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中国持续耗资高达4300亿植树行为?

2019-04-03 07: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这一类问题我本来不太想回答,既无关专业,又实在不是个语言太生动有趣的人。

但回答里实在有几个答案太恶心人(闭着眼睛瞎嚷嚷…)还是强答一波了。

我是地道的内蒙人,我觉得内蒙人大概对春天的印象…大概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样。大风卷狂沙,打在脸上生疼。小时候放学回家逆风的时候那感觉真刺激,风吹的校服像个帆,那个时候还弱小无助的我从远处看大概就像个横着放的热气球,不吹牛b,我真的可以上天。

如何看待中国持续耗资高达4300亿植树行为?

最惨的一次我在风小的空隙里从一棵树窜到另一棵树,靠抱树艰难蹭回了家。那个沙尘暴的天气让整个世界都像在末日,一切都是昏暗浑浊的。等回家能松口气吐一口沙子…再一洗头发,换了两三盆的水仍然水盆底有一层细细的沙。

等我现在长大已经健壮如牛十级大风巍然不动修成绝世千斤顶神功后,内蒙的春天已经没有那么大的风了,有风的天也没有那么多的沙子了。小时候的退耕还林不是空喊,我的体重无用武之地了( 少年已乘黄鹤去,此人空余一身油…)我的家乡环境真的在变好。

我的童年有布谷有松塔,冬天的时候进松树林拍拍树,雪会簌簌落的满身满头。我喜欢内蒙的天,有火烧云的时候,那把火会燃烧起整片天空,这些浓墨重彩的记忆像油画一样从我的童年铺陈开来,绵延至今。我也希望我以后会回到内蒙,在这里工作,读书,种树,最后也在这里老去。

从我的17岁到今年我24岁,我即将点亮整个中国地图。我人生最重要的成长阶段伴随着我对这个世界,尤其是我对脚下这片土地的理解。

我在北京这座巨大的钢铁森林里随着西二旗的人流拥挤过;开车行驶过云贵高原那些打通山体,气势恢宏的大桥公路;见过无人区凶猛的野生动物和驻守在那里的战士;也曾在东南的小岛上,伴着太平洋的海浪声沉沉入睡…看的越多,感情越复杂和深刻。

我不是什么吹或黑,没有宗教信仰和党派立场,甚至也不是一个民族主义,种族主义的人。但我实实在在的经历也见证着我生活的土地的发展,这种感受琐碎而难以形容,但我为此感到骄傲,也自愿成为推动它变化发展的“种树人”。

绿化只是其中一件,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有非常非常多的人在努力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zf同样做了非常非常多的努力,有些也许不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有些也许执行起来出了很多问题,但这并不是“割韭菜”“消灭贫困”。现在嘲政策嘲zf已经成为政治正确了,但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还是该摆脱政治正确的影响,盲从是最轻松的,但同样愚蠢。生活不是只有眼下的一亩三分地,多读书多经历形成自己对外界的思考和判断,即使这思考一定是片面的,也要比透过别人的眼睛看世界来的好。该批评的批评,该肯定的肯定。

这个答案修改了几次,也很高兴能和大家分享一点我的体会。

最后,希望我们留给子孙后代的真的是越来越多的绿水青山。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