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农大老郭,为儿背债多,秋收摘大茧,老牙咬树窠

2019-09-25 20:16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蚕农大老郭,为儿背债多,秋收摘大茧,老牙咬树窠

2015年秋天的时候,蚕农大老郭说:明年有合适的就把蚕场兑出去,干点轻快的,我太累了。当时,大老郭63岁,已经放养了47年柞蚕。然而,从那时开始到现在,四年过去,大老郭依然在蚕场艰难跋涉着,因为,他要为儿子还债。

蚕农大老郭,为儿背债多,秋收摘大茧,老牙咬树窠

在辽宁柞蚕放养区,由于后继乏人,基本看不到三十多岁的蚕农,像大老郭这样六七十岁还坚守蚕场的大有人在。那么四年前,仅仅63岁的大老郭怎么就想着提前“退休”呢?放蚕是典型的“出大力的活儿”,特别是春蚕秋蚕都放的蚕农,几乎要从春天忙到年根儿底,每一天翻山越岭,需要很强的体能和耐力作保证。然而,在2015年,大老郭明显感到力不从心了,因为他患上了轻度脑梗。

蚕农大老郭,为儿背债多,秋收摘大茧,老牙咬树窠

放蚕不能大富大贵,但每年都会有三五万的收入,这对于守家在地的大老郭来说,几乎相当于在外打工的七万八万。大老郭说,如果不是身体不行,怎么舍得放弃,况且快干了50年了——这是2015年的话。如果在当时提前“退休”,大老郭也算是功成名就:两个儿子都已成家立业,大老郭手里小有积蓄随便干点别的,日子不会太差。

蚕农大老郭,为儿背债多,秋收摘大茧,老牙咬树窠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大老郭在为“退休”做打算的时候,城里做生意的大儿子却出了问题:因为决策失误,陷入网络金融陷阱,钱没赚到反而欠下了几十万的债务。一时间,催债的甚至催到了大老郭的家门口。

蚕农大老郭,为儿背债多,秋收摘大茧,老牙咬树窠

为了给儿子还债,大老郭放弃“退休”的想法,选择了异常艰难的强撑。寒来暑往,四个春秋很快过去。2019年秋天来到的时候,大老郭拖着日渐衰弱的身躯,继续翻越着蚕场的高山大岭,为摘秋季柞茧忙碌着。

蚕农大老郭,为儿背债多,秋收摘大茧,老牙咬树窠

为儿还债,勒紧裤带那是夸张,但大老郭一下子就回到了年轻时省吃俭用的生活状态。抽了多年的卷烟放弃了,改抽更便宜的老旱烟。大老郭说,如果能戒掉,旱烟我都不想抽了,能省一点儿是一点。但蚕农一天当中要十几个小时在山上,抽烟是主要的解闷儿方式,很难戒掉。

蚕农大老郭,为儿背债多,秋收摘大茧,老牙咬树窠

为儿还债4年,大老郭“成效显著”。如今,只剩下不到10万元的外债。但对于大老郭来说,剩得越少还得越难,因为他的身体已经一年不如一年。看到圈里这几头大猪,大老郭似乎有了一点底气:今年猪价高啊,总共是三头猪,年根儿底杀一头卖两头,能解决很大问题。

蚕农大老郭,为儿背债多,秋收摘大茧,老牙咬树窠

大老郭说今年柞树叶质量不怎么好,柞蚕大茧肯定减产,不过价格也能上来,收入基本跟去年持平。再加上卖两头猪,还四五万外债应该没问题。“今年还完,明年再还一年,后年我真的就不干了。”

蚕农大老郭,为儿背债多,秋收摘大茧,老牙咬树窠

大老郭,放蚕养猪,一年下来都给别人忙活了。虽然压力山大,但大老郭时不时地用蚕农特有的方式为自己解压。“看到那个塑料布蒙着的窝棚了吗?那就是我在蚕场的别墅。下雨天在蚕场,避雨歇脚,都挺管用。”

蚕农大老郭,为儿背债多,秋收摘大茧,老牙咬树窠

大老郭家在辽宁东港一个叫田家堡的自然村,正好是城市用水的水源地上游。去年大老郭就听说为保护水源地可能要移民的事儿,休息的时候他就自言自语:要是真移民就好了,有了补偿款,把老大的饥荒还了,我是不是就不用这么累了?俗话说,故土难离,但为了能尽早还上儿子的债务,大老郭宁愿离开故土,这样的愿望,让人唏嘘……(棋簿紫/图文)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