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车祸后一家三口到交警队调解被肇事逃逸司机刺死事件?

2018-12-06 00:02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昨天看到这则新闻,让我想起今年7月末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件事。

我老婆上班途中被一超速电瓶车从斜后方撞上,向前猛扑到地上,三颗门牙脱落或断裂,下巴缝了七针,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肇事电瓶车被交警判全责,是一个来上海打零工的中年男,带着一个年纪十六七的痴肥儿子。

我老婆幸得好心人送去医院的过程此处从略。当天下午我处理完急救、住院流程赶去交警大队,肇事者仍被拘着,处理此事的交警同志略向我介绍了情况,即他们只能把人拘到当天下午5点,到点放人,我只能在5点前和肇事者得出调解结果,否则等他走了,他愿不愿再过来,或直接逃逸,交警部门没法强制处理;还有一个方法就是提诉讼,但即便官司打赢了,也会存在执行难的问题。

我当时唯一的选择就是,简单说,能在放人前多让他赔钱,并且赶紧把钱掏出来。

住院和植牙,我咨询过当医生的亲戚,约6、7万费用。的确,现在看来所有住院、用药和植牙的费用加起来差不多就这个数。而且植牙属于美容项目,费用是不包括在工伤保险内的(上班路上车祸对方全责属工伤),考虑到他没有可能赔这么多,我提出对方赔四万,剩下的我自认倒霉。

即便如此,高潮来了,肇事司机听到要赔钱,先表示自己家有老小,见我不动于衷就开始撒泼,最后我说少废话你身上存折支付宝有多少总要先掏出来,这老哥开始爆了:“你老婆只是断了几颗门牙,我失去的是几千块钱啊”。

再说你们就看腻了。最后我也就拿了6千多的赔偿。后来我一直反思这件事,我和我老婆之前很同情送外卖、打零工的进城务工人员。在我自己的叙述语境下,我和我的家人受了他们的伤害且无法得到相应的合理的补偿,他们无知、自私、赖皮甚至在一定时刻表现得有点可憎。但如果换个叙事语境,可能我就成了无良的小资产阶级,没看到问题的本质是资本家垄断各种资源导致失地农民进城讨生活,饱受剥削却为了撞上一个白领赔光一整年的积蓄。

不管怎样,这件事让我对世界有了新的认识,从自己的角度看,如果对方是一个有体面职业的人,这件事情极容易解决,而当他是一个所谓“弱势群体”的一员,一旦刺及他自己的唯一利益,最容易猛然想到用极端的方式维护自己,全然不顾自己先前如何不对,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发生诸类事件,旁人是最容易在一边说教的,但究竟如何才能保障受害者的利益,甚至施害一方的利益呢?我不敢说。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