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古树医生” 守护成都万余株百岁古树

2018-07-13 13: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90后“古树医生” 守护成都万余株百岁古树

查看古树外部情况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 但唐文)7月13日报道 在成都这座“公园城市”,生长着1万余株古树名木,年龄最长的已有2000多年历史,银杏、香樟、黄葛树、楠木......种类繁多。它们为我们净化空气、绿化环境,同时,也见证着这座城市的成长。

为了能让这些古树名木健康的生长下去,在成都有着这样一群人,他们为古树名木照料身体、治病救人,被人称作“古树医生”。28岁的刘方玲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她和其他三名同事共同负责全市所有古树名木的“身体检查”、救治等工作。

按照业内标准,古树是指树龄在百年以上的树木。

90后“古树医生” 守护成都万余株百岁古树

测量古树高度

空心?陈旧迂腐?还是有病虫害? 给古树做个CT

在青羊宫,刘方玲和她的同事们正在为一棵古树做检查而忙碌着。只见她们在树干约高一米处的地方绕树一圈,钉上七八颗小钉子。每颗钉子上都接着一根数据线,另外一端插在一台手持设备上。

“这是一台古树Picus声波断层扫描设备,每当敲击钉子的时候,相关的数据就传送到了手持设备上。”刘方玲说,数据在手持设备上会呈现不同的颜色,每一个颜色代表树干的健康状况。“比如蓝色代表空心,红色代表疑似陈旧迂腐,绿色代表有病虫害或异物。整个情况一览无余,这个过程其实就是给古树做CT。”

90后“古树医生” 守护成都万余株百岁古树

给古树做“CT”

过了十多分钟,该树树干体检报告显示并没有大碍,刘方玲贴近在树干上闻了闻后,便去查看古树的树叶。“其实,我们和医生一样,对于古树也要望闻问切。”谈起自己的职业,刘方玲认真的和记者聊了起来,古树不是人,不会开口说病情,所以就需要经由过程树叶、树干观察是不是有病虫,闻古树是不是有腐烂味道,同时用小榔头敲击树干听声响,用相关仪器检测树干内部情况。“树高、树径、树冠等数据都要统计起来,最终成为古树名木报告。”

“凡是古树,年龄都是上百年,健康状况不如青壮年。”刘方玲告诉记者,全市有1万余棵古树,她和几位同事要为这些树都设立建设一套健康档案,而且还要不定期进行巡查。“这个工作量特别很是大,每一年每一个人只能完成几百棵树的评估检测工作。”

90后“古树医生” 守护成都万余株百岁古树

给古树做“体检”

古树都有故事 治好一棵就是救活一条生命

“90后”、“千年古树”这两个词彼此之间似乎很遥远,也不会有多大联系关系,但是在刘方玲身上却将他们联系到了一起,90后的她要守护成都1万余棵古树。

“我特别很是喜欢去接触这些古树。”谈起对古树名木的喜爱,刘方玲打开了话匣子。大学时代,她所学的专业是植物病理学。在她看来,古树名木见证的是一个地方的历史,古树有多老,这个地方的历史就有多悠久。“每棵古树其实都有自己的故事,或许它是某个名人栽下,或许它是代表一个村的文化,或许它经历了某些故事。不管怎样,它们的存在就是历史的见证者。”

90后“古树医生” 守护成都万余株百岁古树

观察古树外部情况

“当看见一棵古树时,你会感触感染到自然带给你的震撼,同时,接触古树久了也会陶冶情操,心情也会变的很好。”2017年,刘方玲来到了成都市园林科学研究所工作,为了准确了解古树的分布情况和生长情况,她经常穿梭于成都的街头巷尾、山野林间,一年多以来,她已经为几百棵古树做了身体检查。

“有些古树生长在悬崖峭壁上,所以测量起来就特别很是的危险。”古树名木大多生长于山野间,甚至是茂密的森林中,跋山涉水,身体被林间的藤条、灌木等所刺伤是屡见不鲜,同时还要警惕被蛇、熊等动物攻击。所以相比于城市,在野外的工作才是对刘方玲最大的考验。

“当古树因为你的努力排除病患,最终可以或许继续健康的活下去时,会有救人一命的感觉。”工作带来的成就感让刘方玲觉得统统都值得。“如果有人给我说哪一个地方有棵古树怎么这么样,我一定会想办法去看一看,给它做身体检测,制定最好的保护方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