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黑社会是什么样?

2019-03-13 12:43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本人曾常年夜店上班,各色"大哥","马仔"见识无数。

先讲一个典型的一般"大哥"事例吧。

此人外号“血旺”,70年代生人,曾三次入狱,手下常年二三十个“徒弟”随身左右。是城内各个职中,师范学生及社会少年传说中的偶像。

14年,“血旺”受兄弟之托,帮忙经营一家酒吧(并不是他主业,另开有贷款公司,主营车贷。)。驻店后盘查库存账目,发现货不对账,迅速将库管(女)开除,并强行不结工资。

我从此接管库房及账目。

此人外表粗犷,天天喝酒打K,看似迷迷糊糊,但查账,对货相当精细。偶尔半夜打烊还来个突然检查,一声令下十几个“徒弟”瞬间就把我库存查点一遍,与账目稍有不符,便刨根问底。

曾几次打烊后,见他跟“徒弟”训话。二十来个“徒弟”跨立军姿队列,他端坐沙发训讲“家规”,“家罚”,“三刀六洞”……

上班期间恰逢他与城内另一大哥“八路”矛盾开片。一晚上,几十把不开刃的砍刀在我仓库里提进提出,第二天便听闻一人重伤的战果。仓库里“八路”供应的某品牌啤酒却即将断档,我也不好擅自订货。询问后血哥答复“该进货的进货,一码归一码。”

后来我在应聘了一家大型ktv大堂经理后,纠结于如何开口辞职。他“徒弟”给我出谋划策,建议我另寻借口,免得跳槽有背叛之嫌。我考虑再三,如实相告,"血旺"听后大度的安排我尽快交接。并且嘱咐将来工作如有不顺,他可略微帮忙。

这些"黑社会"人士,大多年少时好勇斗狠,入行时也都是做些替人"看场","要债"……过活

期间免不得致伤致残致死,或刑拘蹲狱,或重回正道……大浪淘沙,个别幸运儿偶逢机遇(拆迁,市场建设……),开公司做生意,但总免不得习性中带些许暴戾。

风生水起而知收敛者,也可修成一方“乡贤”。当然,在某些敏感时期,他们也往往因为第一桶金的“原罪”而被清算。

另外讲一个事例:

03年我刚从学校出身社会,闲得无事长期泡在一哥们开的小网吧里。偶尔哥们外出,我也就帮忙看店。

一天晚上,哥们外出与女朋友幽会,交代我帮忙照看。凌晨2点,一个通宵的社会少年开始寻衅滋事,被我怼回后qq又召集两个同伙(统一17.8岁,比我略小。)。把我叫出店外便动了手。我扛着拳头揪着领头的那个就是一顿死揍,打得他头破血流,三个落荒而逃。

第二天,这三位的老大"军哥"便领着两面包车的人过来找面儿,要我哥们交人,不然就要砸店。

僵持中,一个常在我们网吧上网的大哥"土匪"发了话"小军啊!昨晚的事我也在场。本来就是你徒弟没事找茬,又喊了两个帮手过来打人。街坊领居抬头不见低头见,事儿不要做得太过分……"然后,我哥们摆了桌酒,事情也就就此完结。

这些"江湖人士"虽好面儿争份儿,倒也不是完全不讲道理之人。在外吃喝玩乐,出手一般也颇为阔绰。乡邻熟识更少下狠手。

而早年间所谓的“村霸”,“路霸”...本身就是以同村,同宗,同族争地抢水领事而起。其势力更建立在同村同宗同族之上。所以他们欺压的对象都是外乡或移居当地时日不久者。

社会法律总是有一些鞭长莫及,无法管辖到的地方和事情。

比如色情业,性工作者总是有被人吃霸王餐,或者业务中被人凌辱,甚至抢劫的危险,却又无法寻求到合法的庇护。而“鸡头”则扮演着保护者的身份,并合理“抽头”。

综上,广义上来讲,一切不走合法渠道,私自以暴力,威胁,恐吓,……解决事端,达到目的的行为。都是在“黑社会”边缘摩擦。

狭义上的"黑社会",则是有组织的拉帮结社后,并长期以此为生者。

催讨,拆迁,码头及运输,大型市场建设及管理...是最容易滋生"黑社会"的行业。

当然“黑社会”所代表的并不是无序的弱肉强食,胜者为王。它也有着一定社会道德原则和规则。

黑社会吸毒的确实不少,但90%不贩毒。原因倒不是因为某些电影演的那样因为道义,规矩。

而是因为我国法律对贩毒的严厉打击,导致此行业风险极高,必须隐秘,不能声张,团伙更不能太大。一般都是三五一伙,闷声赚钱。用重庆方言黑话来说叫做“划单线”。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