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微博话题#女生节取代妇女节#?_社会新闻 - 摘走网

如何看待微博话题#女生节取代妇女节#?

2019-03-06 00:5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事实上我是很能理解部分反对“妇女节”这一提法的人的 —— 难道你们要自欺欺人地认为,“妇女”一词在公共领域下仅仅意味着“劳动的女性”吗?

在中国语境下,“妇女节 ”一词与这样一组实践联系在一起:一些平时被忽略的福利;一种假日,其隐性结果是女性在这一天被特许“回归家庭”;一类庆典仪式,在可掌控的密闭空间内进行。

“妇女节”最终反而并不比“女生节”更导向某种更为自主开放的空间,反而直接标志着人的工具化,只不过,工具的主人不是资本家而是国家。这种情况的产生自有其历史原因:在西方,父权制的低落源于资本主义的发展和挑战,在中国反而起源于国家主义的抬头和亡国的迫切压力。对“身体”的主导权由封建家庭事实上转移到了国家手上,而在一个公民社会并不发达的国家里,国家的“保护”似乎又成了女性的唯一现实选择。

前三十年被人津津乐道的中国女性权力的崛起,就是一个 “父权对国权的低头过程” —— 然而国权本身的父权性不也是显而易见的吗?性别一元化的空间和对于游行的心有余悸,不正是传统父权观念在作祟?大家长从未退场,只是隐居幕后。

对消费主义的警惕固然是应该的,但我们真的生活在一个不自知的时代吗?正像流行语所说,“良心不安地享受消费主义文化快餐.jpg”(此处请脑补图片)

人们不是因为不了解消费主义而拥抱它,人们恰恰是因为了解消费主义才更热烈地拥抱它:除了消费主义,解放以后的“人”又有何去处呢?鲁迅的质疑,今天仍未得到解决:“娜拉走后怎样?”

然而娜拉既然醒了,是很不容易回到梦境的,因此只得走;可是走了以后,有时却也免不掉堕落或回来。否则,就得问:她除了觉醒的心以外,还带了什么去?倘只有一条像诸君一样的紫红的绒绳的围巾,那可是无论宽到二尺或三尺,也完全是不中用。她还须更富有,提包里有准备,直白地说,就是要有钱。

相关链接:陆贽:当消费主义遇见女权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