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评价电视剧《大江大河》?

2019-01-07 06:2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1.雷东宝追萍萍,被护姐狂魔小辉当成色狼赶走,碰了一鼻子灰。萍萍没说什么,却有了心事躲进房间。吃饭也是扒两口就说饱了,又怕被爸妈瞧出来有心事,留下一句“小辉你们吃完叫我,我来洗碗。”小辉说“你甭管了我来洗吧。”

下一个镜头是妈妈在洗碗。

2.姐姐要出嫁,父亲写信给小辉,简单扼要,几乎没有情绪,小辉察觉到父亲的心酸:因为成分不好,这些年门庭凄凉,几乎没有亲戚来往,父亲怕冷冷清清就把女儿嫁出去了。

姐姐结婚那天,家里来了一大堆亲戚,很多都是多年不联系,大老远坐火车赶来的。原来小辉一个月前就写信通知了他们,买车票,接送住宿,小辉都安排好了。(此处还有一个细节,姐姐卖掉辫子给小辉买的白衬衫,没见他穿过,就姐姐出嫁这天才穿上。)

原来姐姐出嫁,弟弟才真的长大了。想起《请回答1988》里面,狗焕被称为“金家二女儿”,因为他体贴细腻起来,堪比女儿。他会敏锐察觉到家里摆的爸妈结婚照是电脑合成,且妈妈一直耿耿于怀,于是给爸妈操办了一场惊喜的婚礼,治好了妈妈的心病。

这些平淡生活中暗涌的情绪,才是我不厌其烦的地方。

12.21更:

3.萍萍外表像林黛玉,内里是个诸葛亮,妥妥旺夫。被婆婆欺负,没有委屈巴巴,只是冷静地陈述利弊。不求改变偏见,只求阻止行为,两三句话就点到老太太的命门。这般皮实的媳妇儿,才没有让狗血婆媳剧情上演。

东宝去县里找钢筋水泥,临走前萍萍给准备好了家里的钱,还有一套军装,说可能用得着。东宝也聪明,县里找水泥处处碰壁,最后找李厂长帮忙,公交车上换好了军装(这应该是剧里第二次,第一次穿是跟萍萍约会,糙汉子的少男心哪)。见了李厂长自我介绍也特意强调说退伍军人,工程兵,同样是退伍工程兵的李厂长一见如故,帮忙自然不遗余力。(还是幕后军师高)

4.萍萍大出血,一尸两命。从县里赶到医院门口的车还没停稳,东宝已经跳下来,推开医院门直接摔趴在地上,站起来继续往前跑,迎接他的是萍萍的尸体。媳妇儿的身体应该冰冷了,东宝的耳根到脖子像被开水烫过一样红。走廊传来这个糙老爷们儿像野兽一样的哀嚎。

那些年死一个人真的太容易了。连个病房外的焦急等待都没有,连个“保大人还是保小孩”的选择都没有,人就没了。

看到半夜四点,哭得也快挂了。

1.2更,看到41集了,总结一下雷东宝几次重要转折背后的推动因素。几次走出困境,有雷东宝的聪明和魄力,有来自小舅子的指点,有萍萍的牺牲,还有政治机遇和经济风向的东风。背后微妙的官场规则也有意思。

(1)因为土地承包问题,老书记被公社扣押。

转机:雷东宝到县政府越级上访,没有哭闹埋怨,反而敲锣打鼓歌功颂德,不仅解决了老书记的问题,还奠定了徐县长这座靠山。

(2)因为砖厂和预制品厂触动了县里国营工厂的利益,雷东宝被告投机倒把,县委书记发话展开调查,徐县长也救不了。

转机:一个上级下达的“培养中青年干部”之类的指导文件,宣告徐县长得势而县委书记失势。小雷家躺赢。

(3)县里砖厂、兔毛收购站、建筑部门对小雷家百般刁难,小雷家三大产业被锁喉,陷入危机。

转机:小雷家一鼓作气跟县砖厂死磕价格战,并通过寻找省外销售渠道,建立自己的兔毛收购站,逆势反击。

(4)小雷家要债电线厂,聚众闹事,萍萍一尸两命,电线厂以旧设备抵债。小雷家再次陷入危机。

转机:雷东宝收下电线厂的旧设备,自建电线厂,成为小雷家“第四产业”,一把烂牌打活了。

(5)雷东宝推行分配制度改革,村办企业高管工资太高引发强烈争议。县领导几乎全部反对。

转机:雷东宝跟陈县长对赌,按照新分配制度可年产一万头猪,县长业绩驱动,给开了绿色通道。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