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瘫女童被亲生父亲溺亡,请先收起你的愤怒

2018-07-28 21: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难道不愤怒吗?愤怒!

7月2日,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发布了一条查找尸源启事,该启事称,警方在南京市江宁区的宁杭高速公路桥下的河道中发现一位无名女尸。

脑瘫女童被亲生父亲溺亡,请先收起你的愤怒

经由过程这份比较详细的启事,我们可以知道几个关键因素:1、该具女尸是在6月25日发现的,也就是说当地警方必定是做了大量的排查和其他工作,但未能发现有效线索;2、死亡者为一女性儿童,9岁左右,130厘米高(具体是他杀还是自杀或其他意外事件还需要进一步侦查);3、尸体被发现时衣着相对完整(警方公布的图片也印证了这一点);4、尸体被发现时背着书包,衣着打扮都与性别和年龄相符。女性、儿童、粉红色、、米老鼠、书包……几乎每个特征都能深深触痛心灵。不难想象,事件发生之后,当地警方开展了大量的侦查工作,市民、媒体等社会各界力量都在牵挂着这个可怜的女孩。

脑瘫女童被亲生父亲溺亡,请先收起你的愤怒

(当地张贴的协查通报)▲

7月正值南京最热的时候,当地警方侦查的过程我们不得而知,乌云君经由过程当地的朋友了解到,当地警方和社区工作人员挨家上门,排查了本地及周边有相似年龄儿童的家庭,并且必须见到儿童本人,这点对后期的线索排除起到了很大作用(写这篇评论的时候乌云君的心情也很沉重,也就免去各类树碑立传的话语了)。及时了解真相,厘清案情对警方来说是职责,对死者来说是告慰,对社会是一种交代。

当地各界都在紧密亲密关注此事,警方的工作也在紧张开展,但反常的是为何一个这么大的孩子消失了,却没有任何人来报警?

7月26日晚上8时,也就是女童尸体被发现整整一个月后,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旌旗灯号以“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为题发布了一则通知布告,单看这个简短精华精辟的标题,我们就可以猜到这个官方微信的小编也很愤怒,所以标题里没有任何多余的修饰。

脑瘫女童被亲生父亲溺亡,请先收起你的愤怒


3分钟后,乌云君发现这则通知布告的阅读数已经达到了10万+,社会对此事件的关注度不可思议。在这份通报中,警方明确指出这是一起刑事杀人案件(立案应该是在发现尸体后),而杀害女童的犯罪嫌疑人竟然是受害女童36岁的爸爸和65岁的爷爷。从警方的通报中,我们还得知受害女童生前患有脑瘫(智障)。应该说,这篇通报让很多关心此事的市民及时知道的了真相,放下了心中的石头,但是,放下石头却发现心情更加沉重了。这样的结果是群众最不愿以看到的,可能也是“意料之中”,在中国传统伦理道德中,虎毒尚不食子,爸爸怎么能亲手杀了自己的闺女?爷爷怎么能亲手杀了自己的孙女?市民怒了,因为这样的结局深深刺痛了自己,犹如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自己道德底线和良心上。

一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杀人案件终于告破,犯罪嫌疑人也被抓获,原本值得庆幸和欣慰,但社会群众却丝毫无法轻松。法律角度违反了《刑法》,伦理上却违背了人性,伦理没有法律的强制力,但更多时候,割进人心里的伤痕却更加深刻。退一万步说,如果警方的查询拜访结果是一起意外溺亡事件,或者凶手不是女童的亲人,或许正义的呼叫招呼会更响亮,市民的揪心的没有那么痛苦悲伤。但是法律就是法律,尽管受到了伦理道德的困扰也不克不及改变。就像警方通报底部点赞最多的留言:感谢南京警方没有放弃,谢谢你们的努力,逝者得以安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关于故意杀人犯罪的刑罚规定,体现法律的意志,但是作为道德谴责和人性的评论辩论范畴却大的多,乌云君对网上的舆论观点做了梳理,市民的舆论绝大部分都是一边倒,对遇害女童的爸爸和爷爷强烈声讨,要求从重判刑偿命,这也正是市民最直观最客观的情感表露。

随着事件的逐步发展,很多不为人知的隐情也入手下手显露。据南京当地的媒体报道,女童出生时由于肺部疾病引起了脑瘫(智障),父母因此离婚,之后女童爸爸一直没有再婚,并且带着女童全国就医,花去几十万之后收效甚微,此后日子里,女童由奶奶带在身边抚养,但不幸的是老天作弄,奶奶被查出直肠恶性肿瘤。尽管智力低下,但女童爸爸和奶奶并没有放弃,而是想着各种办法把女孩训练成正常人,比如穿上漂亮的衣裳,戴上“保佑”她的玉佩,这统统让市民都感觉到“这是一个有人疼爱的女孩”,奶奶也向媒体透露表现书包里的砖块是为了训练她的腰部力量,这就直接打破了“砖块是凶器”的谣言。

乌云君咨询了一名著名的脑科医生,他透露表现目前脑瘫很难治愈,只有根据诱发的具体症状做一些康复性的治疗和训练才会有效。因此,新生儿不幸得了脑瘫,对一个家庭来说可能就是致命的打击,是一种不可逆的绝望。这种绝望,不仅来自于高额的医疗经济负担,也来自社会的歧视和不公,就像有些事情不亲身经历无法体会其中的悲欢离合,在大量言语谴责的人群中,可能有很多人遇到脑瘫儿童时会避而远之,刮目相看,因为发一句评论只要10秒钟,但想改变一个社会的态度可能10年都不够。

可能我们目下当今很难想象女童爸爸和爷爷当时的心理状态,是绝望,还是崩溃,明知道有问题却没有能力去解决,一边是得脑瘫的女儿(孙女),一边是查出恶性肿瘤的母亲(妻子),这种绝望比自己面临死亡可能更加煎熬,就像一根头发承受三千斤的重量,它没有断却比断了更加难熬痛苦。在某个阶段,或者一直到目下当今,他们可能都深深爱着女孩,但长时间的压力最终让他们放弃了希望和坚持,选择了一条极端的处置惩罚体式格局。我们不会为犯罪嫌疑人去辩护,因为他们不仅剥夺了他人的生病,更违反了传统伦理道德,归根究竟是无助、无知、无奈不断交织与矛盾酿成的悲剧。乌云君在某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一条留言(微信留言),不难看出,这样的经历其实在中国还有很多。

脑瘫女童被亲生父亲溺亡,请先收起你的愤怒


在南京公安微信的留言里也找到了这样一条留言:目前我也遇到这样情况,一言难尽。小编回复:千万不要放弃!加油!小编的回复很激励,也体现了官方微旌旗灯号的温度。有些事,可能舍身处境才能理解痛楚。

脑瘫女童被亲生父亲溺亡,请先收起你的愤怒


不放弃就会出现奇迹,切实其实有一些脑瘫儿童经过自身和外界的努力,成了励志典型,比如著名作家余秀华,但这样的励志数量太少太少,并且受制于疾病严重程度。有市民建议,就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也能够将女童丢在福利院门口呀,这从法律上来说也算遗弃罪,一样接受道德的谴责和舆论审判,并且我们的社会保障和救助机制还没有那么完善。其实,无论脑瘫能否治愈,脑瘫儿究竟能活多久,我们的社会救助机构和慈善组织也应该设立建设相应的机制,给残缺的生命画上圆满的句号,每个来着世界上的生命,都希望好好看一眼这美丽的生活,都应该并且值得尊重和厚待!

作为女童的爸爸和爷爷,他们也许没有看到外面的世界,未将自己的遭遇联系关系到整个社会,而是将绝望牢牢的锁在了自己的空间里,孤立无助。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统计,全球每10万人中有7人发病,每一年有0.5%新生儿发生脑瘫。据统计,中国现有600多万脑瘫患者,其中12岁以下的脑瘫儿童有178万人,这是一个庞大的病理群体,更是一个相互鼓动勉励相互支持的大家庭,这个群体里每天都有人离开,但丝毫不影响超越病痛本身的交流。但这统统,女童的爸爸和爷爷都没无意识到。

女童遇害后,亲人内心可能煎熬到无法自拔,他们希望生命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这也反映了我国的普法教育任重道远。法律既惩治违法犯罪,也维护每一个人的合法权益。溺亡女童已经构成了故意杀人。就像一些人不忍心看到亲人忍受病痛的折磨,经由过程结束生命的体式格局让其解脱一样,但这也是违法犯罪行为,也不存在所谓的安乐死。法律权益还施展阐发在对社会救助和医疗权益的获取,在现有的条件和机制下,尽量的申请政府援助和社会救助,一定程度上也会减轻负担,尤其是最近几年来依托互联网发展的爱心捐款平台,不仅经济互助,更是不断传递爱心和正能量。

最后,提醒所有准备生小孩和已经怀孕的女性及其亲人,怀孕之前的孕检和怀孕之后的产检相当重要!尽管有一些体检是自费项目,但一定要做。我们也希望医院等医疗机构的检查更加严格更加精确。

最后,致敬为此案付出的公安干警和关心此案的社会各界,希望女童的爸爸和爷爷受到法律应有的制裁,女童的奶奶战胜病魔早日康复,女童在另外一个世界健康成长!(本文用了大量的“可能”,因为我们任何一小我私家都不克不及剥夺他人的善良,也不克不及怀有恶意揣测)

来源:policeman 乌云君君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