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数大了还要看孩子,“金牌外婆”也吃不消

2018-07-24 09: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原标题:岁数大了还要看孩子,“金牌外婆”也吃不消

连邻居都说“如果没有能力和精力,就别生二孩了,免得祸害父母”

“金牌外婆”也吃不消了

来自湖南湘中娄底地区的小陈财会院校毕业,在长沙工作两年后,遇到了来自北方的丈夫阿威。2008年,两个性格开朗的人很快走到一起。丈夫的五金店生意不错,而在餐饮公司任会计的小陈,还能帮老公处置惩罚下账目。每周可以看个电影,小日子过得轻松惬意。

两年后的2010年冬天,小陈的母亲彭阿姨来到了长沙——女儿怀孕了,公婆一直身体不佳,只有请她走出大山。

乐天的彭阿姨年近70岁,一头白发和标志性的高嗓门,很快成了小区的明星。更有目共睹的是她的体力,一手提着10多斤重的菜上四楼不带喘气。

比较抗拒洗衣机的彭阿姨习惯用手搓洗衣服,连带做饭菜打扫卫生,一天两个多小时就能够搞定,瞬间成了小区里家家羡慕的“金牌外婆”。

更让阿威夫妻放心的是,老人家一点都不思乡——满口的乡音一张嘴,立刻会聚拢一大波同样来自娄底及周边地区的爷爷奶奶。

小区里住着的20多位“高龄保姆”,大多因为儿女生二孩来到长沙的。一朝一夕,他们入手下手抱团,一起晨练,下战书在小区花园亭子里开谈话会、打牌,晚上跳广场舞。在这群老人中,年轻时见过世面的彭阿姨伶牙俐齿,一来二往,圈粉无数。

“这个肚子有点尖,怀的位置高,肯定是男孩。”彭阿姨成为老人圈的“核心人物”有着独特的缘故原由:只要她坐在小区花园亭子里点评过的小区怀孕女子,性别判断基本无误,堪比医院的B超诊断。

2011年春,婷婷在湘雅附二医院出生。

因为身体不好,出生头一年,婷婷去了十几次医院,还不包括在新生儿科的那一周。疼爱头孙的彭阿姨把婷婷视为掌上明珠,每次去医院都要自己去送,结果坐公交车下车时摔了一跤,在床上躺了近半个月。

但那时,婷婷对外婆只有朦胧的印象。因为在她3岁时,舅妈也生了一个女儿。那个每天晚上给她讲故事、腿脚有些不灵便的外婆回到老家,肩挑另外一个家庭的重任。

母亲离开后,小陈也辞职回家赐顾帮衬女儿。“上了个好点的幼儿园,三天两头开家长会。还有一堆的作业要辅导。”身高1.7米的小陈这才发现,自己处置惩罚起家务来远不如母亲利索,她入手下手猛烈地怀念母亲的好。

阿威和小陈入手下手“关心”远在500里外的母亲,隔三差五德律风嘘寒问暖,并时不时地撩两句:“6栋的张阿姨她们老是念叨着你啊,打牌总是少一小我私家”之类的,温情地唤起母亲对“长沙美好生活的向往”。

这一等就是快3年,小陈又怀了二孩。灰溜溜的彭阿姨赶到了长沙,她觉得这次肯定是个男孩。

但希望落了空。2014年秋天,胖嘟嘟的女娃甜甜降临于世,一家人像上紧了发条式地连轴转。

“我和老妈分了工,两个孩子我来带,她负责买菜做饭洗衣搞卫生……”小陈说,担心70多岁的老母亲身体吃不消,她放弃了在其他小企业的财务兼职,专心做起了全职太太。

对面的邻居谭谭最早看出了彭阿姨的腰痛问题。“(她)买菜上楼还不用扶梯,但经经常使用手支着腰,叹着气。”她常劝楼里的邻居,如果没有能力和精力,就别生二孩了,免得祸害父母。“像我一样多好,女儿高二了,过一年就彻底解放”。

这之后,小陈两口子第一次爆发了争吵。

小陈认为,老妈年岁大了,身体吃不消,该回农村家里休养。而阿威则觉得,在长沙可以去好的医院治疗,回去也是带孙女,一样都是累。“那你爸妈为何不来长沙带孩子也看看病?这几年都是我妈在帮忙?是谁也受不了啊!”暴怒的小陈一气之下近半个月没和丈夫说话。

半年后,老人回到了家乡,不是因为身体不适,而是儿媳妇给她添了一个孙子,乐得她屁颠屁颠地回了娄底。

这一次,她特意坐了一趟高铁。

“我觉得那一年过得简直让人抓狂,哪有什么社交、娱乐活动,每天连看手机的时间都没有,活得像个机器人。”小陈说,考虑到早上要送大女儿去读幼儿园,她每天有意岔开两个女儿的休息时间。晚上8点多就让婷婷自己洗漱睡觉,之后带小女儿甜甜去附近的圭塘河边逛街,10点左右才带她入睡。第二天清早起来买菜准备早餐,并把婷婷送到家门口的私立幼儿园。之后,再招呼刚刚起床的甜甜……

周末,她会把两个女儿带在身边一起做游戏、讲故事,培育种植提拔姐妹间的感情。

懂事的婷婷渐渐变得缄默沉静,但已能帮妈妈分忧。放学后,她会用推车带着妹妹散步,喂她瓶装的液态奶,甚至帮忙换下尿布。

婷婷入手下手愈来愈怀念外婆牵着自己的手、讲故事的日子,入手下手不断地给外婆打德律风,催促她回长沙来。但得到的,总是直截了当的回复。

阿威则继续做着妻子小陈的工作——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男孩,老父亲还是希望能有个孙子继承香火。阿威的父母知道小陈的辛苦,承诺孙子出生后,阿威的两个姐姐会轮流来湖南帮忙带孩子。如果还是女孩,就不再催他们生了。

2017岁首年月夏,这个家庭的第三个孩子,男孩儿豆豆降临了。

千里之外的姑姑应约前来赐顾帮衬,让家人惊喜的,还有已经77岁的外婆也到了长沙。看着圆鼓鼓的外孙,笑开花的老人开口定了小名:“胖得像颗蚕豆,叫豆豆吧。”

“老妈下个楼都难了,我们也不敢让她动手做什么,就是看着两个在家孩子的安全就好。”小陈说,坚持半年后,她们还是劝母亲回了老家。

临行前的那晚,彭阿姨坐在外孙房间里整晚没睡。早上,在3个孙辈的枕头下,各自放了一个缝有玉观音像的平安荷包。阿威则带上大包小包的礼物,开车送岳母回了老家。“我知道她两边都放不下,但她这一生也操够心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