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浙江男子骑小黄车猝死,法院判决ofo补偿家属15万元”?这与“彭宇案”相比有何异同?_社会新闻 - 摘走网

如何评价“浙江男子骑小黄车猝死,法院判决ofo补偿家属15万元”?这与“彭宇案”相比有何异同?

2019-01-26 18:3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这个案子适用的是《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四条,《民通意见》第一百五十七条,有学者也把它称之为公平责任,这个就涉及到归责原则的问题。

《侵权责任法》采用二元制的归责原则,分为过错责任和无过错责任,所谓归责就是让何人对损害承担责任,而归责要有归责事由,归责事由就是:之所以让某人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的法律上的原因。

首先是最为普遍的过错责任原则,也就是行为人对于损害的发生具有过错,即该损害是由行为人故意或者过失引发的,故行为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它的归责事由是过错,承担责任必须以有过错为前提。

其次是无过错责任原则,也就是不考虑行为人的主观过错,只要有损害,损害与行为之间有因果关系,即可认定为其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其归责事由是危险。

因为往往造成该损害的一方处于强势地位,诸如产品责任、建筑物倒塌、核事故以及环境侵权等,由处于弱势的一方举证证明侵权人存在过错即故意或者过失十分困难,正所谓举证之所在,败诉之所在,所以法律就直接规定,无需受害人证明其具有过错,即不考虑其有没有过错,但是这一类侵权行为必须由法律明文规定,不得随意适用。

最后就是一个兜底的第二十四条:行为人与受害人对损害结果发生均无过错的,可以互相分担损失。

浙江省拱墅区法院的法官正是根据《侵权责任法》第24条以及《民通意见》第157条之规定,判决ofo给予受害人适当补偿。

所以,法律明文规定了,可以由法院自由裁量,由二者分担损失,不是法官的问题,而是法律的问题。

判决中,法官引用的一句话是:基于公平原则。可是猝死这种事实际上属于意外事件,正如刮风下雨、地震海啸一般不可预料,根本不可归责任何人,实为人生老病死之自然属性。

如果硬要没有任何过错的一方为此突发的意外事件分担损失,我以为,这才是真正的不公平之所在。

不过意外事件不是侵权行为不用承担侵权责任,法院确实可以说,我没有判决他承担责任啊,只不过是适当分担损失罢了,潜台词就是你有钱你就垫付一点,共建和谐社会,也就是劫富济贫

正如郑州电梯劝阻吸烟案一样,行为人与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没有任何过错,纯粹是受害人心脏病突发而导致的猝死,行为人的劝阻吸烟行为并无不妥而且其与受害人死亡结果之间没有任何因果关系,纯属意外事件所以一审法院盲目适用《侵权责任法》第24条,判决行为人给予受害人家属一万五千元的补偿,实在有失公正,所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行为人无需承担任何赔偿或者补偿义务。

其实这种类似案件还有很多,诸如攀爬邻家果树偷桃吃被摔死,翻越邻家院墙,误食水仙花中毒而死等。法院审理此类案件基本都是依照24条的精神去处理的。

在2020年即将在全国人大会议上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侵权责任>一编中,仍然存在这种有违侵权责任法本质的条文,甚至是有违法律原则的条文,实在令人费解,还是说在立法者那里,稳定是最重要的,法律的原则、精神都可以不要?

所以,这属于立法的问题,而非司法者的问题,希望未来,立法可以进一步改进,真正为了解决纠纷而立法,而非为了和稀泥。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