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网购毒针扎死女友积极赔偿竟获死者家属谅解

2018-11-06 01: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情侣恋爱本是一件

幸福又甜蜜的事情

哪怕最后缘分散尽

也应该彼此祝福

体面说,再见

男子网购毒针扎死女友积极赔偿竟获死者家属谅解

可是这样一则新闻

实在是让小编张口结舌……

男子不愿分手网购毒针扎死女友

曾用自己和动物做实验测药效

因感情纠纷,在多次挽留无效后,男子王强(化名)用事先准备的含有化学成分的注射器具对女友刘云(化名)进行注射,后刘云经抢救无效死亡

男子网购毒针扎死女友积极赔偿竟获死者家属谅解

王强供述说,之前刘云提出分手,他有些想不开,就产生了自杀的念头。因为之前看新闻有偷狗贼使用毒针不小心扎到自己人,结果时间很短人就死了,他觉得这个东西特别适合他,所以他就在网上想买这些东西。他订了20支毒针、两只麻醉针。之所以买麻醉针是因为他想着有可能在女朋友面前使用麻醉针自杀,这样他不会死,还能吓到女朋友。

买回来之后,为了测试一下药效,他用流浪狗和兔子做实验,看到兔子和狗都没死,他觉得这针打自己身上应该也没事,就用针也扎了自己,结果晕倒后第二天就醒了过来。

男子网购毒针扎死女友积极赔偿竟获死者家属谅解

积极赔偿

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无期

案发当天,他在刘云的QQ空间发现她和别的男人一起的照片,就想问问怎么回事,看能不克不及和好。如果刘云不跟他和好,他就在刘云面前用注射器自杀,威胁刘云。

到了刘云家里后,他刘云却拒绝与他和好,他看没法挽回就把装在身上的注射器拿出来,说“既然这样,我要在你身上留下个印记”。按照王强的说法,这个印记指的是他用注射器扎会在刘云身上留下伤疤,刘云肯定会疼,会记住这件事。

之后他在刘云身上扎了两针,扎完以后刘云大声喊疼,刘云的父母很快就进来了,看到女儿状况不合错误,马上拨打急救德律风。看到刘云的情况,王强心里很自责,他就不想活了,又拿出注射器,扎在自己身上,然后就晕了过去,等醒来已经在医院了。而刘云则因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

一中院认为,王强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鉴于本案系感情纠纷引发,王强在亲属协助下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法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最终法院以王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无期徒刑。

这引起了网友的热议,纷纷透露表现想知道女方家庭是如何原谅的?这要是我女儿,你把地球给我我都不会要的。我只要一命抵一命。

对于家属原谅罪犯的事上,要钱还是要命,是我们的法律给刑事案件被害人提出的一个艰难选择。

我们来听听丁大龙律师是怎么说的。

男子网购毒针扎死女友积极赔偿竟获死者家属谅解

丁大龙律师

「大众律师」注册律师,安徽金亚太刑辩分所专职律师,安徽大学刑法学硕士。丁大龙律师专业从事刑事辩护业务,主攻职务犯罪、诈骗犯罪、暴力犯罪辩护,曾独立或参与办理多起省内外有重大影响的刑事案件。

目前我国刑事案件中,被害人的求偿权确实难以得到保障已经是我们法律工作者的共识了。

不论是之前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已废止)》还是之后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都明确规定对于被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精神损失而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另行提起民事诉讼的,法院均不受理。

对此最高院对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6039号建议的答复中是这样解释的:

高额赔偿表面上看似乎有利于保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这是有的学者和部门认为附带民事诉讼应与单纯民事赔偿执行统一标准的主要考虑,但由于刑事案件被告方实际赔偿能力很低,甚至没有,而被害方“要价”又太高,导致实践中许多被告人亲属认为,与其东借西凑代赔几万元被害方也不满意,索性不再凑钱赔偿,结果造成被害方反倒得不到任何赔偿。命案中这种情况尤为普遍,直接导致的结果是被害方的境遇更加悲惨,既不利于被害方权益的切实维护,也不利于社会关系的及时修复。

也就是说,因为极可能无法执行,所以干脆就不要了。法律剥夺了被害人求偿的权利,给了他们一个更加艰难的选择。

选择是这样的:

1.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规定对附带民事诉讼作出判决,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酿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人应当赔偿的数额。

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照顾护士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

2. 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当事人就民事赔偿问题达成调解、和解协议的,赔偿范围、数额不受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的限制。

这个条款最关键的点就在于第四款。也就是说,法律告诉被害人,你经由过程法律途径要钱要不到多少,但你和解的话,要多少你随意。

这样看,表面上给了被害人更多选择,实际上并不是如此。

要知道一个杀人案件中,如果被害人当场死亡,没有医药费,没有各项赔偿,只能拿到丧葬费,死一小我私家大概能要三四万。但如果被告人家里经济条件宽裕,愿意给到几十万上百万甚至几百万的赔偿,这就需要被害人家属做出抉择,而这个抉择对被害人来说无疑是一种精神上的摧残和折磨。

不要和解的话,一小我私家死了就死了,好像没有存在过,要的话就得承受心理上的双重打击。

如果法律明确规定有这些赔偿,他们可以义正词严提出赔偿诉求而不用承担心理折磨,因为他们是在行使自己的权利,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如果他们答应和解,他们和解时要的钱就不是依法该得的钱,而是自己在给自己亲人的生命标上一个价,情何以堪!

在这方面来说,法律对被害人太不善良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