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很多中国人不喜欢白左?

2019-04-09 19:08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关于白左我还想起一个细节——慈善活动的弊病。

当这世界上很多人为穷国、弱势群体默默的做出实际的贡献的时候,有一些自我感动却毫无个人技能的人以慈善之名搞出了莫名其妙的派对,或者是做出浪费公共资源,最后都影响扶贫救弱的整个行程之事。

就像去年日本暴雨灾害,很多人遭灾,明明他们在挨饿,需要水和食物,和舒适的服装,可一部分没什么事地方的老头子老婆婆却折千纸鹤,一些学校也组织学生折千纸鹤,最后这些千纸鹤被运到灾区——然后变成垃圾在站点,基本上原本存放物资的仓库都用来堆放这些没用的垃圾,整个现场因为这些成堆的千纸鹤变得跟垃圾场一样惊悚恶心,然而,很多日本灾民在挨饿挨冻啊!他们需要食物和水!他们需要一个温暖的能睡好觉的住所!可不需要这些毫无意义的垃圾!

而同样在非洲,美国很多高中生在学校的安排下花了几千刀去非洲当义工,可问题是他们干的一些杂活却很不负责也不认真,最后是他们以为自己做了了不起之事然后睡下的时候,当地的非洲工人只能悄悄摸摸的将那些外国人建造的那些不合格,犹如儿戏的玩意推倒重建(还不能跟那些“小天使”说真相)——这无形中增加了建造成本,本来直接建造就好了,尼玛还要推倒重建。

还有部分自我感动的人把原本可以用来建造孤儿院、收容所,或者是投资到防疫的钱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东西上,例如基督徒买了很多圣经捐赠给非基督教传统的穷国(哪怕是教权时代,那些传教士传教的同时也在落后的地方建立了很多医院、孤儿所、还有学校,义工和志愿者也是传教历史的遗产),这还只是个人浪费钱,还有更加过分的。

一个美国土豪买一百万T恤捐到非洲某穷国,结果当地的穷人是穿上了漂亮的T恤,但同时,给这个穷国带来的就是大多服装厂的倒闭,靠制作服装养家糊口的黑人因为失业被迫在家挨饿,然后加剧童工和奴隶工的剥削问题……

说真的,如果你没有本事,那看到惨烈的事情同情就行,可别想着你要干什么,你要有专业知识,没有专业知识,你干的一个善良的举动可能让一群穷人失业,然后饿死在街头。

07/04/2019更新:

在油管看白左游行的一个视频里,有一个片段让我印象深刻,那是一个支持特朗普的黑人男性阻止白左,和白左的代表当街辩论。

当白左在呼吁大家喜闻乐见知道的东西的同时也不把这黑人男性放在眼里,但这黑人男性依旧据理力争,说了一番让我印象深刻的话。

“美国的黑人犯罪率很高,而黑人犯罪中的受害者大多是黑人”(原话不记得了,但大概是这个意思)

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这黑人想告诉所有人,你们已经把黑人同胞宠坏了,把他们宠成了犯罪者和屠夫,而很多黑人同胞就是这样被他们伤害和杀害。

09/04/2019更新:

其实以上有些事和白左本来也没什么关系,不过目前披露白左的思维方式和刚才说的事情高度类似,例如日本国内很多折千纸鹤导致灾区成灾的,大多人可能连白人和欧美社会都没怎么接触过。

其实中国在把这类白人“左翼”称呼为白左之前,英语就有各种批判这类左翼的名词——香槟社会主义者、鱼子酱左翼,还有豪华车自由主义者(豪华车自由主义者讽刺的是提出社会多一些免费公车,自己却开着豪华车的人士),以及香港的“左胶”。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