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湘乡:公益诉讼促进行政机关提高依法行政水平

2018-11-10 13: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湖南湘乡:公益诉讼促进行政机关提高依法行政水平

“检察机关依法开展公益诉讼工作,不仅维护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我们政府也是公益诉讼工作的受益者。”初冬时节,湖南省湘乡市市长周俊文接受记者专访,从政府角度畅谈对公益诉讼工作的体会与感触感染,他说自己是公益诉讼工作的参与者,也是公益诉讼工作的受益者。

自开展公益诉讼工作以来,明显感触感染到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水平在不断提高、行政机关干部敢于负担负责主动作为的意识在不断提高、人民群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在不断提高,降低了行政相对人的抵触情绪、降低了行政机关行政管理的成本。”

“检察机关为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代言,我们也要旗帜鲜明地为检察机关依法履职撑腰。”

周俊文介绍,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是保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重要举措,湘乡市委、市政府自觉把支持公益诉讼工作置于全市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中谋划和推进。2017年12月21日,湘乡市委组织召开市“四大家”主要领导、各乡镇党政正职和市直行政部门负责人参加的公益诉讼工作推进会,专门部署公益诉讼工作。

湘乡市政府积极探索各种有利于公益诉讼工作健康开展的机制措施,充分凝聚社会合力,形成良性互动。设立建设常务会议学习制度,每次政府常务会议,第一个议题,就是学习最新的法律法规,提高政府市直各部门负责人的法治意识,在全市上下形成依法行政的氛围。

市政府出台了支持检察机关依法开展公益诉讼工作的实施意见,对凡是行政部门接收的诉前检察建议,都必须按照检察机关的要求,在规定时限整改到位,并由政府督查室进行专项督查,分管副市长加强相关调度,确保对于跨部门的相关整治,能及时到位;对市直部门、乡镇对公益诉讼的开展情况、配合情况、落实效果情况纳入年底绩效考核。

同时,列支专项公益诉讼经费用于工作开展,2017年就列支了80万元专项经费,并每半年度定期听取公益诉讼专题报告。“经由过程这些规范化举措,确保公益诉讼工作可持续发展。公益诉讼对于政府而言,实际上是促进依法行政的具体抓手,是典型的花小钱,办大事。”周俊文说。

“公益诉讼是一面‘镜子’,我感觉自公益诉讼在我市全面推开以来,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水平在不断提高。”

周俊文介绍,政府部门依据相关的法律法规作为和不作为,在公益诉讼的监督下,一览无余,可以及时发现问题和差距。比如河道非法采砂情况,对环境破坏是很严重的,以前,没有严格进行管控,老百姓也觉得在河里挖点砂进行销售或建房天经地义,那么按照法律法规,水利部门应当进行监管的。

因此,在今年上半年,湘乡市对潭市镇的一个非法采砂点,经由过程水利、公安、检察同步介入,依法进行了取缔,后来经由过程深挖,还挖出了一个村支部书记保护伞。“这是我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如果没有检察机关公益诉讼的同步介入,那么问题的解决力度就会大打折扣。”

“公益诉讼是根‘鞭子’,行政机关干部敢于负担负责主动作为的意识在不断提高。”

周俊文认为,公益诉讼帮助解决了新官不理旧账问题。在过去,有的干部认为,钱不是我欠的,甚至,工作的帐也不是我欠的,多是多年累积的。如湖南铁合金厂废渣堆置导致环境污染问题,以前,国土、林业、环保部门都屡见不鲜,无所谓;老百姓也觉得能利用废渣烧砖,帮助砖厂运营,也觉得无所谓。

在公益诉讼开展后,环保部门的相关干部的认识发生了很大变化,随即就该废渣场的堆积问题,向国土局提出了整改意见。当时环保局局长牵头,向国土局下发整改意见书,国土局一入手下手不及理解。环保局长就说,如果我不发这个整改意见,那么依据环保局的相关职责和法律法规规定,我们就是渎职,目前国土部门已将该土地收于储备。

在这个过程当中,更多的感触感染是干部敢于主动负担负责主动作为的意识提高很快。“原来,可能讲点人情、面子,不好意思,目下当今有了公益诉讼这个后盾支持,我不找你,公益诉讼就会来找我。所以经由过程这个倒逼的机制,2017年,湘乡市检察院经由过程公益诉讼追回了1680万元被欠缴的国土出让金后,我们市以此为契机,共收回被欠缴的国土出让金2.7亿元,公益诉讼实实在在就是帮政府分忧解难。”

“第三个感触感染是,人民群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在不断提高。”

周俊文介绍,2017年湘乡市民调排名全省第45位,今年上半年前进到了25位,对于一个市情复杂近100万人口的大县来说,可以或许前进20名,这是很不容易的。这得益于湘乡市检察院经由过程公益诉讼推动了一批环保、食品药品安全、国土出让金等老大难问题的解决,有力维护了老百姓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

2017年以来,湘乡市检察院将公益诉讼作为检察工作转型升级“一把手”工程,聚合力、建机制、强根蒂根基,全力推进公益诉讼工作,至今年10月共督促行政机关履职61件,公益诉讼立案45件。共推进恢复、复垦被非法改变用途和占用的耕地、林地35亩;督促清除医疗废弃垃圾处置惩罚点3处共30吨;督促国土部门收回被欠缴的国土出让金1680万元。

2018年,根据湘乡市政府的要求,检察机关对2018年6月之前国土出让金追缴开展公益诉讼专项活动,又督促追回国土出让金2.6亿元。“检察机关经由过程公益诉讼,把平常与老百姓互相关注的问题,以前形成常态没人管、部门本能机能交叉不好管的问题得到了切实解决,人民群众对政府的满意度自然就提升了。”

“公益诉讼能促使把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降低了行政相对人对政府的对抗情绪,不需要把事情拖大、拖炸才来处置惩罚。”

周俊文向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证明,2018年1至10月赴省进京上访的只有9人次,比2017年同期少了16人次,且均为老城区建设的积访问题。经由过程公益诉讼,行政机关在依法履职尽责明显增强,不作为、懒作为的行为得到了有效遏制,问题得到了提前解决,所以没有明显新增矛盾。

“我认为,新时代的检察工作,大有文章可做,也是可以无所作为的。”比如今年7月,湘乡市政府专门向市检察院发出工作函,邀请市检察院参与开展国土出让金专项整治行动。专项整治行动开展以来,稳妥化解和防范了政府性债务风险,规范了整顿土地生意业务市场秩序。

“我还有一个感触感染,公益诉讼降低了行政机关的行政管理成本。”

周俊文介绍,湘乡市以前非法采砂的情况很多,而今年这种情况已经鲜见,根据行政部门的反馈,检察机关的诉前检察建议书起了很大作用。“公益诉讼的核心作用,是解决问题,同时不新增问题。”周俊文举了一个生动的事例,比如有一个非法采砂点,在发现其建设的过程当中,环保、国土部门不采取措施,那么今后建成后,要强拆,向法院起诉,行政成本自然就增加了,对于当事人而言,损失也会更大,从而增加对政府的对抗情绪,形成一个恶性循环。而公益诉讼开展来,部门在依法监管,干部在主动作为上,还是比较到位的,他们打破了常规的人情关系:“相关行政部门不管理,那就是失职,会被追究责任,而公益诉讼如一把上方宝剑,给了管理一个特别很是充足的理由。”周俊文认为,公益诉讼在问题的抓早抓小上很有促进作用,使得政府的法律风险成本降低,群体性事件的风险降低,干部的履职风险也降低了。同时,诉前检察建议节约了司法成本,也给当事人节约了成本。

“公益诉讼不仅推动了人民群最关心关注的突出问题的解决,而且有利于促进行政机关严格执法、依法行政,加快法治政府建设。”周俊文说。(湖南检察微信公众号 张吟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