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里有哪些细思极恐的细节?

2019-02-09 12:39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刘培强第一次联系刘启未果,与韩子昂取得联系,得知刘启并未在地下城避险,而是行走在危机四伏的运送火石前线,敏锐觉察到任务危险性的他,立即要求行动队队长王磊将刘启等人就近安置到嘉兴避难所。

刘培强第二次试图联系刘启时,莫斯告诉他运载车在上海附近失联,刘启、韩子昂下落不明,这时,按常理思考,最可能的结果是刘启等人并未如期进入避难所,而是在运送火石途中车毁人亡。“我儿子还在下面”的信念轰然崩塌后,刘培强的反应是突如其来的颓然无力,已然丧失了之前强行解除休眠状态、奋力突入控制舱的杀伐果断。再加上莫斯分别拿出数据核算结果与联合政府授权来循循善诱,刘培强几乎已经被说服,从而默认“火种计划”的合理性与合法性......

假设第三次通话,韩朵朵没有在关键时刻用通讯码与刘培强取得联系,刘培强根本无从获知儿子刘启尚且存活的消息。那么你猜,隔岸观火的他是否还有孤注一掷的勇气和舍生取义的决绝去牺牲自己点燃光束?毕竟,此时地球上已经没有任何他所牵挂的亲人存活,最理智的选择是自己活下去,为人类文明延续保存火种;毕竟,理性如他,十七年前曾选择放弃重病难愈的妻子,来换取唯二的指标给岳父和儿子进入地下城的机会……

退一步想,刘培强当初无奈放弃妻子之后的十七年,内心深处是否被愧疚和自责所日夜折磨?坦然牺牲自己来挽救儿子刘启和亿万地球人的选择背后,是否有超脱和救赎的意味在其中?毕竟,永失所爱的代价过于沉重,只要体会过一次就足够苦涩……

再换个角度想,假如十七年前刘启的母亲不是积重难返,你猜姥爷韩子昂的命运会是如何?假如没有姥爷韩子昂,你猜妹妹韩朵朵的命运会是如何?假如没有韩子昂和韩朵朵,你猜地球的命运会是如何......

如果说故土家园是世界上最难放弃的实体,那么血脉亲情就是世界上最难割舍的情感,它能化百炼钢为绕指柔,让铮铮的铁汉折腰;它能结幽泉水为千丈冰,让柔弱的母亲刚强......

因为它的召唤,无数志士为拯救家园踏上运送火石的莫测前路;因为它的牵挂,所有车队在获悉任务失败消息后不约而同选择折返故乡;因为它的支撑,千万勇者在听到广播后毅然决然调转车头为地球的一线生机拼尽全力;因为它的维系,空间站上的父与发动机下的子为争取更多家庭团圆的渺茫机会在不同的时空并肩战斗......

它无处不在:地下城通往地面的电梯中那张被寒风瞬间冻结的红色“福”字上有它;苏拉威西冰原上那头想要回家却搁浅凝固的鲸鱼冰雕上有它;北京还能看到星星时刘家祖孙三代一幕幕团圆画面里有它;上海被滔天巨浪湮没时将婴儿韩朵朵托举出水面的一双双手中有它;它在故地重游的姥爷韩子昂朝思暮想的那碗清汤面热气中氤氲;它在心灰意冷的日本救援队员念念不忘的那钵味增汤香味中发散;它在北京第三交通委“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那三番五次的提示音中回响......

它是老司机韩子昂在济宁派出所里舍不得打下去的那个巴掌;它是救援队队长王磊在杭州地下城外歇斯底里的那声咒骂;它是技术员老何在仄逼控制箱内从烟盒里翻出的那张纸条;它是叛逆少年刘启为救妹妹从五百米高台上那奋不顾身的纵身一跃;它是领航员刘培强驾驶控制舱撞向火海前那失重悬浮的数滴眼泪……

流浪地球的征途道阻且长,与太阳渐行渐远的漫漫长夜如此寒冷彻骨,然而有了亲情的牵挂,“我们好像突然有了软肋,也有了铠甲”......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