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青看财经:我经历的武汉改革开放40年

2018-11-06 09: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1979年,时年17岁的我考入湖北财经学院(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之后的40年,我的人生与武汉这座城市深深相融。

我1999到2008年任武昌区政协副主席,2003年到2012年为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2003年起任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2007年到2017年被聘为武汉市人民政府参事。目下当今为武汉市人大常委会特约预算专家。与武汉的关系十分紧密亲密。

20年前建议公车改革,15年前建议建设汉口北新区……我经历了武汉改革开放40年全过程,感触感染到了武汉的沧桑巨变。我觉得:“武汉人民培育种植提拔了我,我要终身为武汉人民服务。”

叶青看财经:我经历的武汉改革开放40年

我1986年硕士毕业后留校任教,现为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11月3日上午,我参加了由武汉市政务服务管理办公室与长江日报报业集团共同主办的第228期市民大讲堂活动,讲述我在武汉经历的改革开放40年。

武汉的城市边界在不断外延

我1962年出生于福建省建瓯市。在进大学之前,我没有来过武汉,对武汉的印象仅限于2毛钱人民币上的武汉长江大桥图案。小时候猜谜语就有——两个胖子(合肥),夏天盖被子睡觉(武汉)。

1979年10月1日,我从老家出发,前往湖北财经学院报到,第二天中午到达武汉。

我至今记得,到武汉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几个老乡一起去看了武汉长江大桥。印象中,那时候的武汉虽然面积大,但是标志性的景点其实很少。90年代,大家戏称武汉的景点主要是“两菜一汤”,除黄鹤楼和归元寺,再就是东湖,逛完这几个地方,一两天时间就够了。

80年代,武汉的变化也不大,当时除晴川饭店、黄鹤大厦等建筑,武汉几乎看不到多少高楼,但到了90年代,武汉的变化可以说是天翻地覆。城市的边界不断外延,如今繁华的徐东商圈,90年代初期还是一片菜地。此前武昌的郊区以大东门、小东门为界,我记得前往华中科技大学很不方便,道路狭窄距离遥远,一路经过的都是村庄和田园,但如今大量高新技术企业在此聚集,光谷成为全国最具活力和影响力的高新技术产业区之一。

我认为,目下当今的武汉,很难说清楚哪里是城市的中心,随着城市边界的不断外移,武汉已经出现了多个中心。而最早只有老商业街区,如武昌解放路,汉口江滩、江汉路、中山东大学道、武汉商场,汉阳的钟家村。都在外地人来武汉旅游,如果要对这座城市进行初步的了解,至少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

粮票勾起了很多“吃”的故事

民以食为天。武汉人有关“吃”的故事,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很深的烙印。求学期间,我因为多说了一句:能者多劳,就成为班上的生活委员。那时候吃饭需要凭粮票,而全国各地的粮票不克不及畅通流畅,各个省的粮票只能在当地使用,到了外地则需要兑换成当地粮票。当时班上的同学来自四面八方,每一个学期,我都要登记同学们带来的粮票,统一拿到位于户部巷的武昌区商业局兑换。

叶青看财经:我经历的武汉改革开放40年

为了深入研究中外财政历史,毕业后我主动留校任教,吃饭仍然算不上一件利落索性的事情,买鸡蛋豆腐买肉都要凭票,而且很早就要去菜场排队,晚了就只有“丹顶鹤”了。如果想买一点排骨或者猪蹄,得起个大早,晚了就没了。

那时候年轻的大学老师都住在筒子楼,过道两边一家一户,过去是学生宿舍。因为室内面积小,只能在楼道里摆上炊具当厨房,每天哪家做什么菜,吃什么,邻居都知道。一家煨猪蹄汤,十几家都闻到。那时候大家工资都不高,只有会计系的老师工资高一点,所以他们的伙食相对好点,可以或许经常吃红烧肉、排骨等,让其它老师都很羡慕。

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从用蜂窝煤、煤气坛到管道煤气。吃饭已经不再是一个问题,超市里随时随地都有新鲜食材供应,品种繁多,自由购买,老百姓的餐桌特别很是丰富。

在大学里,每一个年轻老师都是从住筒子楼入手下手。20年前是最后的福利房。此后,老师也是住房市场化。才有机会住上大房子。

地铁里程已达288公里

来武汉求学后的第一个寒假,我回福建老家过春节,记得当时回福建老家,先是坐轮船到九江,然后转火车到福建,“回家一趟得一两天时间,舟车劳顿,很疲倦。”如今长时间出行,很少再有人乘坐轮船。轮船也停航了。

武汉求学期间,我在首义校区,学校门口的10路公交车串起了大学时代的很多回忆。那时候10路公交车是重要的公共交通,连接武昌火车站与后来的汉口火车站。

多年后,武汉有了轨道交通1号线,此后武汉的轨道交通发展愈来愈快,不仅有了多条地铁,还有了3条过江地铁隧道、2条汽车隧道。如今武汉的地铁轨道公里数已经达到288公里,全国排名前五。全国的地铁里程排名是上海、北京、南京、广州(此处不含佛山)、武汉、深圳、重庆、香港、成都。2020年,武汉的地铁会达到400公里。

武汉最初只有一座长江大桥,两座汉江大桥,而如今,武汉已经在长江上建成、在建11座大桥,汉江上建成了7座大桥。

目前长江武汉段已建、在建的长江大桥从上游至下游共11座,依次为军山长江大桥、沌口长江大桥、白沙洲长江大桥、杨泗港长江大桥、鹦鹉洲长江大桥、武汉长江大桥、武汉长江二桥、二七长江大桥、天兴洲长江大桥、青山长江大桥、阳逻长江大桥。沌口长江大桥、杨泗港长江大桥和青山长江大桥正在加紧建设,另8座大桥已投入使用。到2019年底,11座大桥将巍然耸立于江面。

武汉市汉江上共有7座桥:江汉桥(又称一桥),江汉二桥,江汉三桥(晴川桥),江汉四桥(月湖桥),长丰桥(位于西中环路)和铁路桥、蔡甸汉江桥。

目下当今说武汉是江城还不够,还应该说是桥城,武汉向世界展示了自身的造桥能力。港珠澳大桥有60%的工程量是近20家武汉企业做的。武汉同样成为中国在北京、上海、深圳之后的第四个联合国“设计之都”。

我在1986年买了第一辆自行车,1995年买了烧油的助动车,1997年买了大阳125摩托车,2001年1月买了夏利小轿车,2003年5月20日从财大到统计局任副局长,买了北京生产的小切诺基,实行了“叶氏车改”——自购私车,一月500,出武汉市实报实销。2007年买了一汽的奔腾。2009年买了大切诺基。2015年买了Q5。地铁长了,路上的车也多了。

智能手机简化了人们的生活

通信通讯设备的变化也是改革开放40年以来,百姓生活的一个缩影。我记得,读大学时与家里联系只能靠写信,每一个月给父母写一封信,遇到急事则发电报,不过电报按字收费,一样平常尽可能长话短说。

80年代末90年代初,时髦男士的腰间别上了BP机,走到路上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不过BP机只能接受到呼叫,回德律风则需要到德律风亭,此后的街头巷尾,公共德律风亭便如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并成为一个比较赚钱的行业。此后有了中文机,告知具体内容,还可以回信,就不需要回德律风,再加上移动德律风。街头德律风亭又愈来愈少了。

再后来有了大哥大,可以直接拨打接听德律风,不过大哥大比较笨重,后来就出现了小型化的手机。手机的样式也从最初的直板式、翻盖式、推拉式、无键盘式等。目下当今的智能手机已经不单单是用来打德律风,还具有拍照、购物、社交等功能,智能手机的出现,让相机、镜子、较量争论器等大约30多种工具不再需要了。

我在1987年买了一台武汉生产的莺歌牌曲直短长14寸电视机,用羊角天线,都是雪花点,还坚持看《射雕英雄传》。后来有了有线电视,再差的电视机也能够看清楚。目下当今又用无线WiFi了。而且不怎么看电视了。这世道变化快。

两个多小时的讲述让台下观众感触颇深,现场4位大学生积极提问,与我进行互动。我赠送了4本《中国公车改革之路》。在讲课过程当中,我与听众一起朗诵中国传统文化的“四观”——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和协万邦的国际观、和而不同的社会观、人心和善的道德观。

我鼓动勉励大学生们说,武汉正处在一个很好的历史机遇期,未来的发展潜力不可估量,大学生留在武汉就业创业机会众多,大有可为。

一定要记住武汉的五大优势:

区位优势、科教优势、产业优势、文化优势、生态优势。

尤其是武汉的宜居:武汉的水面占26%,2017年优良天气255天,比上年增加18天,不优良天气110天。希望今年起,不优良天气少于100天。

~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

中部之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