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北大弑母案吴谢宇三年后在重庆机场被抓,身上携带30多张身份证?

2019-04-28 13:13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早些时候,刑法学的老师在上课的时候提了这样一个问题,问,“什么样的人犯罪最可怕?"。在一片熙熙攘攘里,他推了推眼镜,说,高智商的人犯罪,最可怕。而这次,犯罪的是他的学弟。

2016年2月4日,福州,警察接到报案称,福州教育学院第二附属中学教职工宿舍的一间房间里,一具被裹了十几层塑料薄膜的尸体被发现。密密的裹尸布薄膜里,每一层都被塞满了活性炭,用来吸附尸体腐化后的臭味。而这四周,是布满了监控以及红外线报警器。那个嫌疑犯,在某个地方看着闯入的房间震惊的亲戚们,暗暗发笑。令人发指。

吴谢宇,男,-福州人,北大经济学大四学生,2009年,吴谢宇以全校第一的身份考入福州一中,外号“宇神”。2012年,福州一中有4人被北大提前录取,他成了北大全国自主招生的前几名。大一,北京大学三好学生,大二,北京大学廖凯原奖学金获得者。大三,成了GRE成绩前5%的学生。这样的人生在外界看来是很光辉的,但他本人却不喜欢这份人前光辉,人后努力的人生。

他觉得生活无聊。

2009年吴父因病去世,吴母也就是死者谢天琴因吴父的去世而暴躁。经常因为小事而动辄生气,而儿子似乎吴母唯一的精神依托与支柱。

然而,成为支柱的感觉并不好受。

据吴谢宇好友称,他在那段日子里,有过轻生的念头,但是从小优秀的人从来不肯轻易接受他人的帮助,就像同学们给他家捐助的那1万多元一样,倔强地放在银行与内心深处。他总是欲言又止,像个承担一切的成年人。露出与年龄不相符的稳住。

如果不出意外,那个年轻人当年应该在北大读大四,他会读研,出国或者找份月薪1w起的工作,到达着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但是,他选择了反叛。反叛生活,反叛人生。也许正是因为多年的顺从式,驯化式的教育,让一个人积蓄了整个青春的反叛,在一个时间点开始爆发。我同情药家鑫,但却拒绝吴谢宇。因为他把所有智商用在了反叛社会上,这样的人让人害怕。

我记得公元前雅典在争论是否死刑法时,一个哲学家争辩说,绝大多数死刑犯都是激情杀人,在某个激动的时刻,犯下了错误,这样的人给予死刑,是于社会无益的。而死刑应应用在那些有预谋,有策划,有具体行动的谋杀案上。

现在我觉得时候到了。

只友的某个回答,我觉得很棒,那就是,2016年2月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舅舅的那一刻,他开始了名为逃脱的游戏,而在2019年的4月21日的时候当他被抓捕的那一刻,游戏结束。

我们常常因名校效应去质疑,去阴谋,去谣言。仔细想想,其实,这只是一场性质恶劣的反叛之旅,或许,他只是厌倦了自己美好的人生,想体验一把罪恶的快感。但是,这是令人作呕的可怕行为,不判死刑,不平民愤。

《刑法典》

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这是令人 震惊的直接 故意 。如果另有动机,还会曝光。但是如果没有,或许无期,死缓,以上了

个人看法 ,以上。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