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糖杀人案”李锦莲申请4100万赔偿

2018-07-19 05: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原标题:“毒糖杀人案”李锦莲申请4100万赔偿

“毒糖杀人案”李锦莲申请4100万赔偿

7月18日上午,李锦莲前往江西省高院递交国家赔偿申请。代睿 摄

江西省高院已正式受理国家赔偿申请;李锦莲向江西省监察委要求追究当年办案人员刑事责任

7月18日,“毒糖杀人案”当事人李锦莲向江西高院递交国家赔偿申请书,提出共计41402694.6元的国家赔偿,并要求法院就当年错判酿成的影响向自己赔礼道歉。

目前法院已正式受理该申请。

今年6月,江西高院再审20年前的“毒糖杀人案”,李锦莲在服刑19年后被宣告无罪。

此外,作为“平冤”当事人,李锦莲向江西省监察委递交了两份《刑事控告书》,要求监察委在查清事实的情况下,对当年的办案人员追究相关的刑事责任。

据记者梳理,在错判的刑事案件中,李锦莲是第一个明确向监察部门申请追责的当事人。

李锦莲提出2000万精神损害抚慰金

直到李锦莲出狱,他已失去自由7175天。

1998年10月9日下战书约6时,江西省遂川县横岭乡茂源村里,时年11岁的小林与10岁的弟弟小红在家附近的石壁上捡到四粒“桂花奶糖”,食用后不久中毒死亡。警方从现场发现三张“桂花奶糖”包装纸。经鉴定,糖纸上被检出“毒鼠强”成分,小林、小红是“毒鼠强”中毒死亡。10月10日,48岁的村民李锦莲因有重大作案嫌疑被警方带走。同年12月22日,李锦莲被批准逮捕。

1999年,吉安地区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李锦莲死刑缓期执行。从此,李锦莲入手下手了长达19年的申诉。经最高法指令再审后,2018年6月1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再审宣判,判决赔偿请求人无罪,并予以释放。

昨天上午,李锦莲在两名律师的陪同下,向江西高院递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向江西高院提出共计41402694.6元国家赔偿,其中包括公民人身自由的赔偿金10902694.6元、公民生命健康权赔偿金100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万元以及历年申诉的实际支出50万元。

其中,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李锦莲及其律师认为,家庭成员因为他的案子遭受了巨大创伤:比如李锦莲女儿因为20年一直为父亲申冤,至今未能成家;以及2011年本案第一次再审时,李锦莲的母亲尚在人世,如果当时案件得以纠正,母子尚可团聚。李锦莲母亲于2012年去世,其临终前仍未能见到儿子重获自由。

此外,李锦莲要求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法院为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据了解,江西省高院已经收下李锦莲的赔偿申请书,并开具了收讫凭证。

平冤后首次提出刑事控告

在递交国家赔偿申请的同时,李锦莲还向江西省监察委递交了两份《刑事控告书》,透露表现当年案发后,妻子因为案件非正常死亡,自己则在案件查询拜访过程当中遇到各种违法查询拜访手段,李锦莲要求法院对参与案件的公安人员,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

今年5月18日,江西省高院第二次开庭审理李锦莲案。庭审中,辩护律师刘长称李锦莲曾遭遇刑讯逼供、疲劳审讯和非法取证。

刘长认为,在卷宗中可以发现,疲劳审讯明显,如在1998年12月14日,仅这一天就有上午、下战书、晚上三份笔录,存在讯问到凌晨3点、凌晨4点到8点等情况。

对此,检方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李锦莲的有罪供述是经由过程刑讯逼供、疲劳审讯和非法取证得到,李锦莲在看守所的档案也未显示其被刑讯逼供。

但检方也在庭审中提出,公安机关在办案体式格局、方法和相关程序上有不当的地方:“在对李锦莲采取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后,把李锦莲带到派出所和刑警大队二十多天连气儿审讯取得有罪供述,对李锦莲7岁儿子的询问时间从12月8日到10日,不符合刑诉法不得超过12小时的规定。”

昨日,刘长告诉记者,江西省监察委的工作人员收下两份《刑事控告书》,并留下李锦莲与律师的联系体式格局。

■ 对话

身体自由了,但心里高兴不起来

重获自由1个半月,李锦莲的生活却还没有恢复正常,甚至变得“更不好”,他的女儿李春兰告诉记者,李锦莲回家后吃不下,睡不着,有时,她还会看到父亲躲起来偷偷地哭,问到李锦莲缘故原由,他回答说除出狱后感触感染到的各种落差以外,妻子当年的死亡,是他一直解不开的心结。

新京报:恢复自由一个多月,你感觉怎样?

李锦莲:很不好,我目下当今是身体自由了,心里却高兴不起来,吃不下睡不着,以前在监狱里就这样,随便吃点药就过去了。目下当今他们说让我去医院检查身体,可是检查一下就要几千块,我目下当今什么都没有了,我想等国家赔偿下来之后再去。

新京报:你目下当今住在哪里?

李锦莲:村里的房子不克不及住了,之前在我妹妹家住了一阵,但总归不方便。我目下当今住在女儿同学的一处空出来的房子里,也在(遂川)县上。

新京报:你的老家变化大吗?

李锦莲:太大了。遂川县我以前经常来,闭着眼睛我都知道怎么走,但这次回来我连路都不认识了。街上很多多少超市。我跟女儿去买东西,很多东西是做什么用的我都不知道。

新京报:你回到老家村里第一件事做了什么?

李锦莲:去拜了我母亲和我的老婆,告诉她们我清白了,还去给我的律师朱中道(李锦莲最早的辩护律师,在案件无罪宣判前已经去世)也说了,感谢这些年帮助过我的人。

新京报:你见到了以前的邻居朋友吗?

李锦莲:我见到不少以前的邻居,还有亲戚专门来看我,我一个堂兄家的侄子就来了好几趟。邻居们看见我都说“亏你吃了这些苦”,我就回他们说“别提了,这个事情冤得我太苦”。

新京报:你有无见到当年受害人一家?

李锦莲:没有见到,我的房子不克不及住了,回村里的时间很少,回去也是很快又离开。如果再见到,大概会问问他们知不知道我老婆究竟是怎么没的。

新京报:你女儿为这个案子奔波了20年,你有无考虑过女儿的婚事?

李锦莲:我耽误了我家孩子20年。目下当今看看,她同学的孩子最小也上初中了,她妈妈去世的时候只比她目下当今大一岁。她目下当今还没成家,我觉得是我连累她。

新京报: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李锦莲:我目下当今就想赶快申请到赔偿,也想赶紧让相关部门查清楚我老婆是怎么死的,这是我20年的一个心病,可能这个问题解决了,我就可以正常生活了。

■ 专家解读

刑事控告后由监察委决定是不是追责

针对李锦莲提交的《刑事控告书》,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专家洪道德教授解读说,按照《监察法》的规定,对冤案错案的追责有两种体式格局,一是相关办案机关主动启动追责程序,立案查询拜访分清责任大小,然后将责任人交给相关机关进行处置惩罚,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

二是当事人向监察机关提出控告,可以是刑事控告,也能够是行政或者司法控告,监察机关查询拜访后,认为构成犯罪的,按照刑事的司法程序进行处置惩罚,认为存在渎职或者侵犯公民权益,但未达到犯罪程度的,进行处分或者其他处置惩罚。

根据今年3月份入手下手实施的《监察法》,监察机关的职责包括对涉嫌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权力寻租、利益输送、徇情枉法以及浪费国家资财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进行查询拜访。同时,按照监察程序,监察机关对于报案或者举报,应当接受并按照有关规定处置惩罚。

新京报记者 王巍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