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遗体确认,章军从象山返回淳安家中,只待调查真相

2019-07-14 13:38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女童遗体确认,章军从象山返回淳安家中,只待调查真相

今天上午10点多,记者在章子欣家院子外见到了章子欣爷爷的堂哥,据其介绍,今天清晨4点多,章军乘坐警车从象山殡仪馆返回淳安家中,目前“状态很差,正在家中休息”,“实在太疲惫太憔悴”。

子欣爷爷的堂哥说,昨天家里来了十多位亲戚,晚上有3位亲戚同时看着爷爷奶奶,“劝劝他们”。而子欣的爷爷奶奶昨晚“基本没睡”。子欣爷爷的嫂嫂边哭边对记者说:“现在带一个小孩多难啊……”

“亲戚们都不去打扰他们。”子欣爷爷的堂哥表示,目前结果已经这样了,下一步我们就是等警方的调查。

女童遗体确认,章军从象山返回淳安家中,只待调查真相

子欣奶奶手机上和租客的聊天记录。 顾杰 摄

7月4日早上,9岁女孩章子欣在淳安家中被租客以当婚礼花童为由带走。而带走她的男租客梁某华、女租客谢某芳,于7月8日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9岁女孩再无音讯,直至昨晚,象山警方确认昨天下午打捞的女孩遗体为章子欣。

在记者走访的淳安村民和两名租客曾经入住的连锁酒店员工的眼中,梁某华与谢某芳似早有预谋。他们爱炫富,说“家里有30多个保镖,码头都有好几个”;他们在租住子欣家中之前,曾经只在子欣爷爷奶奶的水果摊买水果;他们还曾向其他家中有女童的当地人表达过租房意愿。

“我们爸妈出去干活门都不锁的,我们这个村就是这样的,没出现过特别大的事情。经过这事以后,不管干嘛,都是(要担心了)……以前我妈在里面睡觉,钥匙都是放在外面的,可以打开进来的。”子欣姑姑告诉记者。

“有个网友临近生产,8月份的预产期,她和我说,如果是女儿,名字就叫子欣。”章军昨天对记者说,“我爸凌晨5点钟哭得什么样,自己在打自己耳光,可是打了又有什么用呢?再悲痛,还是要以活着的人为主。如果我倒下了,我整个家就散掉了,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了。”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