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为了网红“疯狂”:俩女孩为涨粉公交上跳舞拍视频

2019-04-05 13:05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在自媒体中,唯有《今日评论》

发布独立时评人独家观点

关注,让独家观点变得更有力量

别为了网红“疯狂”:俩女孩为涨粉公交上跳舞拍视频

别为了网红“疯狂”:俩女孩为涨粉公交上跳舞拍视频

青锋

两位20多岁女孩为了拍短视频,在行驶的公交车内跳起舞来。这一4月1日发生在郑州的事,再次把网红这一话题引发开来。据称,俩女孩在遭到公交司机劝阻后,虽然暂时停了下来,但为了想网红,后来还是忍不住接连跳了三次,甚至还把拍摄的短视频给司机看。为了公交车行驶安全,公交司机不得不将这俩女孩劝下车去。

网红到底是从什么时候时兴的?目前尚未有权威说法。据有关报道称,第一代网红的代表人物芙蓉姐姐等。他们是借助于网上初始之时的BBS,在清华、北大校园的BBS上以自己别样的文字和独特的自拍照片引起了学生关注,一时风靡校园,并蔓延到虚拟网络社区中。其中,第一代网红除了芙蓉姐姐外,据说还有沉珂,以及在上海地铁陆家嘴站散发征婚传单,并在电视台情感类节目上公布七大极为苛刻的征婚条件,誓嫁1.76到1.83米高的清华或北大硕士生,还要长得阳光、帅气的“凤姐”等等。

回顾第一代网红,我们不难发现,芙蓉姐姐也好,凤姐也罢,几乎都是以自我张扬、标新立异,挑战、颠覆主流文化,恶搞和网络审丑,以反审美的畸形变态的方式展演自我迎合了当时某些人而迅即走红。这些网红,在经过与主流文化偏离和落差凸显出来的“新”“奇”“丑”“雷”等引发关注后,也只不过昙花一现而很快消失。

但是,芙蓉姐姐、凤姐等第一代网红尽管早已被人们淡忘,但她们却让不少人发现了网络有着可以让人迅速蹿红的机会,甚至看到了网红的商业属性,并在第二代、第三代网红身上找到了赚钱的方式,且能迅即完成原始积累的契机。尤其是,一些被热捧的典型案例,让不少年轻人感到,在网络上成为网红不难,通过网红赚钱也十分容易。比如,某男生发布了一则“如果你的前男友和现男友同时掉进水里,你是否愿意让我做你男朋友?”的短视频,很快被疯狂转发。让不少年轻人感觉,网络可以让他们一夜爆红,于是,就“无限疯狂”的做起了网红梦。

说个别人想做网红到了“无限疯狂”,可以拿前不久上海“流浪大师”沈巍做说明。本为捡了26年垃圾的沈巍,一旦被人发现其熟读《左传》《尚书》,还对企业治理,各地掌故了如指掌等,被拍成视频上传网络,便引来全国各地拍手。据说,每天在沈巍平时栖息地等待拍摄的人成百上千。知情者称,这些人并非是完全对“流浪大师”感兴趣,而是因为只要直播“流浪大师”,就会让自己的粉丝成千上万地增加。换言之,可以增加流量的同时,让自己成为网红。

在多元化的社会里,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职业的自由,愿意成为网红,而且通过某种方式成为网红,他人也无权指责。但是,像郑州这一对20多岁女孩,不顾公交车行驶安全,在车上跳舞拍视频,则必须予以干涉和制止。并因此而正告那些想成为网红者,不能靠“无限疯狂”来吸粉,让自己迅速窜红。

今日评论

张扬观点,传播思想,集聚精英

不要错过

作者

全国青年报刊十佳记者、省作家协会会员、资深媒体人,著有《做有思想的媒体》《白纸黑字——一个新闻记者和众多高官的恩恩怨怨》。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