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铸雄心

2018-11-06 05: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原标题:烈火铸雄心

2018年10月9日,孔凡全脱下军装,挂好,立正,敬礼。这,是最后一个军礼。

就在这一天,为共和国服役53年的消防部队,退出现役。

“穿了30多年,军装已像皮肤一样,脱下来,连着心,疼!”夜已深,孔凡全辗转反侧,难以入眠,37年消防生活生计中的一幕一幕,在眼前闪回,烈火、地震、救人、牺牲……

1965年,我国消防实行义务兵役制。1981年,18岁的孔凡全参军,加入消防总队,那时,还叫市公安局十二处。“我赶上了‘上蓝下绿’军装的一个‘尾巴’。”孔凡全说。

1983年,消防正式纳入武警序列。那年入手下手,孔凡全穿上了绿色的军装。

当时,全市只有25个消防中队,兵不满千,中队设置装备摆设的消防车,都是老解放改造的,水泵前置在车前。

东风140,是当年“最牛”的消防车,全市只有两辆。“要是能和‘140’一起出警,可真带劲!”孔凡全想着,入伍第二年,愿望实现了,他被分配到当时的丰台中队,正好有一辆东风140。

很快,孔凡全和“140”就经历了“大场面”。

1983年11月2日晚,北京煤气公司南郊罐瓶厂发生火灾。火随风起、风助火势,隔着很远,就可以听到“呼呼”的燃烧声,发热的空气灼烧着面颊。“15公斤装的钢瓶,像是呲花一样,‘砰砰砰’,从厂房里蹦出来。”孔凡全至今心有余悸。

当时,救火员可没有防护服,身上的帆布“战斗服”,除耐磨,没有其他特性。已任班长的孔凡全带着战友们,毫不迟疑地冲进火场。

一人举着铁板挡在最前,以抵御火势和飞来的钢瓶,身后,孔凡全和两位救火员合抱一支水枪,向大火进攻——“当时都是直流水枪,反冲力巨大,不像目下当今,一小我私家就可以持水枪进攻。”孔凡全说,当时,没有高喷车、云梯车掩护,没有空中侦查指挥,水枪是消防战士惟一可以依靠的“武器”。

这次救援,全市出动13个消防中队、37辆消防车、270名救火员,经过8个多小时的奋战,才终于剿灭大火。

此后的十几年,一次一次向火而行,熊熊烈火锻造出消防尖兵。

1998年,我国正式实施消防法。法律规定,消防部队除灭火责任,还要参与其他灾害或者事故的抢险救援。孔凡全和消防部队,面临新课题。

同年,孔凡全和战友一同赴日本交流,重点学习抢险救援技术和各类灾害处置。这一次,眼界大开。

原来,消防其实不仅仅是救火。

日本消防部门设置了山岳、水域、航空、化学各个专业队,重大灾难发生,可以多角度协同作战,战术千变万化……

原来,消防技术如此精细。只是打个绳结,就有十几种结绳之法,不同救援各有妙用……

原来,橘色是世界通用的救援服装颜色……

回国之后,孔凡全和战友变成“教师”,在全国消防部队抢险救援技术培训班上授课。培训共6期,全国几乎各个消防总队都派人参加。

正是这次培训之后,橘色,成为我国消防部队的代表色。

孔凡全还陆续主编了《山岳救援技术》、《消防救助根蒂根基教程》等4本教材,至今依然是救火员必看书目。

10年之后,汶川地震。孔凡全任副总指挥,带领“北京队”出征。在震区,各地救援力量碰面,消防带队“主帅”,几乎都是孔凡全的学生;也正是因为那次培训,再经过十年间的实践,保障了汶川抗震救灾的顺利。

培训结束,孔凡全执意回一线,成为本市消防特勤大队大队长。

三年间,本市消防部队陆续装备101米云梯车、路轨两用车、重型防护服、最进步前辈的侦检设备……消防力量日新月异,达到世界水平。

2004年4月20日,位于雁栖镇八道河村西北部的北京京都黄金冶炼厂因工人操作失误,导致有毒液体外溢,毒液挥发出氰化氢毒气,这种气体遇明火易发生燃烧爆炸,人畜若吸入高浓度氰化氢后会立即昏迷,数分钟内死亡。

当天23时35分,孔凡全带领特勤大队赶到,根据现场情况,迅速成立侦检、洗消、处置、救援四个突击分队。

救火员着全封闭防化服,佩戴空气呼吸器,携带军事毒剂侦检仪、4600型侦毒器,从两扇淌着毒液的大门进入厂房,边向事故核心区靠近,边侦检毒气泄漏面积、浓度以及有没有爆炸危险性等数据。

作为指挥员的孔凡全焦炙焦虑等待着,既心急侦检结果,更担心战士们的安全。

1时50分,侦检人员完成侦检任务,根据战士们冒着生命危险取得的侦检结果和现场情况,孔凡全制定了救援计划。

首先,一部分战士装沙袋,筑堤围堰,先迅速堵住毒液外流;随后,经由过程大量碱来中和,消灭毒性;最后,进行清理……

各战斗班组,井井有条地依计而行。

6时30分,5名特勤队员用袋子装运渣土在车间门口处筑堤。他们脚踩着毒液,肩扛着沙袋,冒着随时可能摔倒,被毒液侵蚀的危险,顽强地在“死亡之谷”——约300平方米的毒液区筑起了60厘米高的围堰,防止有毒液体继续外泄。

供水洗消小组出开花水枪,对泄漏的有毒气体进行稀释,降低空气中弥漫的毒性;一组特勤队员进入现场,将600多公斤的氢氧化钠均匀撒到储罐内和厂房地面的毒液上,以碱克酸……

连气儿奋战百余小时后,侦检人员再次检测,各处均呈碱性,达到预期效果。

一场不可估量的灾难,消弭于“无形”。

央视大火、京广桥辅路塌陷、“7·21”暴雨、持续71小时的百荣大火……一次次突发灾难,现场,都有孔凡全忙碌的身影。

那被汗水浸透的军装,那厚实的身板,也是一代一代消防战士的缩影,哪里有火情,哪里有灾难,哪里就一定有他们——最美的逆行者,用身躯挡住危险。

今年,孔凡全55岁,已经是北京市消防局副局长。北京消防拥有142支消防中队、20个消防站,其中包括山岳、水域、航空、地震4个专业救援队,近万名救火员,各种消防车辆、灭火救援器材包罗万象。

虽然不舍,但脱下军装,消防可以更好地向专业化、职业化转型,孔凡全这个“老兵”将谱写“新传”。

孔凡全正受命组建中国救援队,这支“国家队”依托本市消防队设立建设,选拔时,小伙子们面对转制,虽万般难舍,但士气高涨。

“能将一生奉献给消防事业,是我的骄傲。”一名小伙子说,孔凡全仿佛看到了18岁的自己——消防人终归是消防人,即便脱下军装,骨子里流淌的消防热血不会变,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不会变,红门精神不会变,烈火锻造的雄心不会变!

历史不会忘记这支英勇无畏的部队,人民不会忘记抢险救援的英雄。

本周五,又是一个“119”消防日,让我们向所有脱下军装的救火员,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