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队长任剑:刑警就像城市里的一道光

2018-08-19 05: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重案队长任剑:刑警就像城市里的一道光

在重案队工作的15年里,任剑曾带领侦查员不眠不休跨省千里追凶,也曾用双手面对屠刀,哪怕是遍体鳞伤,他不曾犹豫过。

□本社记者 汤瑜

任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是《心理罪之城市之光》,在他心中,刑警就像城市里的一道光,哪里有黑暗就要照亮哪里,给人们带来温暖和希望。

作为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重案支队五中队队长,任剑从警15年来,始终工作在刑侦重案一线岗位,战斗在打击重大违法犯罪的最前沿。

雪窖冰天千里缉凶

“喂,110吗?我被一群人打了。”

2018年春节前夕,北京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警,称一男子在某小区被多名蒙面男子殴打,由于事发闹市区,周围人流量较大,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任剑主动请缨侦办此案。

在案件侦查初期,他发现,犯罪团伙成员具有极强的反侦查能力。任剑带领专案组成员仔细分析案情,经过连气儿多日工作,将犯罪团伙多名成员抓获,但主要犯罪嫌疑人已潜逃到外地。大岁首年月七,他亲自带队前往外地开展抓捕工作。

“爸爸,你要去哪啊?”出发前,女儿问他。

“爸爸要去抓坏人啊,你在家乖乖听话。”春节期间连气儿工作没有休息的任剑看着女儿期待的眼神安慰道。

当时,东北地区已连气儿多日暴雪,在山区小路上,任剑和他的队员开着车在风雪中艰难前行,当行至一个路口时,当地配合抓捕工作的民警说:“前面积雪太厚了,咱们的车过不去,只能步行了。”

“走!雪是很大,但嫌疑人能走,我们就可以走。”看着漫天大雪,任剑走在最前面。不到两公里的路程,他们足足走了将近1个小时,雪片落在他们的头上、眉毛上、肩膀上,仿佛变成了雪人。最终,在犯罪嫌疑人家中将其抓获。

嫌疑人被抓获后说:“大雪封山,没想到你们竟然也来了。”

6秒声响锁定嫌疑人

在队员们看来,“有任队在,多么难啃的案子也不怕。”每当遇到令人挠头的案子,侦查员们的眼睛就会齐刷刷地看向任剑。

2017年底的一天凌晨,北京市一小区发生火情。接警后,任剑带领侦查员迅速赶赴现场。由于救火过程当中现场的痕迹物证被破坏严重,案件性质难以确定。

任剑将侦查重点放在录像排查环节,带领侦查员调取查看小区内外数十个监控录像,连气儿查看40多个小时,确定了该案是一起人为纵火案。但是,嫌疑人是谁呢?

专案组在现场一住户家门口发现一个已经严重烧毁的监控探头,任剑将探头芯片取出进行数据恢复,当大家满怀期待准备查看录像时,却发现这个探头是一个光感设备,只在有光、有声音的时候拍摄,而且每次只拍6秒。

几百段视频中,有两段是起火前的视频,但是画面很不清晰,而且只对着门拍,根本看不到楼道的情况。侦查员有些气馁,但任剑一直盯着画面,戴上耳机边听边看……突然,他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像是高跟鞋,画面猛地一亮,任剑看了看监控时间,正是第二次起火时。“6秒之内,这高跟鞋声响起,又很快消失,嫌疑人是个女的,而且和死者住得不远……”任剑判断。

经过比对、甄别,刑警们锁定嫌疑人——死者邻居吴女士。原来,由于金融投资失败,吴女士欠了很多钱,她心生邪念,想放火烧了租住的居民楼,以获得赔偿。

食指肌腱断裂落下残疾

作为重案队队长,任剑带领民警们先后成功侦破处置了百余起重特大敏感案事件,助推北京命案破案率连气儿3年100%。

2011岁首年月秋,一个女孩在密云被奸杀。经过分析侦查,警方锁定了嫌疑人,但嫌疑人已逃往河北某村。

一天深夜,月光下的乡村悄然默默无声,大部分村民已经进入梦乡,村内的一个小卖部却人声鼎沸,村民在此打牌、上网。在小卖部外围,任剑和战友们神色严肃,躲在角落里紧盯着小卖部。

锁定了藏匿在小卖部的犯罪嫌疑人后,为防止抓捕不慎给群众带来安全隐患,任剑与队员认真商讨抓捕计划。此时的他已满眼血丝,连气儿奋战了两个昼夜。

他轻声跟身旁的战友说:“抓捕时我先上,你们跟在我后面。”行动入手下手,任剑第一个冲上去,与锁门拒捕、垂死挣扎的嫌疑人展开搏斗,过程当中他右手多处划伤,鲜血直流,但他强忍剧痛,与侦查员合力将犯罪嫌疑人制服。

在嫌疑人如实供述杀人的犯罪事实后,他才顾上去医院,“食指肌腱已经断了,你对自己太不负责任了。”医生看到伤口说。

“刑警负伤,在所难免的。”任剑笑着说道。

原本低头的医生,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小伙说:“好样的,有你们这样的警察,我们老百姓心里也踏实。”

由于伤势较重,任剑回到北京,又到积水潭医院医治,右手三处伤口一共缝了15针,最终落下残疾。

在重案队工作的15年里,任剑曾带领侦查员不眠不休跨省千里追凶,也曾用双手面对屠刀,哪怕是遍体鳞伤,他不曾犹豫过。在他看来,每当案件侦破后,群众的感谢就是对他最大的认可。

“我们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要把嫌疑人绳之于法。”任剑直言。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