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北方人把媳妇当自己的妻子?

2019-01-17 12:3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张家媳妇”是指张家太公——老张——的儿子的配偶。

因此当小张说“我家媳妇”的时候,是指“我爹的儿媳”。老张没死,则“我家媳妇”一直指小张的妻子。注意,这时老张说“我家媳妇”,也是指小张的妻子,小张说“我家媳妇”,也是指小张的妻子,外人说“张家媳妇”,也是指小张的妻子。

老张如果死了,小张变成张家的家长,则原来的“张家媳妇”会变成“张家婆婆”。而小张儿子小小张的媳妇会变成新一代的“张家媳妇”。

如果小张没有非常严格的家学传承去教导这个伦理内涵,就会很容易在从小张变老张时,把“我家媳妇是指我妻子”的认知沿用到自己成为家长的时期。而他这么用上二三十年,他儿子将很难摆脱他造成的错误先例。

而在中国人口暴涨的这几十年,东北的大工业化突飞猛进导致的家族制的彻底崩溃,让家族伦理传承断裂的现象发展得特别明显。工业化和城镇化都是与传统的几世同堂的家族式生存不兼容的——赶紧催着小崽子结婚好分厂里的宿舍,显然更合理。三个儿子三个女儿,还一成年就去技校、去三厂五厂塑料制品厂拖拉机厂农机厂,几乎很少回家,你甚至都很难说张家的三个儿子真的见过多少次老张的面,从老张口里学了些什么。

其实连老张跟老老张也不是很熟。

不但“我家媳妇”变成了不分代际交替的“自己的妻子”,小张的排行也消失了。

理由是一样的。只有兄弟父子都住在一起,并且视老张为家庭原点,张家几兄弟才会普遍的称为张老三,张老大,张老幺。当老张一死,几兄弟分家各立,则要各自在本地被称为老张了。

因为现代家庭分家太早,儿子们的朋友几乎都对老张没有认知和交往的必要。因此对他们来说,小张直接就是张腾、张松,而不是张老大、张老二。

“我媳妇”变成指自己的妻子,背后是家族体制的崩溃。家族体制都崩溃了,伦理称呼的错乱是顺理成章的。

南方在近代比北方受灾较少,生活方式比较渐进,家族宗族传承保存比较完好,所以还没到这个地步罢了。

亦福,亦祸。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