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电影源于真实故事,电影主人公在现实生活中叫陆勇

2018-07-13 21: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我不是药神,最近刷屏各大荧屏。在这次电影当中讲的是主人公程勇在印度走私了一匹慢粒白血病的特效仿制药,这类药相比起国内的药效相同,而且价格低了很多倍。入手下手的时候程勇为了赚钱入手下手贩药,到后来为了患者贩药。这是一种从自私走向无私的过程。这部电影也不负众望,取得了高票房,并且有着不错的口碑。

我不是药神取材于真实的故事,电影中主人公"程勇"真名叫做陆勇,是无锡振生针织品有限公司和无锡绿橙国际贸易公司法定代表人。已经50岁的他,有着一个3913个粉丝的加V微博@药侠陆勇,其实他还有个更长的头衔,"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

6月8日,陆勇发微博,对电影《我不是药神》透露表现了不满,称电影的预告片和花絮在网上发布以来,给自己带来了不小的困扰。“预告片中的‘我’是一个卖印度神油的小东主店东,从非法贩卖印度药品中赚了大钱,抱着一大堆钱睡觉。大家出于对我的关心和支持,纷纷向我表达了对该片的不满,认为会让观众觉得我真的从中赚钱,损害了我的名誉。但是我想,公道自在人心,只要我确实没有干过对不起良心的事,我就能够睡得安稳。”

我不是药神|电影源于真实故事,电影主人公在现实生活中叫陆勇

2002年,34岁的陆勇被确诊慢粒白血病,吃了两年的瑞士抗癌药"格列卫"。"格列卫"23500元一盒,平均一粒药200元。慢粒白血病患者笑称,每吞下一粒药,都是在吞钱。陆勇前前后后购买"格列卫"花了56.4万元。不堪重负的他改用印度仿制药,价格仅是瑞士药的二十分之一。陆勇后来将印度仿制药又推荐给了其他病友,还帮忙代购。

2004年9月,陆勇经由过程他人从日本购买由印度生产的同类药品,每盒价格为4000元。陆勇使用药品仿单中提供的联系体式格局,直接联系到了印度抗癌药物的经销商印度赛诺公司,入手下手直接从印度赛诺公司购买抗癌药物。陆勇经由过程自己服用一段时间后,觉得印度同类药物疗效好、价格便宜,遂经由过程网络QQ群等体式格局向病友推荐。网络QQ群的病友也加入到向印度赛诺公司购买该药品的行列。陆勇及病友经由过程国际汇款体式格局向印度赛诺公司支付购药款。我不是药神|电影源于真实故事,电影主人公在现实生活中叫陆勇

在此过程当中,陆勇还利用其懂英文的特长免费为白血病等癌症患者翻译与印度赛诺公司的往来电子邮件等资料。随着病友间的传播,从印度赛诺公司购买该抗癌药品的国内白血病患者逐渐增多,药品价格逐渐降低,直至每盒价格200余元。

司法机关查明,共有21名白血病等患者经由过程陆勇先后提供并管理的罗树春、杨慧英、夏维雨3个银行账户向印度赛诺公司购买了价值约12万元的10余种抗癌药品。陆勇为病友们提供的帮助全是无偿的。对所购买的10余种抗癌药品,有"VEENAT100"、"IMATINIB400"、"IMATINIB100"3种药品经益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出具的相关鉴定,系未经我国批准进口的药品。

根据我国《药品管理法》规定,进口药需要经过临床监测,还需拿到药品进口注册证。因此,陆勇代购的这些印度仿制药,即使在印度是合法生产,疗效也得到患者的认可,但是在国内它仍属于假药之列。

2013年8月下旬,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在查办一网络银行卡贩卖团伙时,将曾购买信用卡的陆勇抓获,陆勇因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被捕。

检方不起诉:若认定陆勇犯罪将背离司法应有的价值观

2014年3月19日,陆勇被取保候审。7月21日,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

2014年11月28日湖南沅江市法院对该案开庭,陆勇因身体不适、需住院检查,向法院提请延期。

2015年1月10日晚6点30分,陆勇和朋友一行3人从无锡飞抵北京,"我们在机场走着走着,发现陆勇没有跟上来,再一看他被警方带走了。"陆勇同行的一位朋友回忆称,机场警方带走陆勇的缘故原由是"网上追逃"。

陆勇的律师张宇鹏还记得,追逃机关是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北京警方是协助。

此后,有300多名白血病病友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

最后结局就如电影里看到的那样

我不是药神|电影源于真实故事,电影主人公在现实生活中叫陆勇

电影当中除故事特别吸引人之外,还有就是许许多多的经典的人物。很现实的回响反映了这个社会,一句法大于情,就使得故事更具有意义。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