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男子毒针扎死女友」案件的无期徒刑判决?

2018-11-07 17: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要钱还是要命,是我们的法律给刑事案件被害人提出的一个艰难选择。

答主看了一下新闻报道,然后看了 @刘京成 的回答,他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付范围问题的弊端分析得比较全面了。目前我国刑事案件中,被害人的求偿权确实难以得到保障已经是我们法律工作者的共识了。

不论是之前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已废止)》还是之后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都明确规定对于被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精神损失而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另行提起民事诉讼的,法院均不受理。

对此最高院对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6039号建议的答复中是这样解释的:

高额赔偿表面上看似乎有利于保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这是有的学者和部门认为附带民事诉讼应与单纯民事赔偿执行统一标准的主要考虑,但由于刑事案件被告方实际赔偿能力很低,甚至没有,而被害方“要价”又太高,导致实践中许多被告人亲属认为,与其东借西凑代赔几万元被害方也不满意,索性不再凑钱赔偿,结果造成被害方反倒得不到任何赔偿。命案中这种情况尤为普遍,直接导致的结果是被害方的境遇更加悲惨,既不利于被害方权益的切实维护,也不利于社会关系的及时修复。

也就是说,因为极可能无法执行,所以干脆就不要了。法律剥夺了被害人求偿的权利,给了他们一个更加艰难的选择。

选择是这样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规定对附带民事诉讼作出判决,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酿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人应当赔偿的数额。

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照顾护士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

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当事人就民事赔偿问题达成调解、和解协议的,赔偿范围、数额不受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的限制。

这个条款最关键的点就在于第四款。也就是说,法律告诉被害人,你经由过程法律途径要钱要不到多少,但你和解的话,要多少你随意。

这样看,表面上给了被害人更多选择,实际上并不是如此。要知道一个杀人案件中,如果被害人当场死亡,没有医药费,没有各项赔偿,只能拿到丧葬费,死一小我私家大概能要三四万。但如果被告人家里经济条件宽裕,愿意给到几十万上百万甚至几百万的赔偿,这就需要被害人家属做出抉择,而这个抉择对被害人来说无疑是一种精神上的摧残和折磨。

不要和解的话,一小我私家死了就死了,好像没有存在过,要的话就得承受心理上的双重打击。

如果法律明确规定有这些赔偿,他们可以义正词严提出赔偿诉求而不用承担心理折磨,因为他们是在行使自己的权利,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如果法律没有规定,而他们自行和解,和解时要的钱就不是依法该得的钱,而是自己在给自己亲人的生命标上一个价,情何以堪!

在这方面来说,法律对被害人太不善良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