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是一座怎样的城市???_社会新闻 - 摘走网

贵阳是一座怎样的城市???

2019-02-12 18:4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不吹,不黑,说几句。

贵阳文化直接川渝文化,语言,饮食都很像。有人说川人不出川难以成龙,贵阳也一样,筑人不离筑难以成业。

但是,筑人,往往不愿意离筑,他们信奉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被这恶劣的山水间开辟出来的一方水土养育得很是滋润。

辣椒是早期贵阳人,带到山中唯一的享受,天无三日晴的贵阳,有着类似蓉城的潮湿,也让辣椒在高原的梯田遍野开花。或是炒进菜里,或是做个蘸水,或是烧一大锅干锅,香辣的口感,刺激着贵阳人在这一片土地上奋斗。

贵阳人,没有饭,填不饱肚子,尤其是晚餐,更需要米饭。中午,贵阳人吃不了那么多,或许是为了丰富餐饮,就把米改造成了米粉。贵阳的米粉分为三种,酸粉,细粉和宽粉。高原特产的牛肉,羊肉,切成薄片,猪肉炸酥,撒成脆哨,成为面中可口的主料。浇下一碗浓汤,撒上几段葱花,再配上点辣椒,好一顿安逸的大餐。

贵阳的面做得特别有弹性,滑而不腻,往往用鸡蛋和成“鸡蛋面”。最初像鸡肠、血旺这种动物内脏,在物资匮乏的贵阳,也被收集起来,配成面食的浇头,随后肠旺面店,开遍了整个贵阳城。侯宝林说,一碗肠旺面,能吃出贵阳人的性格,那种爽朗,干脆带有些许的泼辣劲道,是贵阳人的个性。宽面,豆腐,特别适合蘸辣椒水,无味的豆花染上辣鸡酱料的颜色,咬开一段段精妙绝伦的口感,雪白的豆腐嫩滑可口,偶觉味重,可以喝一口无味的豆浆解辣,豆浆浸泡的豆花面是贵阳绝佳的口感。

贵阳人好菜,酸性土壤长出含糖量极高的食蔬,豆苗,青口白,玉米,都是自带甜味,难怪贵阳人不爱吃甜食。饮下清水煮过的素瓜豆,洗净晚饭的油腻。

贵阳不是没有甜食,譬如粑粑很多,盛夏的水果冰粉,堪称甜食绝品,一勺红糖水,几些个Q糖,切散的西瓜,伴着爽滑透明的果冻状流体吞下,能解酷暑的清凉。

贵阳城最留人之处,在于夏季气温,避暑之都盛夏最高温度极少突破32,平均温度可能也就28—29。爽爽的贵阳。

贵阳本来小,真的很小,北有金阳,南有花溪,却被群山阻隔,桎梏着城市的发展。许多建筑都刻有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阴森森的厂房痕迹,红色的砖头筑成的狭小的房屋住了百万贵阳人。街道常常被山外跳着扁担售卖蔬菜的村民占据,提一杆称约着每天的菜价,却是大城市标价极高的生态食蔬。菜场人流攒动,一辆车停下,便要慢慢闯过人流,大家似也习以为常。地面更脏,一场雨后走过,满脚的泥泞。而今,早已打通了隧道,铺上了水泥,规划了市政建设,修起来高桥,仿佛打通了贵阳的任督二脉,城市在不断地发展。

花果园的水泥森林,在山间构筑要塞,环围着湿地公园的茵茵绿草,满足了贵阳人对于香港的想象。

未来方舟楼盘在新世纪构建生态新城,拟古勾栏修建的方舟戏台日日上演着人间的悲欢离合。绚彩的霓灯,被河水掩映。

南明河是贵阳的母亲河,河水蜿蜒,不急不躁,缓缓的流逝着,水势悠悠,如同贵阳人的生活节奏。河上雄踞着甲秀楼,无论昼夜,守护着城市的逝者如斯,诉说着江长信对于播州之乱的牵挂。而今的阁楼,已然是宣统年间的建筑了。

黔灵山抱负整个贵阳城。古寺的晨钟暮鼓,回荡着山僧的云水禅心;泉水的汩汩涓流,滋养着世代的有情众生;猕猴的嬉打憨态,承载着童年的驻足回忆;步道的盘旋险峻,成就了暮岁的豪情壮志。

破破落落的小城市,却让人难舍难离。贵阳人爱贵阳,爱贵阳的山山水水,爱贵阳的辣椒粉面,爱贵阳的咔咔郭郭(犄角旮旯),甚至爱贵阳的脏乱差。

贵阳人知足,易足。几圈麻将,一盘奇妙的胡法,几个闷豆能当做几天的谈资。和成都一样,在哗啦啦的麻将声中,挥霍着四季,享受着人生。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