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本质是什么?

2019-03-06 00:5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谢邀。虽然这个问题下已经有很多很完善的答案了,但这里我还是想侧面地反思一下这个问题。

每次提到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大地震,我第一个想提到的就是,地震发生时我的袜子里外穿反了,线头露出来了。

我并非是冷血,恰恰相反,当时那种极度困惑又恐惧的场景让我对自己在做什么的印象特别深刻。我甚至还能记得当时左脚踩在床梯、袜子上的花纹压着我脚掌的感觉。我还记得当时我离门把手最近,门把手是黄色的金属,因为用了很多年,看起来很光滑但有点脏。有个边儿还是翻起来的,不小心会割破手。那种触手可及又够不到的感觉实在是太生动了。

但那天还发生了什么事我其实已经不记得了。当时寝室其他三人的反应,我们怎么走出去集合的,谁受了伤,我到底有没有及时和爸妈打电话,那天是热还是冷我都不记得了。我就记着那只不舒服的花纹袜子以及门把手的样子。

类似的,去年年初,好友过世,得知消息时情绪 猝不及防地 狠狠地撞击了我。现在回忆起来,我反而记不住当时我得到的信息到底是什么,但我对我当时如何得知这条信息的方式非常清楚。

美国有神经科学家针对重大事件发生时的情绪是否影响了记忆这一问题展开了调查。而对他们来说,911恐怖袭击事件对于当时身处曼哈顿的居民来说就是一个非常重要、且很容易调研记忆细节的回忆节点。

在袭击发生3年之后,神经科学家找了当时居住在曼哈顿不同区域的居民。主要分为两组,一组来自纽约曼哈顿下城,恰是世贸中心的区域,全都亲眼目击的撞击。而另一组来自曼哈顿中城,离世贸中心稍远。

被试者被要求回忆并描述关于911的记忆,并给自己的记忆打分:记忆是否准确?如何生动?当时情绪的强弱?与此同时,研究人员用功能性核磁共振来扫描他们的大脑。

毫不意外的,来自距离世贸中心更近的下城居民——那些亲眼目睹恐怖袭击事件发生的人——坚定地认为自己的记忆更准确、更生动,自己的情绪也更为强烈。

那他们的大脑成像是不是和他们所说的一样呢?照理来说,这些人如果他们的记忆确实更生动更准确,在回忆这个事件时,大脑中负责记忆的海马区是不是应该更加活跃呢?

其实与此相反,下城居民在回忆时,负责情绪的脑区非常活跃,但负责情景记忆的海马旁皮层却没有怎么被调动起来。相反离世贸中心更远的中城居民,对当时的细节可能记得更加清楚,海马旁皮层更加活跃。

离事件越近的人,越是记得当时的情绪冲击,相反没有记住对身边的细节。

与此同时,情绪冲击越大,对那天他自己在做什么(譬如自己当时在哪儿,在干什么)的记忆更加明确,描述也更加流畅。但如果是与他们生存无关的信息,他们基本上都没有记住。——这恰好和我对汶川地震的回忆一致。

我们在回忆自己的亲身经历时,大脑会采取一条「自我为中心」的无意识标准。

我当时穿错了袜子这件事,对于任何人都是毫无意义的,但对于我来说非常特殊,甚至成为了那天的核心坐标。我记住我的人生中的一个核心事件,并非汶川地震本身那些客观情况,而是那一瞬间我对自己穿错袜子的小小懊悔。

人的记忆是不靠谱的。无论记忆的事件有多么重要,你多么努力地去记住它。

这不仅能从我上面说的情绪会影响记忆这一点看出。类似的,有些时候我们根本没有亲身经历,却坚信自己经历过。这种现象叫做虚假记忆。譬如:SME情报员:活了这么久,你脑海中的记忆究竟还有多少是靠谱的? 。

与此同时,如果一个人不断复述一个虚假的故事,会真的让自己信以为真,而且更多的信息也会渗入记忆。这种现象叫做记忆污染。你以为非常生动,非常流畅的记忆,记忆中每一寸细节很有可能是截取自不同的人生电影。

等等等等。

你可以将大脑想成双卡双待的手机。一张卡是「有意识的」,组成了你,另一张是无意识的,在你白日做梦开小差时也收集着身边的信息。大脑并不关心这些记忆从何而来,它只是想讲好一个故事,串成一个符合「自我意识」的故事。

所以在思考记忆的本质的同时,不要忘记真正的主人公——自我意识。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