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过对死亡的深度思考吗?

2019-02-12 00:37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谢邀,人在医院,刚下夜班。

有人说世界上最公平的事,就是死亡。

每个人都会离开这个世界。对医务人员来说,有时候抢救不过是在和死神赛跑,迟早还是会走到终点,我们能做的,只是在尽力推迟走到终点的时间。

我老板曾经和我聊起过医院这么一个现象:一般送高龄老人进来住院的家属,若非有意医闹的,就是已经做好了送走老人家的心理准备。

这些人并不一定是在求生,更多是在“等死”。

前阵子,病房里有个高龄老人,小脑萎缩,意识不清,体内很多器官已经衰竭了,病历上显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入院,这次又是因为摔倒致髋部骨折,这样的年龄和状态,并发症太容易发生,也不建议手术。

像这样的患者,我们本不敢收进来,要考虑的原因太多,会不会是医闹?已经去了这么多医院,还有没有救治的必要?随时可能会走,家属和患者状态会不会配合?

正当我们准备不建议入院的时候,家属找了层层关系,还是送进来住院。

于是,主任只能让师哥去嘱咐,师哥刚刚经历过一个医闹,不安地说:要不您去,我怕又碰到收不住情绪的家属。

主任气定神闲,没事的,他们早就做好心理准备等老人家离开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送进来,在家里等不是更好?”旁边的护士感到疑惑。

主任摇摇头,你还年轻,过阵子就知道了。

一天,两天,三天…科室进行着尽力着常规治疗,虽然请了护工,但是家属还是每日每夜陪护,老人家有个孙女,总是在握着老人家的手,在她耳边说话。

但,也只有孙女一直在,一直没看到老人家的儿子出现。

老人家的状态时好时坏,气喘得厉害,想说话说不出来,家属和老人家的交流只能通过老人家的眨眼来确认,似乎我只有孙女能听懂她的意思。

我以为又是一个家族问题的家庭,然而第四天,有个中年男子出现了。

他穿着风衣,拖着行李箱,一边和那位打着电话,一边着急地寻找老人家的床位。

中年男子刚走到病房,孙女一把拉过他:

“爸爸,你怎么才回来,我们等你很久了,奶奶也等你很久了。”

男子红着眼眶,不停地道歉。许久未动老人家,突然有一些呻吟,像是在呼唤。

我忽然明白,也许在最近的这些日子里,孙女一直在老人家耳边说:

“再等一等,再等一等,爸爸就回来了。”

我相信老人家也在努力,虽然她无法动弹,甚至话都说不出来,但是她一定也一直在撑,撑到家里人都回到身边的那一刻。

那些无数的治疗都是他们在努力,那些虽然微弱但是没有停下的心跳也是老人的坚持。

我们都明知道死亡迟早会来,但是我们都还是想尽力。

对我们说,有时候多抢一分钟,就多一丝生机;

对患者来说,有时候多等一会,就是一个心愿;

死亡这件事,对患者来说有时候是个解脱,但是对于活着的人来说,永远是个考验。

即便能有抢救的机会,即便尽力了,还是会有很多人在想:

也许再坚持一下,还能再撑个一年。

如果当初早点发现,没准还能恢复。

再等等,再等等,也许大家都回来了。

.......

死亡是什么,是自然的规律?是无可奈何的终点?是无数可能的终结?

即便看过很多生死,我依然无法概括。

在死亡面前,我们都是如此无力,这件事太过巨大又太过平常,以至于它带来的悲伤在离别后的时光里,还会像潮湿的梦,多云的天,偶尔出现,即席卷世界。

死亡带来的悲伤从来没有走不走得出来的可能,永远只有接不接受。

有一天,我们泪流干了。

也许,只是因为终于想起了离开的人希望我们能快乐地活下去。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