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曾经煤检站堵车的日子:有过欢喜有过愁

2019-02-18 06:38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2014年山西省决定从今年12月1日起,全部取消对相关企业的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管理行政授权,全部取消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票据,全部撤销省内煤炭、焦炭公路检查站和稽查点;12月31日前,全部拆除省内各类公路煤炭、焦炭检查站和稽查点的相关设施。

回忆曾经煤检站堵车的日子:有过欢喜有过愁

这个消息对当时大同跑车拉煤的卡友兄弟们来说无异于天籁之音,几十年拉煤必须进煤检站的日子终于是一去不复返了。

细数一下装煤出来到出省要经过的这些煤检站,比如从大同的左云装煤到河北的涞源,第一站,云西煤检站、第二站,雀儿山煤检站、第三站,蔡家沟煤检站、第四站,大窑山煤检站、第五站,东王庄煤检站、第六站,青瓷窑煤检站、第七站,下达枝煤检站、第八站,作新煤检站、第九站,马头关煤检站。

回忆曾经煤检站堵车的日子:有过欢喜有过愁

过去多少年了,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漏数,不过咱们暂且就按这九个站算。过这九个站总里程不到一百五十公里。平均下来每16公里就有一个煤检站,装煤下一趟河北就这一百五十公里就的一整天,每过一个站都得堵一会儿,尤其几个大点的站,比如云西、下达枝和马头关三个站,两个小时能过一个就自己偷着乐去吧!

我在马头关煤检站的堵车记录是四天,吃泡面吃的想吐,路上的车都是一个挨着一个的,驾驶室前挡风玻璃离前车的距离有时候都能拿厘米来计算。为什么呢?怕别的车加塞嘛!自行车和摩托车骑进来都能堵的它走不了。过岔路口两个车抢道的时候就更是了,谁也不让,这些地方最不缺的就是倒车镜或挡风玻璃的残骸!

回忆曾经煤检站堵车的日子:有过欢喜有过愁

有一次我拉一车西瓜从山东回来,货主跟车的呢,就说:咱们不着急,慢慢走,市场里头现在西瓜多,咱们慢点回,等他们卖的差不多了咱们再进,背不住能卖个好价钱。然后我们就走低速了,也就是原路返回,正好就碰上马头关煤检站的堵车了。

一个大吨位借道超车跟回去的一个拉货车头顶头的顶上了,大吨位是带拖车,倒也没法倒,过了没多长时间后头借道超车的车后头也都上来了,一个挨着一个,配货车后头车都是一个挨着一个的挪不开了!

堵到里头没办法,当时天气正热呢,司机们一看我车拉的西瓜,就问了,卖不?我说不卖,车上还拉着货主呢,卖也得人家卖呢呀!有几个人问过以后,大家一看人不卖也就不问了,后来我坐到付座上从倒车镜上就看着有人上我车开始偷瓜了!

回忆曾经煤检站堵车的日子:有过欢喜有过愁

我就跟货主说:“去哇,上去看瓜哇,堵上一天让人把瓜能偷完了!”货主爬过来一看,可不,有人偷瓜呢!我俩就上车看瓜去了,偷瓜的一看有人看了偷不上也就不偷了,又问我们:“卖不?”我说:“卖,二十一颗!”我问货主:“能卖不?”货主:“能,二十块一颗,那还不能?有人要就二十一颗卖!”好嘛,堵车做点买卖也能打发下这无聊的堵车时光。

本文特约作者:马牛

关注卡车之家,网聚卡车人的力量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