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神说:天下最难治的,不是疾病,不是穷病,而是……

2018-07-09 01: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感谢您关注“地球村9号”微信公众号(dqcjh2017)

药神说:天下最难治的,不是疾病,不是穷病,而是……


首先得说,地球村9号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替《我不是药神》(下面简称《药神》)做广告,只是因为看了这部电影后,被触动,被传染感动,不由自主地想说几句,算是一篇影评吧。

事实上,这部片子的口碑和票房都不错,豆瓣给了它9.0的高分。

口碑,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社会效益;票房,则百分百代表了经济效益。

能做到口碑和票房都不错,就是达到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统一,业内话语叫“既叫好又叫座”。

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统一,看似一句简单的话,想实现却特别很是困难。因为,有一些片子有票房无口碑,叫座不叫好;有一些片子有口碑无票房,叫好不叫座;还有一些片子既无口碑又无票房,相当于垃圾片。一年到头,“既叫座又叫好”的片子,其实不计其数。

考虑到还有很多读者并没有看过这部影片,所以地球村9号也简单概述一下剧情:

卖印度神油的春药贩子程勇焦头烂额——生意做不下去、老婆要离婚要带着孩子出国、老爸重病要手术……缺钱。

白血病人老吕依靠一种4万一盒的高价药维持生命,花光了家底。他知道了有种药效相同的印度仿制药,怂恿程勇去印度走私。

程勇发现这里面有惊人利润,也为了替老爸弄点手术费,他决定官逼民反。

程勇成功从印度搞回来代办署理权,建起了包括老吕、思慧、黄毛、神父在内的5人小团队,以五千元价格卖药,一会儿,药和钱都有了。

小团队达到巅峰之际,药厂、公安、卖假药同行,都入手下手“关注”他们。

靠卖假药谋取暴利的张长林知道了程勇的秘密,用卑鄙手段相要挟,抢走了程勇的销售渠道。

获得印度代办署理权后,利欲昏心的张长林大幅抬高仿制药价格,大批白血病人又回到原先吃不起药的艰难境地。

以至程勇5人团队成员之一的老吕因为吃不起高价仿制药,选择割腕自杀,被救下来。

为了让像老吕一样的大批白血病人能吃到低价药、能活下去,在明知售卖仿制药违法的情况下,程勇再次走上这条道路。

在多次躲过警察的追捕后,程勇最终最抓,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因减刑,程勇服刑3年后出狱。

以上就是事故梗概。

说实在的,在观看影片的过程当中,地球村9号也止不住流下了眼泪。不单单是因为电影中的感人情节,也因为生活中确实遇到不少人因为贫穷和疾病而陷入绝境,自己却无力帮助他们。

打开微信,隔三差五你就会看到“爱心筹”“水滴筹”之类的信息。其中不少微信,就是身边熟悉的朋友发的。每一条信息的后面,都有一个急需救助的重症患者或重伤病人。

此时,你如果对每个人都伸出援助之手,你的经济实力吃不消;但是,如果看到这样的信息无动于中,你又觉得有愧于自己的良心。

于是,你会反问,为何社会上有那么多的病人和伤者得不到及时救助?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新进展,保证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

“病有所医”“伤有所治”,离普通百姓到底有多远?

在电影《药神》中,药厂最关注的,是公司利益的最大化;公安局长最关注的,是如期破案的压力;假药贩子最关注的,是如何最大限度榨取不义之财……对于患者是不是“病有所医”,社会上的多数人其实不太关注。

其实,影片《药神》最想告诉大家的是:天下最难治的,不是疾病,不是穷病,而是人性的自私。

先说疾病。

疾病当然是一种病。

得病了就得治。小病还好说,一样平常家庭还治得起。但一旦患上大病,往往就是一贫如洗,一生就此报废,因为当今的医疗费用确实太贵。

就像希望降低房价一样,降低医疗费用,是所有普通人的期盼。

一小我私家,如果承认每一个人的生命是平等的,那么他就会认为:任何的药,都是用来治疗病人病情的,而不是用来耗尽病人能量的。

有了这样的理念,才能让医疗真正成为公益事业,而不是赢利的产业。

生病不是原罪。正如《药神》中的台词:“这一生,谁能保证自己不生病?”

让医疗成为公益事业是治病疾病的“第一味处方”。

再说贫穷。

贫穷也是一种“病”,叫“穷病”。产生这种“病”,既有穷者自身的能力问题,也有制造贫穷者所酿成的社会问题。

比如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虽然有的人是合理合法地富起来了,但其中更多的人是经由过程利用手中的权力,攫取国家财富,依靠非法或者灰色的手段,完成了第一桶金的积累。

但他们富起来之后,不是先富带动后富,而是依靠资本的力量,攫取更多的社会财富,让贫富差距变得更大,提高了社会生活的成长,让弱者糊口生涯更加困难,以至于不少寒家子弟,即使终其一生,用尽其所有的力量,也无法摆脱贫穷,一生患着“穷病”。

疾病和“穷病”本来就是一对孪生兄弟。

有人困穷得病,有人因病返穷。

不论是治疗疾病,让普通百姓“病有所医”“伤有所治”,还是治疗“穷病”,让社会底层人群也拥有一份尊严,首先应该治疗是人性的自私。

自私虽然无法根除,但也是可以净化的。一千多年前的贞观之治期间,能做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毛泽东时代,能做到大公至正先公后私,便是佐证。

只有把整个社会人性的自私压在最小的空间,才能出台更多为最大多数人谋福利的各种制度,包括医疗制度、公平分配制度等,这才是治疗疾病与“穷病”的根本。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