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加拿大年轻母亲声泪控诉:等两年才见到家庭医生,已被拖成癌症晚期?

2019-05-05 07:3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加拿大为什么会缺少医生?

我在那里待过几年,以我在知识产权领域的经验抛砖引玉一下。

加拿大医生要执照,家庭医生有家庭医生的执照,专科医生有专科医生的执照。那么,在知识产权领域给人申请专利、处理专利的专利师呢?一样,也要执照。

我们的BOSS是一个有执照的人。但我不得不说,他工作就是签字!别的什么都不用做。下面的人(没有执照的助手)把专利申请案或答复文件起草好、反复检查没问题,打印完,装定好,用一种特殊的黄色纸条贴在需要他签字的地方。送到他面前,他直接翻到黄色贴纸处,签上字。然后助手上传。BOSS一般不来办公室,一周来两次吧,半个上午或半个下午,那是他集中签字的时间。

在加拿大全国,像BOSS这种持证的专利师总共约200人。属于高薪,紧缺的人才。

做为一个天朝黄种人,生下来就有一颗澎湃的心。于是向BOSS透露,自己也想考执照,也想当专利师,看在工作挺卖命的份上,给点帮助、写封推荐信呗。因为根据专利法的规定,要报名参加执照考试,必须要有一名现有的专利师推荐!然而,我们的BOSS说,他一般不给职员写推荐信!

于是我就去年买了个表。

我们在国内,几乎不论什么系统,师傅带徒弟、前辈带后辈,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在加拿大,这些已经在行业里站稳了脚跟的人,自私自利,形成所谓的协会和同盟,不遗余力地卡死后来者的上升途径。为了自己的利益,根本不去考虑社会的整体效应。(这些年中、美每年的专利申请量已经突破了百万,加拿大呢?还在5万左右徘徊。中、美一个专利从申请到批准的平均时间是2年,加拿大呢?5年一个专利下不来)

医疗领域也是一样。

首先,上医学院是天价,挡住了一大拨了有志青年,说白了,家庭条件不好的就不要想着去当医生,念不起。

其次,培养医学学生的过程中极尽压榨之能事。在加拿大医院看过病的人都知道,经常要等很多个小时(虽说免费,几个小时的停车费几十刀)。然而,在整个过程当中,中间会有实习医生时不时地来问病情,而真正的主治大夫(相当于我们那个BOSS)可能过来连3分钟都不到,甚至根本不来。这些实习医生就像是《实习医生格蕾》里一样,工作强度大,实习时间很长、很多年,但就是一直苦于拿不到属于自己的执照。必须像我们办公室的苦逼专利助理一样、把所有的苦活累活干完,把所有的东西全准备得妥妥的了,主治医生过来扫一眼就完事了。

明明知道医疗人才短缺,这些现有的医生所想的,不是去努力降低学医的成本、降低学医过程中的困难、不是想方设法地扩大招生的规模,满脑子的想的是:多来一个新来的人,就是多了一个竞争者

等到那些实习医生中的一小部分,若干年后,终于通过了现有医生的评选,拿到自己的执照了。从此,他就可以去自己开个诊所,过着每周工作三四天,年薪几十万的惬意生活了。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