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打死不说”到“我想起来了” 检察官如何“唤醒”小偷的记忆

2018-07-12 09: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那天晚上我一直在车上睡觉,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我没什么可交代的!”嫌疑人走进审讯室,脚下一瘸一拐,嘴上义正词严……

—“那天晚上我正在车上睡觉,后来他把我叫醒了……目下当今我知道错了,谢谢您,检察官,给您添麻烦了!”嫌疑人走出审讯室,腿脚稍有些不利索,言语中带着愧疚……

一个傲慢无礼,“患有严重腿疾”;一个羞愧难当,腿部稍有不适,很难想象,这两个反差鲜明的形象竟是同一小我私家呈现出来的。

拒不认罪的嫌疑人

关某某,男,40岁,曾因犯盗窃罪被判处刑罚,2011年刑满释放。公安机关指控,关某某伙同李某某于2018年1月的一天凌晨,由李某某驾驶轿车至一村子附近,后步行进村,盗窃多个住户财物共计6000元。二人被抓获后,李某某稳定供称是关某某和他一起偷的东西。民警也调取到现场附近监控录像,录像显示有两名可疑男子在此期间驾车、停车、下车、进村、进院的部分片段。然而,对于公安机关的指控、对于李某某的供认,关某某完全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完整绝对用“睡着了,不知道”来回应,即便是被批准逮捕,关某某仍无丝毫悔罪之意。

有作案时间、有同案犯的指认,案发两日后二人即在同一地点被抓获,且关某某所谓“李某某开车、他睡觉”的辩解毫无证据支持,关某某无疑具有重大作案嫌疑。然而,案发现场并未提取到任何有价值的痕迹物证——李某某供称为了防止留下指纹,关某某一直戴着手套;监控录像未能清晰呈现可疑人员的相貌特征——因光线暗、距离远,监控摄像头仅拍摄到车辆及人员的行动轨迹及大致轮廓,面部细节无法经由过程肉眼识别。

要想凿实证据、有力指控,使企图挣脱法网之人得到应有的惩处,眼下还需要进行一定的补充取证工作,但如果能突破口供,势必会加快整个办案节奏。然而,关某某曾因盗窃罪被判处刑罚,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经过侦查阶段长时间、多次的政策教育,仍绝口不提盗窃一事,若想有所突破,并不是易事。即便如此,检察官还是决定试一试。

释法说理突破僵局

“你这腿是怎么了?”看着关某某一瘸一拐的样子,检察官不免疑惑。

“前年在外边干活儿的时候,被钢梁砸了。”关某某解释地很自然。

“走路一直都是这样?”

“这些年一直这样,我在看守所里也这样,不信你们可以调录像。”

“被抓那天,你不是走的挺利索的吗!”抓捕录像、搜查录像……检察官早已了熟于心,没有给关某某继续编故事的机会。不过,这倒是让检察官看到了关某某打算抗拒到底的决心。

“公安机关指控你涉嫌盗窃罪,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那天晚上我一直在姓李的车上,他开车、我睡觉,我什么都不知道,没什么可说的。”一贯的态度,一贯的理由。

“你上次犯罪被判刑后是2011年释放的,这次指控你的事是2018年,相隔时间已经超过了五年,就算是认定你构成犯罪,也不构成累犯,不会从重处罚的。”检察官试图打消他的顾虑。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看来他其实不是因为可能构成累犯,而有所顾虑。

“按照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这是你目前唯一能为自己争取的法定从轻处罚情节。”

“我什么都没干,有什么可供述的。”关某某的态度依然很坚决。

然而,关某某的坚决并没有消磨检察官的士气,检察官不紧不慢,转而给关某某普及起法律:“犯盗窃罪,情节一样平常的,是在三年以下量刑,包括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还会处以罚金。入罪标准有几个,要么是数额达到二千块钱,当然,有盗窃犯罪前科的,一千块钱就构罪,要么具有入户等情节。”

关某某似听非听的样子。

“你这案子,虽然说被害人被盗的财物有不少,但因为有些物品无法作价,目前可以或许认定的也就六千多块钱。即便有入户情节会从重,但很多东西都已经从李某某那拘留收禁了,发还给被害人,也能酌情从轻处罚。你觉得如果给你定罪,会怎么判刑?”检察官告知了法律,摆清楚明了事实,说清了情节,想试探试探关某某的心理防线是不是有所松动。

“没想过,不知道!”关某某依旧排斥。

“你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检察官用她的安然平静,对抗关某某的顽强。“你这案子如果起诉到法院,最少也要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就算到时候你供述了犯罪事实,法官顶多在判决书里写上你认罪,但量刑时不会考虑太多。那是因为你之前从没如实供述过,不克不及适用从轻处罚的法律条款。”检察官稍作停顿,“当然了,如果你想获得从轻处罚,也不是没有机会。”

关某某没打断,也没吱声。

“我们目下当今正在推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如果你认罪认罚,同意我们提出的量刑建议,并且在律师的见证下,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我们会把具结书交给法院,书面建议法院对你从宽处罚。如果你全面交代事实,认罪态度好,我们甚至会考虑建议法院对你判处拘役,法院一样平常都会采纳我们的量刑建议。而且,我们还会建议法院适用速裁程序审理,这样,你很快就可以知道判决结果。”

关某某半信半疑。

“审讯室里都有监控录像,我和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录在里面,我会对我说的话负责。”检察官手指监控探头,争取关某某的信任。

检察官没有催促关某某回答,而是随手取出空白的认罪认罚具结书。“值班律师就在门口,如果你愿意认罪认罚,我们一会儿就能够请他过来,我们提出量刑建议,你在上面签字确认。如果你不愿意,我目下当今就请值班律师回去。”检察官一边说话,一边朝门口走去。

被“唤醒”的记忆

“您先等会儿,我想起来一点儿。”关某某的语气明显发生了变化。

“想起了什么?”检察官追问。

“那天晚上我正在车上睡觉,后来姓李的把我叫醒了。”

“叫醒你干什么?”口供突破在即,检察官一改刚才不紧不慢的节奏。

“叫我弄东西呗。”

“什么叫“弄”东西?

“就是和他一块偷东西。”检察官听到此处,内心恍然大悟。

“你们把车停在了什么地方?”讯问终于进入核实案情阶段。

“就停了一条马路上,正对着村口的马路,两条路垂直。这么着吧,我给您画个图。”如此的积极主动,和刚才的他真是一如既往。关某某画的路线图,和监控录像里两名可疑男子的行进轨迹完全一致。“进村之后,我们就入手下手找地儿。”关某某入手下手主动陈述事实经过。

“找什么样的地儿?”

“找没锁门的院,直接走进去。”这与被害人所述房门未锁、窗户等处未被损坏相吻合。

“你俩怎么分工?”

“我进去偷,他在外面等着。”监控录像确有显示:一人入户、一人在外。

“你进去怎么偷?”

“我就翻柜子、拿衣服,把衣服拿到屋外,翻出东西,衣服就扔在门口。”这也与被害人所说在家门口发现衣服散落在地相互印证。

“你当时穿什么衣服?”

“我穿了一双白色旅游鞋,一身深色衣服,还戴着帽子和手套。”虽然监控录像不很清晰,但嫌疑人头上的帽子和脚下白色的鞋子还是十分显眼。

“为何要戴着手套?”

“天冷,保暖用。”现场勘查没发现指纹,这也就是缘故原由所在,尽管关某某的理由有些站不住脚,但已无关大碍。

接下来,关某某又主动交代了窃得的财物、使用的工具,都与在案证据逐个对应,且本人还透露表现愿意积极退赔。

案情核实完毕,在值班律师到场的情况下,检察官展示了全案证据,重申了量刑情节,在认罪认罚具结书上写下“适用速裁程序、判处拘役六个月并处罚金”的相关建议,关某某签字认可,值班律师确认无误。

“早点交代多好,就不用这么费事了。”检察官想看看关某某怎样解释前后的变化。

“以前是没想起来,今天又想起来了。”想必关某某自己也觉得这个理由实在牵强,不过是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罢了。

“检察官把你从轻的情节给你考虑进去了,还提出了从轻的量刑建议,你到了法院也得保持好的认罪态度。”值班律师一同巩固教育转化的成果。

“你回去告诉同监室的人,认罪认罚能从轻,别老抱有侥幸心理,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检察官补充道。

“是是是,谢谢检察官,谢谢律师,给你们添麻烦了。”关某某不好意思地笑着,边说边走出审讯室,步伐已不似刚来时那般艰难。

“腿脚利索不少?”检察官忍俊不禁。

“我这腿时好时坏,一阵儿一阵儿的。”关某某难掩羞愧。

后记

案子很快移送到法院,不用制作结案报告,不用亲自出庭(速裁程序由专职出庭公诉人出庭),法院开庭当日即宣判,判处被告人关某某拘役六个月,罚金人民币1000元。

办案手记

案子不大,成就感不小:节约了司法成本,提高了质量与效率;改造了嫌犯,消除对抗;同时,还为弥补被害方损失争取了可能,为尚不认罪的嫌犯鼓动宣传了政策导向。认罪认罚从宽,检察官在行动!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