款稍有放松(后续详细介绍),但表外资产管理业务净值化、打破刚兑的标的目的未变,与以一样平常存款、协议存款为代表的表内业务进行严格切分。此前商业银行保本理财便是以表外业务之名、行表内业务之实的代表,曾是商业银行批发融资扩张资产负债表的工具之一,未来将不再划入资产管理产品。

  保本理财流向存款、协议存款或表外货币型资管产品。保本理财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偏低,未来保本理财将流向存款、协议存款或表外货币型资管产品的概率较大。实际上保本理财规模持续收缩,商业银行自2017年三季度起就入手下手增加结构性存款的发行力度。但与一样平常存款相比,结构性存款的成本偏高,接近于银行理财,这也会对商业银行的表内资金成本形成刚性支撑,也会对利率的下行形成约束。

  2.2、公私募产品投资范围更加明确,银行公募产品值得关注

  公募产品的投资范围更加明确化,主要投资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以及上市生意业务的股票,除另有规定外不得投资未上市企业股权。但对于银行的公募产品而言,正式稿删去“现阶段,银行的公募产品以固定收益类产品为主。如发行权益类产品和其它产品,须经银行业监管部门批准,但用于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的产品除外”,放宽了银行公募产品的投资范围。对于私募产品,投资范围新增“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资产”,放宽了私募产品的投资范围,但强调要符合法律法规,同时鼓动勉励私募产品投资债转股。

  银行公募产品的发展值得关注。正式稿对银行理财也进行了公募和私募的划分,公募产品对应不特定社会公众,私募产品对应合格投资者。如此则意味着银行公募理财将不克不及投资非标和未上市企业股权,对于部分高净值客户的吸引力下降,这部分客户可能转向存款或协议存款。对于一样平常小我私家客户而言,由于银行公募产品可以投资权益类资产,将类似公募基金,吸引力则有所上升。对于银行私募理财而言,仍然可以投资非标资产,投资范围略有放宽,且合格投资者的条件略有放松,有利于吸纳更多私行客户资金。

  2.3、合格投资者认定略有放松,禁止非自有资金投资资管产品

  正式稿对于合格投资者的认定标准为“具有2年以上投资经历,且满足以下条件之一:家庭金融净资产不低于300万元,家庭金融资产不低于500万元,或者近3年本人年均收入不低于40万元”。相比于征求意见稿,正式稿在小我私家年收入及家庭金融资产根蒂根基上,新增家庭金融净资产不低于300万元的可选项,对合格投资者的认定标准稍有放松,有利于私募产品的募集发行。

  删除“合格投资者同时投资多只不同产品的,投资金额按照其中最高标准执行”,新增“投资者不得使用贷款、发行债券等筹集的非自有资金投资资产管理产品”。在征求意见稿中,监管层曾强调小我私家不得使用银行贷款等非自有资金投资,此次正式稿则明确规定小我私家和机构投资者不得使用贷款、发行债券等筹集的非自有资金投资资管产品,这一点上变得更加严格,强调小我私家和机构投资资管产品的资金只能是自有资金,减小杠杆风险,防止金融套利。这对当前部分机构存在的经由过程贷款或发行债券等体式格局投资资管产品的行为形成较大冲击,也会对资管产品的资金来源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这点对股市和债市均有不利影响。由于贷款的资金去向相对较难确定,因此也或将意味未来对机构发行债券的资金去向进行更详细的审查。

  2.4、 非标范围扩大,但供需收缩格局未变

  正式稿对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认定标准进行了明确:等分化,可生意业务;信息披露充分;集中登记,独立托管;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在银行间市场、证券生意业务所市场等经国务院同意设立的生意业务市场生意业务。标准化债权资产以外的均为非标资产,部分原本在未由国务院认定的生意业务市场上生意业务的产品也将被划入非标,例如银登中心和北金所挂牌的债权计划,这会使得非标的体量进一步上升,加大金融机构处置惩罚非标资产的难度。

  关于非标的期限错配问题,正式稿与征求意见稿仍保持一致,资产管理产品直接或者间接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终止日不得晚于封闭式资产管理产品的到期日或者开放式资产管理产品的最近一次开放日。因此,对于资管产品而言,要么发行期限更长,这会导致资管产品发行难度上升,要么投资短时间限的非标资产,影响非标的需求。长时间来看,非标的收缩是大势所趋,部分经由过程非标融资的企业将面临融资渠道收窄的问题,可能导致企业出现信用风险。

  但正式稿也指出金融机构不得将资产管理产品资金直接投资于商业银行信贷资产,删除“间接投资”,考虑到非标多以银行信贷资产为底层资产,这对资管产品投资非标形成了一定的利好。

  补充了金融机构投资的前提为“依法合规、商业可持续”,再次强调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鼓动勉励金融支持实体,但要符合法规和市场规律,支持债转股,降低企业杠杆率。

  2.5、 通道业务萎缩,有利于信用风险释放

  正式稿继续强调,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同时受托机构应当切实履行主动管理职责,不得进行转委托,这将导致机构提供通道的动力减弱。同时,资产管理产品可以再投资一层资产管理产品,但所投资的资产管理产品不得再投资公募证券投资基金以外的资产管理产品,这意味着经由过程资管产品借助通道隐藏底层资产的诉求也将下降。此外,正式稿明确金融机构禁止承诺“代为承担风险”,这对银信合作通道类业务影响较大。因此,通道业务萎缩是大势所趋,仍可能出现部分企业信用风险的暴露。

  2.6、 打破刚兑,部分资产允许摊余成本法计价

  资管产品净值生成要求更加严格。正式稿要求产品净值化管理,净值生成符合企业会计准则,而非此前的公允价值原则,新增“由托管机构进行核算并定期提供报告,由外部审计机构进行审计确认,被审计金融机构应当披露审计结果并同时报送金融管理部门”,在要求在资管产品实行净值化管理的根蒂根基上,新增对资管产品进行内部核查和外部审计覆盖及披露的内容。

  与征求意见稿最大的不同在于,正式稿允许部分资产按照摊余成本法计价,这点相比征求意见稿有所放松。摊余成本法仅针对封闭式运作产品,且所投金融资产以收取合同现金流量为目的并持有到期,或者所投金融资产暂不具备活跃生意业务市场或在活跃市场中没有报价,不克不及靠得住计量公允价值。同时,强调摊余成本法计价资产的偏离度管理,如果偏离5%或以上的产品数超过所发行产品总数的5%,金融机构不得再发行以摊余成本计量金融资产的资产管理产品。货币基金显然不属于封闭式产品,但货币基金是不是不克不及再以摊余成本法计量是不确定的,从此前发布的货基新规来看,以摊余成本法计价或是为监管层所认可的,只是规模需要与风险准备金相挂钩。

  在刚兑行为的认定方法上,正式稿与征求意见稿保持一致,打破刚兑仍是资管新规的基来源根基则之一。但正式稿删去非存款类金融机构追缴罚款的具体标准有关内容,对刚兑的处罚标准模糊化,且处罚力度略有减轻,可能会对刚兑行为产生一定的纵容,不过正式稿新增对外部审计机构未能尽责核查的惩戒条款,强化了审计责任。总体上延续了征求意见稿对于明确什么是刚兑、如何处罚刚兑以及设立建设奖惩机制的思路。

  2.7、 分级产品放松,封闭式私募分级产品吸引力增强

  正式稿规定公募产品和开放式私募产品不得进行份额分级,公募分级基金仍存在改造压力。但删去了征求意见稿中关于投资单一标的或投资股票、债券等标准化资产比例超过50%的私募产品不允许分级的限制,对分级产品限制力度放松。封闭式私募产品可以继续分级,产品的杠杆比例限制和征求意见稿保持一致,对于部分风险偏好偏低资金的吸引力增强。

  2.8、 过渡期大幅延长,实现信用的平稳收缩

  和征求意见稿相比,正式稿关于过渡期安排发生重大改变。(1)过渡期时限由原来截至2019年6月30日延长至2020年底,给予金融机构更多学习适应新规和调整缓冲时间,并对提前整改单位予以监管激励。(2)在过渡期内存量业务上,新增“为接续存量产品所投资的未到期资产,金融机构可以发行老产品对接,但应当严格控制在存量产品整体规模内,并有序压缩递减”的内容,维持必要的流动性,以防出现断崖效应。(3)在过渡期结束后,补充了 “因子公司还没有成立而达不到第三方独立托管要求,相关产品可暂缓执行新规”的豁免内容,也是对征求意见稿的放松。

  资管新规在打破刚兑、消除多层嵌套、规范资金池、向上向下穿透等方面对资管产品进行了较为严格的监管,融资环境的收紧必然导致全社会信用的收缩。在正式稿公布之前,一季度金融数据显示部分表外资产难以回表导致信用出现急剧收缩,对经济构成了潜在的系统性风险。正式稿的多处放松有利于缓解金融监管对市场情绪的冲击,债券市场将重回经济基本面和货币政策的分析框架。但当前市场对监管放松已有一定的预期,且正式稿放松后,有利于缓解当前信用急剧收缩对经济负面影响的紧张情绪。

  因此,短时间内,正式稿出台后不排除利率出现小幅上行的可能。长时间来看,信用收缩有利于利率下行,但存量资产腾挪的过程当中利率债仍可能面临阶段性被抛售的风险,信用债和非标资产的腾挪,对信用风险和信用利差也会形成压力。

  3、 风险提示

  地缘政治风险超预期;监管超预期。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