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冒号之激昂大方,结违法之欢心!

2018-07-09 05: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7维愈来愈来看不懂法治了!明明法治讲的是法律是底线,需要的不单单是执法者公正无私、严格执法,更需要全体国民守法,需要公民面对执法者服从优先、质疑后置!


而代表国家执法的警察,除非是故意和过错,否则警察小我私家无须为执法后果或执法中的意外承担责任!


法律必须首先保护执法者自身享受公正、正义,必须首先保证执法者自身的绝对安全!


可最近几年来所发生的一个个案例,却在一次次的击穿法律的底线!

而在这些案件背后,除霉体、公知、砖家、叫兽们的黑手,我们更发现一些冒号的黑影!


冒号们的逻辑特别很是简单,就是统统为他头上的帽子服务、为他所想要的政绩服务、为他所自认为的形象服务!


所以,在这些冒号眼中,正义与法律从来不是他们所考虑的问题。最起码不是首要问题!


而这些只想升官、没有负担负责的冒号,往往会用“负担负责”、政治站位、大局意识等等堂而皇之、卑躬屈膝的唉声叹气进行深度包装,混淆黑白以达到肮脏目的。


而近日,舆论场上闹的沸沸扬扬的民警合法开枪击中行凶暴徒被判有罪一案,更是让7维深感有一股势力在用冒号之激昂大方,结违法之欢心!

他们用法律的名义,在做着摧毁中法律王法公法治根本的事!最狠毒的破坏中法律王法公法治进程的手段,莫过于此!


一位持凶器行凶的暴徒,在面对警察的警告,竟欲用铁锤锤杀民警。民警警告无效开枪射击,暴徒受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本来检察机关经过现场查询拜访,已经认定民警开枪合法,各大媒体点赞警察开枪果断,但不料一年之后却突然发生大逆转,合法开枪击伤行凶暴徒的警察从英雄的神坛被打下,跌入罪犯的深渊。


用冒号之激昂大方,结违法之欢心!


而理由仅仅是警察选择开枪的理由!他们真的是为了打击警察无所不用其极啊!歹徒手持凶器公然行凶,现场瞬间一成不变充满不确定也无法预知的各种风险,仅仅歹徒扔掉了铁锤就可以确定歹徒已经安全了?这特么是典型的阴险与耍坏!


去年被暴徒当场杀死的民警曲玉权、民警常群勇、民警赵天昱、辅警杨强,今年被暴徒杀死的民警杨雪峰等等,这些暴徒在杀害民警的前一瞬间,有谁能说他们危险了?可是他们就是在外面看上去特别很是安全无害的时候,突然对人民警察痛下杀手!而行凶的凶器也多属小小的水果刀,藏在身上警察根本无从发现!


用冒号之激昂大方,结违法之欢心!

谁能想到表面上安全无害的这名歹徒

突然对民警下死手呢?

如果不是杨雪峰的牺牲

这又是霉体攻击中国警察暴力执法的好机会


用冒号之激昂大方,结违法之欢心!

曲玉权处置警情

又如何能判定他所服务的“人民”中

隐藏着一位要杀害他的暴徒?


用冒号之激昂大方,结违法之欢心!

湖南隆回暴徒杀人惨案

也是在一瞬间

突然双手拿出凶器


大连的这名开枪警察,在电光火石的刹那、在心理高度紧张的状态下,如何能判定想用铁锤砸死自己的暴徒身上就没有这么一把小小的却可以要他命的水果刀呢?如果就可以确认自己已经安全了呢?


用所谓“开枪时间、开枪时机”来推断该民警滥开枪,就是无中生有的耍无耻,就是在恶意收缴中国警察用以捍卫国家政权、保护人民安全的枪支。


然后,法院判决国家对行凶暴徒家属赔偿187万!行凶杀人反而让国家赔付巨款,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法治样子容貌?


而受伤的围观者也获利170万的巨额赔偿!难道这是鼓动勉励国人遇到此类警察抓捕、制止暴力犯罪现场时,向前近距离围观吗?


无视警察的警告与疏散,执意近距离围观,即使被警察的子弹所伤,其后果也不克不及由国家或者警察小我私家承担,而是应当由围观者自己承担!


而这些冒号不考虑这些事实与后果,用自己的无耻激昂大方,去结违法者的欢心!


是的,违法者、无视警察警告者都欢心了,警察却变成了罪人,法治被重重踩碎!


这样的激昂大方与欢心还有很多!


我们一定还记得山西被霉体虚构、造谣的那起“民妇因讨薪被警察打死”一案。虽然后来所有的证据、监控视频都已经还原了真相,是民工违法、殴打保安、对抗警察、暴力袭警,民妇死亡纯属意外。可是结果呢?冒号考虑了所谓的“舆论”、考虑了自己的帽子、考虑了违法者的利益,却偏偏没有考虑法律、没有考虑事实、没有考虑处置民警的权利!事后不单单是民警被判决有罪,违法民工也同样获得巨额国家赔偿。


用冒号之激昂大方,结违法之欢心!


我们还记得当年惊动全国的“人大校友”包装起来的警察打死人大高材生案,虽然事实证明真相是国资委官员因嫖娼被抓拼命对抗、逃跑致死。可最终的结果呢?冒号没有考虑警察执法的正当性、权势巨子性,也没有考虑警察面对暴力抗法必须制止、面对违法者逃跑必须追击,更没有考虑违法者要为违法行为负全责这一基本的法治原则,于是警察被追责,违法者的家属一样获得巨额国家赔偿!


我们也记得去年的东莞所发生的男子砸运钞车被押解员开枪击毙一案。经过霉体、公知的集中炒作,男子打砸纺运钞车成功的变成了无辜、负责任的押解员则变成了阶下之囚!冒号们从不考虑男子死亡后果的起因是因为他的违法犯罪行为、从不考虑押解员是在向打砸运钞车的犯罪分子开枪而不是随意向经过的老百姓!同样,死亡的违法犯罪分子的家属获得了180万的巨额赔偿!


山西与北京两案所酿成的后果,是中国警察的执法权势巨子被直接打碎,此后很长时间内中国再没有执法的果断与负担负责,变成的是小心翼翼、患得患失、如临深渊。甚至于逃跑式执法、下跪式执法、屈膝投降式执法触目皆是;而东莞的错误判决则在今年又一次在东莞发生的抢劫运钞车大案中,得到“完美”展示:不单单是押解员不敢对歹徒动武,现场的警察也不敢动武!于是一男一把菜刀就抢劫了全副武装押解的运钞车、就“震慑”了现场的多名警察!


用冒号之激昂大方,结违法之欢心!


这样的判决、这样的处置,这样的“用冒号之激昂大方、结违法之欢心”的套路,对我国社会道德之伤害、对法律之伤害、对中法律王法公法治建设之狙击、对人民警察尊严与执法权势巨子之摧毁,均危害极大!


法治中国,决不容“用冒号之激昂大方、结违法之欢心”的伎俩横行霸道!我们行动起来,一起来捍卫我法律王法公法律的尊严、捍卫中法律王法公法治之进程、捍卫人民警察尊严与执法权势巨子!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