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我是一个考点

2018-07-27 18:47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我不是药神》把一个几乎破不开的死局用一种充满人文关怀又贴近现实的体式格局,揭示在人们眼前。电影散场的时候,依稀可以听到成年人刻意压制的啜泣,以及孩子用稚嫩声音发出的疑问:“警察叔叔为何要抓他?”

法与情,义与理,在这里就像一座大义凛然的冰山和一团裹挟眼泪的焰火碰撞在了一起。电影中,我们看到的是病人为了糊口生涯的努力,看到是警察在人情与法理中的挣扎,看到的是医药公司代表对仿制药的赶尽杀绝,看到的是假药贩子毫无底线的坑蒙拐骗。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电影背后,折射的问题。

国际医药公司,为何不克不及降价?有人说,医生和医药公司不该忘记悬壶济世的初心,确实,人类需要梦想家,但居里夫人也说:“诚然,人类需要寻求现实的人,他们在工作中,获得最大的报酬。”,医生也是人,医药公司仍然是需要金钱去运转的企业。以影片中的格列宁原型格列卫为例,仅研制的经费就砸了50亿美元,再加上长达几十年的研发周期,这种高昂的投入,仅仅靠济世救人的情怀是无法支撑的。

因此,在专利保护期内,药企自然会经由过程将药品的价格定高,以收回成本并进行盈利。诚然,各国政府乃至联合国似乎可以经由过程强制的定价等行政干涉干与,将药价控制在大多数病人能接受的范围,但如此一来,专利的经济利没有了,由此诱发的创新力自然也会消失殆尽,而一旦新药不再研发,面对着层见叠出的抗药菌、耐药菌,人类很快就会退回到瘟疫横行的黑暗时代。

为何不克不及允许民间自发引进仿制药?印度有专利强制许可,当然也包括老挝、孟加拉国等不发达国家,这主要是为了防止落后国家买不起专利药而带来的国民医疗乃至国家安全问题。那么如果允许民众自发购买仿制药,问题不就解决了嘛?其实那样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影片的主角原型是陆勇,我们的身边却有英雄和救世主,可现实生活中,像张长林这样的人也绝不在少数。印度的药企,也并不是各个如影片中的印度老板那样,宅心仁厚。看影片中程勇和吕受益在推销初期遇到的挫折,就不难发现,诚信体系的建设,药物安全的保障路途依然漫长。

于是一个似乎破不开的死局,就摆在了大家的眼前。

专利药,天价,买不起,钱花光,等死;

专利药,降价,无利润,不研发,玩完;

仿制药,引进,不安全,有假药,危险;

而事实上,回溯国家乃至整小我私家类的历史,也正是在战胜一个又一个这样看似破不开的死局中不断进步的。人民日报报道——

——2016年和2017年,经过两轮国家医保谈判,大幅降低了十几种抗癌靶点药的药价,并纳入医保目录,其中不乏曲妥珠单抗等需求量较大的抗癌药

——今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从促进仿制药研发、提升仿制药质量疗效、完善支持政策三大方面提出了15条指导意见。

——今年5月起,国家实行进口药品零关税;同时,财政部联合海关总署、税务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也发布了《关于抗癌药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对进口抗癌药品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

问题仍然很多,但从国家到医生再到病人,没有人有哪怕一刻放弃过努力。可以说好消息愈来愈多,甚至说《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能上映,这本身就是进步。就像陆勇所说:“目下当今找我帮忙买药的人很少很少了,这是一个好事儿。”我们一定能战胜癌症、艾滋等等疾病,就像曾经战胜天花一样。

无论是电影中囚车外病人摘下的白口罩还是在世界各个地方都在迎风飘扬的红丝带,都在宣示着,我们所要去到的未来,是一个没有瘟疫、偏执、战争的美好世界。没有人是药神,世界上也从来没有过神,但我们目下当今所生活的世界,是比古人想象中的神仙道场更美丽的所在。只要继续努力,玉山白雪将不再飘零,灾荒和战火将变成书中记载的远古传说。

我不是药神,我是一个考点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