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勺一世界 一碗一乾坤

2018-11-06 17: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一勺一世界 一碗一乾坤

开头

2018年10月23日早上6时,荥阳市高村镇56岁的农民秦顺江准时把270斤芫荽和其他菜蔬一并送到了郑州西郊须水的郑州市饮食有限责任公司的中心厨房。

中心厨房的王建设经理把这270斤芫荽验收后,按照头一天郑州市区内12家合记烩面店提供的要货数量入手下手配送。

在@大行其道的当下,古老《诗经》中被叫做“芫荽”的植物,被更多的食客称之为“香菜”了。

秦顺江在高村为郑州市饮食有限责任公司经营着一个很大的“菜园子”,是正儿八经“有几十亩香菜”的主。

一年365天,除春节休假三天,连气儿五年了,秦顺江每天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这个中心厨房送香菜,每天最少是240斤。

“除香菜,合记烩面里的羊肉来自内蒙古,辣椒来自陕西,糖蒜是从山东采购的,粉条来自禹州,面粉用的是河南神象牌,小磨香油用的是驻马店的芝麻,豆腐丝加上其他配料,一碗烩面里装了半个中国!”1970年出生的任培是郑州市饮食有限责任公司的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她对旗下产品很熟悉。

世界上没有比吃饭更大的事了:一勺一世界,一碗一乾坤

一勺一世界 一碗一乾坤

郑州市饮食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任培

“葛”其实不是一个大姓,但郑州的食客们对这个姓其实不陌生,其中的缘故原由是郑州有个“葛记焖饼”

所有的“流”都有“源”。

“关于葛记焖饼,实际上是有掌故的。”任培说。任培的母亲姓葛,祖上生活在北京,是八旗子弟,在宫里服务,给王爷赶过大车。有一次,王爷出了点状况,饿坏了,这个赶车的因陋就简,给王爷焖了一碗饼充饥,王爷吃后,点赞不止,于是有了葛记焖饼。

虽然任培的身份证上显示的是汉族,其实她高大的体型和方正的脸型还是留有满族人的特征。

任培的父亲也不是河南人,是典型的走南闯北的晋商:“从我爷爷那一代就到郑州做营生了,父亲是个读书人,教授。”

改革开放前,还不兴个体户。当时郑州有个二商局,二商局下面有个郑州市饮食公司,遍布郑州街头巷尾的饭店都是郑州饮食公司的企业,总共有100多家,都是国营饭店。

“小时候,我妈是郑州饮食公司的领导,我爸在大学里教书,和很多同龄人比,家庭条件算是很好的了。”任培说,她初中毕业以后,考入了郑州幼儿师范,学的是音乐。

毕业前,任培被安排到一个小学实习,实习结束后,学校有意留下她任教;招教指标还没批下来,她妈妈就让她到饮食公司幼儿园上班去了。

“我妈当时给我说,看咱的幼儿园条件多好,外面的人想挤进来都难着呢!后来我实习过的小学又通知我去报到上班,我也没有去。”任培说。

从1988年上班,任培一直在幼儿园当老师。“至今我还很怀念那一段无忧无虑、时刻充满欢声笑语的生活。1995年,饮食公司党委调我去饮食公司,加上我妈也开了腔,我才不能不去了。”任培说,她离开幼儿园时,老园长很不舍得,说本来就准备让她接班当园长呢!

1995年,饮食公司党委把任培从公司幼儿园调到了公司下属的郑州烤鸭店,职务是副经理。1997年5月公司正式任命她为郑州烤鸭总店经理。

母系家族是餐饮开山祖师,父系家族有晋商血统,自身又充满文艺细胞,集三者于一身的任培自己也没有想到,投身郑州餐饮业之后,她浴火重生,在公司领导的带领下,把一个常人眼中本没有希望的中式餐饮做得风生水起,成了郑州的金字招牌。

合记烩面、蔡记蒸饺、葛记焖饼、郑州烤鸭,等等,在郑州、来郑州,吃到了这些“金字招牌”,那才是真实的完美。

中秋节当天,郑州烤鸭总店卖了1006只烤鸭;同样是这个店,20年前,每天仅仅能卖出20多只烤鸭

时代的变迁永远无法更改的事实是:郑州市饮食责任有限公司是郑州烤鸭的开山者,郑州烤鸭的历史是他们写的。

“郑州烤鸭店是1980年开的,当时一直到目下当今都是郑州餐饮业甚至郑州的一张名片、一道风景。”任培说,郑州烤鸭和北京全聚德及河南开封的烤鸭有区别,每只烤好的鸭子都要被片成108片,片片带皮、片片带肉。

最早的郑州烤鸭店生意也曾名噪一时,郑州有客必到烤鸭店,成为当时人们的时尚。到了20世纪90年代,随着南风北渐,川、粤、湘、鄂菜系纷纷抢滩中原,加之各类餐馆酒楼的迅速扩张,当时的烤鸭总店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面前,一时无招架之力。一个国字号餐饮企业被弄得蒙头转向、莫衷一是。

“1995年我去烤鸭店当副经理的时候,烤鸭店的牌子都没有了,叫名吃城,还有烤鸭,但每天只卖二三十只。企业没有了效益,职工就没希望了;希望没了,懒、散、软等那些负能量都显现出来了。”任培说。

当时尽管牌子没了,但烤鸭店这三个字一直装在食客的心中。男女约会的时候,会说去烤鸭店那一片吧;到那周边吃饭,也会把烤鸭店挂在嘴边做个地标参照物。

“种种迹象表明,郑州烤鸭店是一块金字招牌,不用这个牌子就等于把金子扔到了垃圾堆里。”任培说,经过考察、论证并报请领导班子经由过程,1998年4月26日,郑州烤鸭店的牌子又重新在原址挂了起来。

47岁的尚坤英就是看着任培挂牌子的,当年她从服装行业转行进入郑州饮食总公司,目下当今已经是郑州烤鸭总店的总经理了。

“1006只烤鸭,一样平常人不会知道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尚坤英是守口如瓶的女人,“这么说吧,我们总店目下当今有4座烤鸭的炉子,一个炉子一次能装25只鸭子,烤一炉需要一个半小时,6个小时才能烤100只。烤鸭是要现烤的,这大郑州,谁家一天能卖1000只?”

十几年来,不少省内外的餐饮企业都曾经来大郑州攻城略地,试图占领郑州烤鸭市场,或者分羹,但大多结果不外乎两种情况:要么没有茁壮成长,要么一败涂地。

“相反,我们的市场愈来愈大了,从最早的二三十只,到后来的上百只,目下当今除节假日能销售到500只以上,正常情况下,每天的销量都在300只以上。”任培说。

郑州烤鸭店另起炉灶再挂牌的时候,任培出了一招:把后厨变成了明档,把整个生产过程置放在青天白日、大庭广众之下。

“我们认真考察过,当时我们烤鸭店的明档是全郑州第一家。”尚坤英说。

明档的开放,让厨师走上了前台,对他们是一种全面约束,同时也体现了厨师的自尊和成就感;而对于食客来说,获得的是视觉愉悦和心理信任。

“目下当今的郑州烤鸭店已经叫郑州烤鸭总店了,因为我们已经在东区和南阳路各建了一个分店。”任培说,总体情况还是不错的,该店今年的营业收入有望突破4000万元。

转制让人头疼。 800多万元的医疗保险入门费怎么来? 1800万元的职工经济补偿金怎么来?一个个难题“烤”着任培

任培在郑州烤鸭总店总经理岗位上牛刀小试,让公司管理层洞察到了她的潜力。2003年6月,任培被提拔为郑州市饮食总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2003年12月份,公司完成改制任务,她被股东推选为副董事长,董事会任命她为公司总经理。

“按理说从基层干部提拔为总公司领导,该相对清闲一阵子了,但我到任后面临两个问题,一是转制,二是筹钱。”任培说。

在郑州餐饮界深耕多年的郑州市饮食公司,摊子大、人员多,100多家大小不等的餐饮企业,最高峰的时候有员工3000多人。

忽然间,上级主管部门不存在了,饮食公司好像变成了没娘的孩儿,唯一的出路只能是自立门户了。

“当时餐饮市场竞争已经很激烈了,政府要求我们改制,不管怎么改,留下的工人要有饭吃,职工要有医保,退休工人要能发工资,要买断工龄离职的要给人家钱,都是难题。”任培说,尽管难题多多,但大家决定信念很足,因为他们有一个对郑州饮食市场和饮食公司特别很是熟稔的董事长王建启。

就这样,在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建启带领下,郑州市饮食总公司经由过程改制变更为郑州市饮食责任有限公司,原公司固定资产接下来了,但上千口要吃饭的人也过来了。

“公司在2003年底完成了改制,注册资金是308万,1000块钱一股,管理层占总股份的51%,职工占股49%。”这些还不是问题,任培头疼的是遗留问题。

原来饮食公司是一家国有企业,有政府在上面“罩”着呢,很多问题都可让政府出头具名找相关本能机能部门“协调协调”,但是目下当今就不行了,必须依靠自己。

2004年,在公司资金异常困难的情况下,任培毅然决定向职工借款参加医疗保险,在较短时间内筹集资金880万元交纳医疗保险“入门费”,给公司全体员工办理了医保。

接下来就是为离职职工支付经济补偿金了。“这个事我记得很清楚,离职补偿金是按工作年限算的,当时补偿最多的是35898元,最少的也超过了一万元,总数是1800万元。”任培说,当时账是算好了,但是公司根本没有这个支付能力,怎么办?王建启书记是做政治思想工作的能手,他没明没夜地出头具名做工作,到底都是国企的老职工,讲政治、有觉悟,达成了分批兑付的协议。

“从2004年到2006年,这几年我们在王董事长的带领下,一方面抓经营挣钱,一方面还旧账,不但把1800万的缺口补上了,还还了400多万原来的旧建筑欠债。也就是2006年年底吧,我才长出了一口气。”任培说。

经由过程三年努力,改制后的新公司人员减少、营业收入增加、经济效益增加、上交税收增加,固定资产增加和职工收入增加;同时,离退休职工医药费不欠,职工经济补偿金不欠,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失业保险不欠。结果:轻装上阵!

一位买断工龄的老职工说,看到改制后公司的情况愈来愈好,尽管他自己没有股份,严格来说也不是公司的员工了,但他打心眼里还是很高兴的,谁都不希望自己工作过的地方乌烟瘴气吧!

任培说,当时一部分员工离开了,但党组织关系没地方转,还一直回公司参加组织活动,我们一直把他们视同亲人的!

老国企,感情永在;老国企职工,什么时候都是顶梁柱。

至今郑州市饮食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本金依旧是308万元。不扩股、不张扬、不发烧,就做自己的餐饮招牌,稳稳当当的

不论是老职工还是新进员工,任培把每一名员工都放在自己的心坎上。

就说股东吧。

多是不看好新公司的前景,也多是真没有钱,新公司当时募集职工股份的时候大家其实不积极。但是按照相关地方政策的规定,职工的股份必须到达一定的比例,这同样也是难题。

怎么办?王建启书记先给公司高层开会,分析公司目前存在问题,展望前景,鼓动勉励领导层积极当股东、当大股东,并自己率先拿出了全部家底。

尚坤英说,贴布告、发通知、开会,号召一样平常职工出资入股,可大家积极性就是不高,多数人生怕自己的钱跑了。

“没有办法,又不想让外面的人参股,公司就给中层分了任务,像尚坤英这样的中层干部,一小我私家必须拿出来2万元。”任培说。

“其实新公司一直是把大家的事放在首位的,公司领导给大家吃了定心丸,不管51%是否是能分红,职工的49%的股份每一年的收益保证在10%,每一年10%的分红一直持续到2009年。”

尚坤英当年是郑州烤鸭店的经理,按要求出了2万元的股份,她说:当初真不如多弄点钱兑上了!

新公司有股份的老职工总共是300多人,退股?从来没有的事!

有一次几个老职工在一起聊天,说起二次创业时筹资的艰难,一个同事拿着手机当场站了起来说:谁退股,目下当今转钱,现金!大家都笑了,说他是做梦娶媳妇想好事!

任培和她带领的郑州市饮食有限责任公司是从2003年起步的,第一个五年规划,他们还请了旧账、站稳了脚跟、进入了增长的通道;第二个五年规划到2013年,公司的年营业收入超过一亿元,纯利润达到1000万元;2018年是公司第三个五年规划的最后一年,任培说:今年光他们两个直营店的营业收入目标是8000万元。

郑州市饮食责任有限公司做的是大众餐饮,是让普通老百姓当家常饭吃的,如何把价格家常做到品质高端是他们一直琢磨的事。

有一年全国餐饮行业的巨头们在郑州开一个会,主办方给与会者安排吃一次合记烩面,当时有人就说,烩面有啥好吃的,满大街都是,谁家小区的楼下没一个烩面馆?

任培听到这句话,笑了笑没有言语。等吃完了合记烩面,任培又找到说这话的人,问他味道咋样?那人说:这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烩面,真不知道这烩面是怎么做出来的!

2018年岁首年月,普通的合记烩面每碗涨了一块钱,17块钱一碗了,涨价后任培去查询拜访食客,没想到来吃烩面的人说:你们早就该涨价了,你们也不看看别人的烩面都卖多少钱一碗了!

老三记和郑州烤鸭是郑州的餐饮金牌,就让这些金牌永不生锈,靠的是每个厨师和每个公司员工;顾客是上帝,员工也是上帝

郑州市饮食有限责任公司目下当今有多少员工?这要看怎么较量争论了。

“郑州市我们公司有16家企业,烤鸭店、西兰轩、马豫兴等,光合记烩面就有12家,另外信阳、漯河、新郑、中牟还各有一家合记烩面。”任培说,不论是什么样的合作形式,这些店必须使用他们公司中心厨房的核心原材料,因为要保持金字招牌锃亮,对质量的把控是第一名的。

郑州烤鸭总店和两个分店目下当今总共有员工350人,除120名老职工,其余的都是这么多年进来的新人。

“总体来说,我们公司这些年员工流动率是很低的。”任培说。

流动率低,对于一个餐饮企业来说是一件好事。

“待遇问题、学习氛围、提拔机会、成长空间、幸福指数、企业文化,等等,这些都是留住员工的因素,没有离职的理由,为何要走?”尚坤英说。

张春雨是郑州烤鸭总店的行政总厨,为啥是行政主厨?因为他在烤鸭店已经有了副总经理这样的行政职务。张春雨已经在这里工作20年了,其间多少餐饮老板高薪挖他走,他都拒绝了。

这个在电视剧《大长垣》里扮演过角色的长垣人说:他从14岁就离开家乡出来掂大勺做厨师了,1995年买了郑州非农业户口被招工进了饮食公司,最早是传菜的,就因为自己经常闻着菜味,对菜味的调制提出了几次小见解,被“任大姐”认为有“天分”,调到了后厨,之后成了股东、成了当年全郑州最年轻的厨师长。

任培从一入手下手主导公司的全面工作,就制定了一系列员工培训计划,不单单是主厨、店面经理,连一样平常的烩面师都要给机会外出学习、交流,甚至到很牛的商学院去进修。

除参加全国以及省、市的烹饪大赛等活动外,每一年公司都有烩面师、服务之星评比活动,技术能手、比武状元等等有很好的上升空间和晋级通道。

“譬如我吧,在公司没有什么靠山,全凭自己干就当上了烤鸭店总经理,这事在我们公司真的是很普遍,是常态。”尚坤英说。

像尚坤英、张春雨这样获得重用的普通员工还有很多。

“像我们大学路合记烩面店的经理朱永振,之前的身份就是个外来农民工;还有更年轻的外来务工人员任娜、吴俊等,目下当今都是我们分店的副经理了。”任培说,一样平常人都把餐饮行业的就业视为低端就业,今天来了来日诰日走了很普遍,他们公司的管理制度就是让这些外来工稳住神、站住脚,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成为公司的中坚力量。

餐饮业一年里头天天忙。

但是在郑州饮食有限责任公司,每一个员工都能“带薪休假”,这倒是留有些国企的味道。公司每一年都要安排职工外出旅游、散心。任培说:“七八月份是我们行业的旺季,也只有这个时候,员工才能带放假的子女外出旅游,为了天伦之乐,公司把集中旅游都安排在这个时段。我们的大部分在岗职工都去过香港、台湾,去过越南,新、马、泰。”

员工收入增长是郑州市饮食有限责任公司的目标责任。2007年,企业内部的最低工资标准是每个月750元,2008年调整为900元,2010年1000元,2011年是1100元,公司的目标是员工工资每一年增长10%。

“目下当今更高了,就说我们烤鸭店吧,一个洗碗择菜的普工,管吃住,满勤每个月的工资是3000元。”尚坤英说,其他店也是这个情况,达不到这个标准,员工有投诉,经理就要挨训了。

对于餐饮市场,顾客是上帝;对一个餐饮管理层来说,员工就是上帝。

10月24日,任培带领相关人员到郑州航空港区看了8亩地,公司计划投资4000万元在这里新建一个标准更高、规模更大的中心厨房

“作为一个企业,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个我们是很清楚的;但是我们领导层面上规划的发展路径,剔除很多虚拟的、资本运作层面上的东西,我们用老老实实的态度,谋求实实在在地发展。”任培说。

10月24日,任培带领相关人员到郑州航空港区考察了8亩地,公司计划投资4000万元在这里新建一个标准更高、规模更大的中心厨房。

合记、蔡记、葛记,这郑州餐饮的老三记加上郑州烤鸭,是郑州饮食有限责任公司的“软黄金”,不管这些品牌的使用体式格局如何多元,公司层面上一直负有让它们一乾二净的责任。

“围绕这些餐饮的金字招牌,整体上的合作氛围很好,品牌使用者的核心意识、大局意识促成了郑州本地餐饮良好的格局。”任培说。

转制前几年,公司没有更多的财力去扩张发展,随着公司实力的增加,公司扩大规模也被列入了议事日程。

“这些年我们增加了不少固定营业场所,像1200平方米的花园路合记烩面店,还投资6000多万在东区白沙那块购置了3000平方米的两层门面房。譬如花园路店吧,当时我们购买的时候花了600万,要说目下当今的价值,起码翻了10倍了!”任培说。

企业做到了这个份上,影响力自然大了,也有人找到任培,说是依托公司谋划上市、搞资本运作,等等,但任培他们对这些没有什么兴趣,他们就想真实地做实业,光大中式餐饮。

“头几天我看报纸,习总书记到格力公司考察的时候说,实业是财富之源,听到这句话,我决定信念更足了,我们走的路子是金光大道!”任培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很有底气。

郑州烤鸭总店其实不是只有烤鸭。这么多年以来,郑州饮食有限责任公司不断地挖掘、引进、升级河南的地方餐饮名吃并形成集聚,除老品牌之外,薄皮包子、糊涂面等共30多种河南名吃都已经登堂入室。

最近,张春雨又研发了一道新菜,排骨炖莲藕,为了用到全国最好的红藕,他们已经与湖北设立建设了供货通道。

任培说:我们的目标是“不出一店,吃遍中原”。

无论中心厨房还是自营店或者合作店,每一个与公司有联系关系的店面都挂在任培的心上,不定什么时候她就会坐在任何一个店的餐桌旁,认识她的员工看到了,会跑着去告诉经理:任总来了!

“中华老字号”有了,“郑州市十大城市品牌”有了,更可贵的是,郑州饮食有限责任公司还是“党员教育进步前辈单位”和“思想政治工作进步前辈单位”,公司还有自己的“郑饮艺术团”和“助残助弱助困基金会”。

至于任培,她最认可的荣誉是“郑州市劳动圭臬标准”,她觉得这个称号有名有实。

不管从什么层面上来理解,吃吃喝喝都绝不是小事:每天都有一万人在吃郑州合记烩面,作为掌管这饭勺里世界、海碗里乾坤的任培,她必须“小题大做”。

温馨提醒

凡“河南日报农村版”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hnrbncb),否则不但会举报你到哭,还会追究法律责任哦~

欢迎来稿

小编每天为你推送最深度的报道,解读重大政策,反映农民生活,为农业生产、农民丰收保驾护航。

欢迎各种形式、观点独特、文风质朴清新的文章踊跃来稿。

喜欢看什么,还可第一时间在后台联系小编哦!!

投稿邮箱:hnrbncbwx@126.com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