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亮:下一步应全面取消调休

2018-05-03 01: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马亮

五一小长假要来了,经过神奇的“调休”,一天的假期摇身一变成为三天假日。许多人美滋滋地筹划旅行,也有人担忧一票难求、交通拥堵和景点爆棚,还有人则抱怨放假前的一周要连气儿工作六天才可以休息。关于要不要调休,人们总是同心协力和喜乐参半。但是,要想推动公共假日制度改革,下一步应全面取消调休。

中国未必是世界上唯逐个个有调休制度的国家,也很难把调休上升为“中国特色”,但是调休却切实其实是少见之举。最初政府为了刺激旅游经济发展而设立黄金周,而调休是其催生的副产品,其初衷是为了扩大假日跨度并推动经济增长。但是,这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次优选择,其结果也其实不理想。

虽然黄金周为中国旅游市场的飞速发展做出了贡献,但由此而导致的假日经济也带来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由于年假制度没有真正贯彻落实,多数家庭不能不利用黄金周或小长假来度假,这使扎堆旅游成为一大难题。人为制造的假日经济使旅游景点人满为患,人们不仅花钱遭罪,而且假期结束也无法摆脱假日综合征。许多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去旅游,又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工作。与此同时,调休也导致了许多不能不正视的社会问题。

  马亮:下一步应全面取消调休

首先,调休剥夺了人们的自由选择权,一定意义上属于强制性休假。对于很多人来说,调休就像鸡肋,可谓“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随着愈来愈多的人有钱有时间出门旅行,公共假日往往成为交通、旅游、就餐、住宿等方面的噩梦。人们期望躲避这种硬性安排的公共假日,但是因为制度枷锁束缚而往往无法抗拒。

其次,调休导致工作安排的短时间主义,不利于人们的长远规划。有关调休的安排往往是事到临头才通知,不仅缺乏可预期性,而且连气儿性也不够。对于一些企事业单位来说这还好说,但对于医院、学校等单位而言则较为麻烦。比如,对于学校来说就涉及需要安排哪天课程的问题,自然会充满变数,也令人们无法从长计议。

再次,调休也让一些用人单位可以堂堂皇皇地违反休假政策,而员工对此往往敢怒不敢言。愈来愈多的用人单位入手下手遵守国家规定去兑现假日,但是很多企业仍然无视政策规定,克扣员工的假日。调休使这种现象更加严重,因为调休使企业有了利用周末加班的合法理由,而承诺兑现的小长假则依然指日可待。与此同时,调休也让带薪假成为一种难以企及的奢望,一些用人单位可以堂堂皇皇地无视带薪假,究竟结果调休已经实现了员工的假日休闲。

最后,调休名义上增加了假日,实际上却没有增加假日。调休将假日同周末连在一起,看似增加了假日,这给人一种假日很多的错觉。但是,中国实则是全球公共假日最少的国家之一。调休只不过玩了一个数字游戏,人们仍然需要在提前或延后的周末补回来这些“假日”。因此,“羊毛出在羊身上”,这只不过是一种错觉罢了。

上述分析表明,取消调休并使公共假日真正回归正常,多是根本治理的关键之举。这其实不是说调休是罪魁祸首,而是说要在严格落实带薪假制度的根蒂根基上,使人们可以根据需要灵活决定假日安排。这样一来,人们可以将带薪年假同公共假日自由组合,为自己为所欲为地放一个假,短则三天“小长假”,长则五到九天的“大长假”。因而可知,取消调休并落实带薪假,赋予人们灵活规划和安排假日的决议计划自由,多是最合适的假日选择。

“治大国如烹小鲜。”假日安排看似小事,但聚沙成塔却是国家大事。这意味着国家治理不应事无巨细,连假日的安排都要国家来操心。但这也意味着国家治理需要精细化和人性化,充分考虑并尊重每一个人的选择自由,而不是一刀切地整齐划一。

从国家发展和社会演进的角度而言,公共假日的数量会日渐增加,以使休闲社会的理念付诸实践。如果只是单纯的调休,并没有实质上增加公共假日,那么这种性质的调休不要也罢。过去在带薪假难以落实的时候,我们需要经由过程调休来满足人们的基本休闲需求。但是,当社会进步而制度允许时,我们则应推动其实现制度跃迁,使人们在决定自己的福祉时有更大的自由度和自主权。

来源:sina财经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