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象! “鼓动勉励二胎,狠罚三胎”,社会抚养费管理乱象

2018-08-21 09: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导读

“鼓动勉励二胎,狠罚三胎”怪象。

1

征收社会抚养费引热议

上周二胎概念股暴动,尤其是8月14日,受制定计划生育搀扶帮助保障补助国家根蒂根基标准的刺激,婴童概念股全面上攻。

怪象! “鼓动勉励二胎,狠罚三胎”,社会抚养费管理乱象

然而,在全面放开生育政策预期下,与其矛盾、南辕北辙的关于社会抚养费的热议又重出江湖。

上周,小券(ID:quanyeguancha)推文《全面放开生育或已不远,三座大山下的你还生吗?》中说道,河南柘城县启动抚养费征收工作,征收人群主要面向全县三孩以及以上家庭,征收标准为夫妻双方上一年度纯收入的三倍。

不足为奇8月6日,福建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网站发布消息称,对社会抚养费征收对象催缴(含2次)以上未履行到位的,拟将其纳入“小我私家征信黑名单”。

树欲静而风不止,对社会抚养费深有感触的几位粉丝后台给小券(ID:quanyeguancha)留言吐露心声:有说被征收政策公布前的抚养费的;有的说不交钱就要被起诉,无奈之下只能交了......

怪象! “鼓动勉励二胎,狠罚三胎”,社会抚养费管理乱象

社会抚养费,是指为调节自然资源的利用和保护环境,适当补偿政府的公共社会事业投入的经费,而对不符合法定条件生育子女的公民征收的费用。社会抚养费属于行政性收费,具有补偿性和强制性的特点。

2

社会抚养费管理乱象

今年以来,多地已经入手下手出台延长产假、提供购房补贴、增加生育津贴等鼓动勉励生育二孩的政策,被解读为全面放开生育政策的旌旗灯号,但社会抚养费却一直未受影响,该交交,该顶格征收就按三倍上交。

这是第一怪现象,第二,社会抚养费征收多年,每一年各地社会抚养费到底征收了多少,这部分费用用在了哪里?民众对这笔特殊资金的用途一直存在质疑。

据媒体报道,有些地区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不规范问题严重,普遍存在社会抚养费未按规定及时缴入国库管理,部分资金在征收人员、计生部门和财政专户等环节被截留、挪用等问题。

2018年8月16日,云南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经查,孟小江在担任瑞丽市勐秀乡人民政府计生办专干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将2013年、2014年收取的社会抚养费以及2014年行政处罚款共计77263元人民币挪作他用,其行为已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2018年5月25日,经瑞丽市纪委常委会审议,决定给与孟小江开除党籍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怪象! “鼓动勉励二胎,狠罚三胎”,社会抚养费管理乱象

2018年3月,审计署网站一篇《社会抚养费征收中的贪污案》中介绍,某地计生办原主任张某由于身兼数职,长时间将公款及小我私家工资混用,先后挪用单位的8万元社会抚养费,但在几次专项检查及张某2014年6月退休进行财务清查交接时,检查人员都未发现这个问题。

怪象! “鼓动勉励二胎,狠罚三胎”,社会抚养费管理乱象

2016年据一财报道,多年来江西省某乡镇的社会抚养费征管没有专人负责资金收支管理,可以说是一本糊涂账。 而且其征收标准也很混乱,仅2014年一年间,社会抚养费计征标准就连调两次,从1.2万元调整到1.4万元,又调到1.6万元。

怪象! “鼓动勉励二胎,狠罚三胎”,社会抚养费管理乱象

对于社会抚养费的管理使用,《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中有明确规定。该办法第10条规定,社会抚养费及滞纳金应当全部上缴国库,按照国务院财政部门的规定纳入地方财政预算管理;任何单位和小我私家不得截留、挪用、贪污、私分。

同时规定,计划生育工作必要的经费,由各级人民政府财政予以保障。这种收支两条线的规定,主要目的就是要从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减少对社会抚养费的违法使用。

3

“鼓动勉励二胎,狠罚三胎”怪现象

8月14日,《新华日报》刊发署名文章,建议设立生育基金制度,可规定40岁以下公民不论男女,每一年必须以工资的一定比例缴纳生育基金。这篇文章在网络上引发了强烈热闹的评论辩论。

怪象! “鼓动勉励二胎,狠罚三胎”,社会抚养费管理乱象

自从2015年国家放开二胎政策入手下手,人口老龄化加速到来、民众生育意愿低迷、放开二胎后出生率大幅低于预期等等问题显现,今年以来关于鼓动勉励生育政策的评论辩论和实施更是热火朝天。

2015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经由过程了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其中第18条规定,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条件的,可以要求安排再生育子女。

目前全面放开生育政策还未落地,社会抚养费还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一些地方在执行过程当中已有逐步放开迹象,生育三孩无需缴纳社会抚养费,一些补助或免费服务项目,也适用于三孩家庭。

人口学者易富贤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直言,目前中央还没有停止计划生育政策,出于经济目的,地方政府借当下的政策“合法捞钱”的冲动是很强的。

《新华日报》文章还建议,目前不应再对超生子女的家庭收取社会抚养费,相回响反映提取存量的社会抚养费用于生育补贴。考虑到我国社会抚养费已经征收了30年,存量资金应该有一定的规模,理论上可以支撑一两年内对二孩家庭的生育补贴。可考虑将存量抚养费资金用于充实生育基金,或作为生育基金的初始资金。

所以,目前出现了“鼓动勉励二胎,狠罚三胎”这样的怪现象,你被征收过社会抚养费吗?你如何看待这一问题,欢迎在后台与小券留言互动。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