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五十八)

2018-11-22 00:05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杂谈(五十八)

杂谈(五十八)

民族之间平均智商有差别。从单个的人来说,未必智商有区别,但从一个整体看,民族之间智商还是有差别。优秀的民族总是优秀的人多。

一个若对忠臣都虐杀的民族,注定是智商不够的。你干的事,对社会有好处,但社会不容你,这样的社会,不仅是德性有问题,更是智商有问题。

一个智商不够的民族,在激烈的世界竞争面前,注定结局是悲惨的。

发展也与人种有关。人种决定智慧水平,而智慧水平决定发展的制度与文化选择。一个具有大智慧的民族,总是善于选择对本民族整体有利的制度和文化形态。一个小聪明的民族,只看到眼前利益,只看到个人利益,看不到长远利益,看不到整体利益,本质是没有发展的。小聪明可能与人种有关。

世界本质是悲观的。个人无法拯救世界。个人首先要拯救自我,而拯救自我的有效方式,就是寻求与自然本质的统一,这个本质就是神性。个人要努力不断寻求自然的神性,然后崇拜这个神性。随着年龄的增长,越老的人,可能会越来越倾向于寻求这个神性。

一个民族的发展,不仅是要解决良心的问题,还有一个良知的问题,然后有良行的问题。

出身不决定一切,但一切都受出身影响。贫困家庭出身的人,终身都受贫困家庭的影响。

在一个缺德的社会,要推进改革,也更多是缺德的改革,结果越改革,可能越对穷人不利。

一个不对真正搞研究的学者尊重的社会,这样的社会本质是没有前途的。有些人为什么这样,因为你搞研究,可能会得到一些名气,这会让没有搞科研的人有一种名的损失,他们会不高兴。他们判断好坏的标准,是个人利益,而不是社会利益。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