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龄独身只身妈妈非计划内生育,不克不及领取生育保险,提起了行政诉讼

2018-07-21 17:24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每日人物马延君报道

张萌(化名)是一名在上海的独身只身妈妈,她有一个一岁大的孩子。

因没有结婚证,她生育后至今无法享受生育津贴和生育医疗费。她决定为自己乃至独身只身妈妈们的权益而战,但始终碰钉子。

“这不光关系到我一小我私家的权益,剥夺独身只身妈妈生育期间的米饭钱是特别很是不人道的,而且这是对独身只身妈妈,对特殊人群的歧视!”

2018年6月28日,她将自己的维权经历写了出来。

7月19号,张萌决定再次起诉上海市社保中心,并申请对上海生育保险办法进行合法性审查。

高龄独身只身妈妈非计划内生育,不克不及领取生育保险,提起了行政诉讼

网络图。

?“我把宝宝带到这个世界上来”

2016年秋天,一场意外怀孕改变了张萌的人生轨迹。做完检查,医生叮嘱她,要尽快做出决定,越早决定对她的身体越好,医生似乎默认了,她一定会放弃这个孩子。但已经属于高龄产妇的张萌实在不想放弃这个属于自己的小生命。

生不生这个孩子,张萌和家人进行了沟通,出乎她意料的是,七十多岁的父母对此并没有透露表现强烈的反对,甚至对小宝宝的到来很是欣喜,身边当了妈妈的闺蜜也都支持她生下宝宝。

就这样来年的夏天,张萌成了一位独身只身妈妈。

“如果父母反对,我心理压力会很大,但目下当今社会上对独身只身妈妈的接纳度高了很多”,张萌对每日人物说。采访中,张萌要求将其姓名,工作信息一概隐去。

张萌觉得自己足够勇敢,只要别人不在她面前说些什么,她就不会在意。甚至决定到了合适的时间,就决定和孩子坦白沟通这件事。

她告诉每日人物,自己在外企工作,已有上海落户。经济上自己收入尚可,但为了宝宝还是放弃了在上海买房的设法主意。目前她租住在黄浦区。

“和孩子的生命相比,这些都是微乎其微的小事”。独身只身妈妈张萌在孩子生下来前,她做好了准备。

不过,她仍有最担心的事,自己没有结婚证,那生育孩子的一系列手续,包括最让她担心的孩子户口,该怎么办?

怀孕期间,张萌仔细研究了国家有关生育的全部法律后发现,并没有对未婚生育做出明确限制。但在实际办手续过程当中,张萌还是遇到了不少麻烦。

去辖区街道办理开证明,“你别想在我这里开出任何证明,你这么大本事可以把户口办下来你去办好了”,街道办公室计生办公人员这样对张萌说道。

当地派出所也其实不清楚独身只身妈妈办理孩子户口的相关规定,直接拒绝了她的落户请求,理由则是:“没有这回事,不给办”。

张萌没有放弃,她在德律风里跟对方力排众议:“国家2015年下达的96号文件已经有明确规定,非婚生育的无户口人员,本人或者其监护人可以凭《出身医学证明》和父母一方的居民户口簿、非婚生育说明,按照随父随母落户自愿的政策,申请办理常住户口登记。你没有道理不给我办,而且浦东区之前已经有一个独身只身妈妈是办成了的,你不清楚就应该去了解这些规定……”

就这样,产后第三天,张萌坐着轮椅去医院办公室办好了出生证,然后依次办好了户口和孩子的医疗保险,孩子的事情解决完了,张萌发现自己的生育保险出了问题。

办不下来的生育保险

张萌这些年工作,公司一直为其正常缴纳相应保险金额,生育后本应正常领取生育津贴和生育医疗待遇。

职场女性在休产假期间,公司不开具工资,而是由生育保险补齐产假期间工资。这是社会保险法对女性生育权利的保障,这包括生育津贴和生育医疗待遇。

没有结婚证,社区服务中心拒绝受理,要求张萌出具计划生育证明的申请。对方依据的文件是,《上海市城镇生育保险办法》第13条和第17条规定,申请领取生育生活津贴、生育医疗费补贴,必须提供属于计划内生育的证明。

没有结婚证,就没有计划内生育证明,也因此,张萌无法在上海领取到她应得的生育保险,这让张萌很不服气。

而且她还发现,这并不是她小我私家的的处境。她怀孕后接触到一些独身只身妈妈,她们也曾遇到这种无法办理生育保险。

“这不光关系到我一小我私家的权益,剥夺独身只身妈妈生育期间的米饭钱是特别很是不人道的,而且这是对独身只身妈妈,对特殊人群的歧视!” 她决定要为自己的生育保险讨要一个说法。

“实际上是与其上位法冲突,减损了公民权利并增加了公民义务。”,张萌解释,《社会保险法》有关生育保险的条款,以及《劳动法》都未规定享受生育保险必须以“属于计划内生育”为前提条件,而《上海市城镇生育保险办法》要求必须有计划内生育证明才能办理。

“希望为后来者做点事情”

2017年7月,在街道不肯开具计划生育证明后,张萌当月即提起行政复议,这也是上海第一起关于未婚生育的行政复议申请,经过了延长、中止、恢复的漫长行政复议后,2017年11月,黄埔区政府复议中心维持了原来的行政决定:在上海,没有结婚证的独身只身妈妈依旧领不到她们的生育保险。

一个月后,张萌对街道和区政府提起了行政诉讼。一名行政诉讼律师对张萌透露表现,此举成功率几乎为零,没有任何经济价值。2018年4月,诉讼结果下达,张萌败诉。

其他独身只身妈妈的诉讼带来的结果,张萌受益于此,也给了张萌继续行政诉讼的动力。

“如果没有她们,估计我之前的事情也不会很顺利,我也希望为后来者做点事情。”张萌告诉每日人物,一个独身只身妈妈对户口的诉讼,让她在办户口和去医院建卡的过程当中没有受到很大的阻力。

7月19日,张萌再次向辖区政府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社保中心依法给予其相应的保障,并同时申请对《上海市城镇生育保险办法》进行合法性审查,建议取消其中关于申领生育生活津贴、生育医疗费补贴的妇女必须具备“计划内生育”的条件的规定,其申领津贴、补贴的手续也应取消“人口和计划生育管理部门出具的属于计划内生育的证明”。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