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2018年中国人口开始负增长?

2019-01-14 06:24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网络上出现2018年中国开始负增长,以及类似的文章,都是在博眼球、换流量,大多也没有什么内涵。因为2018年中国的人口不是负增长,而是出生人口出现了负增长。出生人口负增长,说明2016年开放二胎政策后,新生人口并没有继续增长,开放二胎对缓解未来中国的人口问题没有特别大的促进作用。


维持人口自然增长的妇女生育率是2.1,中国在1991年前后,妇女生育率就已经低于2.1,这意味着人口早晚会出现负增长,只不过这个时间可能要经过2-3代人,50-60年的时间。也就是说,中国人口负增长的时间大概在2040年到2050年期间(日本是1970年妇女生育率下降到2.1以下,2010年人口呈现负增长,两者间隔是40年。以此为参照,50-60年的间隔周期是过分乐观了,以中国的实际情况看,30-40年更客观一些,2018年开始出现负增长也是可能的。数据不准,被打脸也是活该)


按照世界银行的人口划分0-14岁为少儿人口,15-64岁为劳动力人口,65岁以上为老龄人口。中国的少儿人口在1975年就已经出现了负增长。2015年,中国劳动力人口开始出现负增长。

从全球的角度看,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水平的提升,妇女生育率下降是人口发展的大趋势。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美国、加拿大、日本等G7国家妇女生育率都已经下降到2.1以下。

中国妇女生育率下降主要受3个方面因素的影响,第一、中国的人口密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2-3倍,人口自然增长的生存空间较低;第二、计划生育政策;第三、城镇化快速发展。

人口出生率下降,从短期看会带来劳动力人口短缺,而从长期看会逐步出现人口老龄化的问题。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由于老龄人口比例的快速增长,劳动力人口抚养比例均已呈现上升趋势,老龄人口规模大多已超过少儿人口。

由于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中国目前处于劳动力人口占社会人口比例最高的阶段,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也将快速进入老龄化社会。

人口老龄化是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遇到的新问题,目前,世界主要发达国家都在研究应对的政策,促进生育和移民是现在各国的主要手段。从实施效果看,促进生育的效果都不大,而且产生效果的周期较长。而移民带来的宗教信仰、种族平等等问题,也会带来新的社会问题。

妇女生育率的下降,实际是一种自然规律调整的结果。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发展,带来了人类与自然交互方式的变化,也为人类带来了新的生存和发展空间。不过,自然规律总是要维持均衡的状态,这是人类无法回避的现实。

如何看待18年中国已经出现的人口负增长?


有些数据和文章请参看以上回答

整理了一下世界主要国家的人口发展趋势,都是1960年到2017年的数据。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城镇化人口比例仅仅略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人均GDP还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中国的妇女出生率、人口出生率、人口增长率已经和以G7集团为首的发达国家处于相当的水平。2010年,中国劳动力人口抚养比达到了最低点。随着老龄人口的增长,中国的劳动力人口抚养比在2010年后呈现逐步增长的趋势。受人口出生率下降的影响,2015年,中国劳动力人口出现了负增长,并呈现出持续负增长的状态。中国劳动力人口红利期在2010年达到了顶峰,随后,将进入劳动力人口红利的衰退期。

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城镇化人口比例仅仅略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人均GDP还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中国的妇女出生率、人口出生率、人口增长率已经和以G7集团为首的发达国家处于相当的水平。2010年,中国劳动力人口抚养比达到了最低点。随着老龄人口的增长,中国的劳动力人口抚养比在2010年后呈现逐步增长的趋势。受人口出生率下降的影响,2015年,中国劳动力人口出现了负增长,并呈现出持续负增长的状态。中国劳动力人口红利期在2010年达到了顶峰,随后,将进入劳动力人口红利的衰退期。

与印度相比,中国的人口增长速度相对较慢,并比较早地进入到了人口红利期,同时,工业化和城镇化也得以以较快的速度发展,并带动了经济较快发展。不过,均衡是自然规律中最重要的发展,中国人口不均衡的发展过程,也导致中国更早地进入人口红利的衰退期,进而更早地进入老龄社会。


在自然规律面前,政策性导向的影响力有限,也很难持久。不过,既然城镇化对人口的增长有抑制作用,那么,振兴乡村的战略,说不定会起到对人口增长的促进作用。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