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集大爷晕倒,苞米被买一空,虫蛀的都卖了好价

2018-07-08 17:25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在我们县城东南面,有个一农贸市场,每隔五天一个大集,这里的农产品比超市便宜还新鲜,来的人不少。最近,甜玉米上市了,那天我去赶集,见一个满脸褶皱,留着白胡须的老大爷在卖甜玉米,十元钱八穗。

我挑了八穗玉米,让大爷给我扒掉皮儿,只留一层白皮儿,回家斩掉玉米须儿,煮着很方便。大爷扒完皮儿,把我挑的一穗给换了,我说那是我挑的个儿大的,你干嘛给我换穗呢?

大爷笑了,“这穗有个虫眼儿,里面有虫了,这样的一元一穗呢,我不克不及骗你不是?”他不说,我还真没注意玉米皮上有个小圆洞呢。老人这样诚实,我就跟他多聊了几句,“我最爱吃甜玉米了,还能上市多久?”大爷说,还能卖一个月呢。

这怎么可能,一个月的时间还不老了?大爷一边卖着,一边跟我说,他是分很多多少茬儿种的,所以这一个多月就一直有的卖,因为到了成熟期就不打药了,就有些被虫蛀的,你尽管放心吃吧。

回家后,煮好的玉米籽粒饱满,吃起来很糯,家里人都说好吃。

赶集大爷晕倒,苞米被买一空,虫蛀的都卖了好价

作者拍摄

过了五天,又是大集,这次我要去专门买大爷的甜玉米。还在原来的摊位,大爷旁边围着不少人,他边卖着,熟练地扒着皮儿。用脚踏三轮带来的一车玉米,很快卖去了大半儿。

总算轮到我挤到跟前,我挑完让大爷给我扒皮儿时,见他满头大汗,“我自己扒皮儿吧”。话没落音,只见坐着大爷一下晕倒了。

对面卖桃的小伙是大爷一个村的,我们一起将大爷搬到遮阳伞下,小伙打了急救德律风。过会儿救护车来了,小伙也给大爷在城里工厂打工的儿子打了德律风,让他直接去医院。

一通忙乎后,我想到玉米还没负钱,就问卖桃的小伙,我怎么付钱?

小伙的摊位离大爷的摊位还有点距离,两下忙赐顾帮衬不过来,他想了想说,今天不卖掉,留着老了,就不克不及卖了。于是,他拿来一个纸箱,上面写着“十元钱八穗,有虫蛀的一元一穗,自选,钱放在箱里。”

赶集大爷晕倒,苞米被买一空,虫蛀的都卖了好价

故事示图

我把买玉米的钱放到箱里,就见不少人上前自己取着,也不扒皮儿,数完穗数,钱一放就走,不一会儿就把玉米取完了。

再次逢集,我去的路上想,今天大爷还能来吗?走到那儿,见大爷又像往常一样,坐着张罗着生意。“大爷,你好了呀?”大爷说,老喽,不中用了,天天忙也没事,不知那天咋的了,中暑了,去打了针儿就行了。

我按老例子,还是买了十元钱的,大爷给我把苞米扒完皮儿,我见是九穗,就问他价格降了?大爷说,上次我病了,玉米卖的钱比以往多不少呢,每次都拉一车,钱大体有个数儿,那次是因为大家没挑选,不论是不是虫蛀的都给了一样的钱,就多收了钱,你们这些老主顾,我每人送一穗略表谢意啊。

转过身去买桃时,我和那个小伙说起大爷患病的事儿,小伙说,别看来买东西的大爷、大妈们,他们一分钱也要讲半天价儿,真正遇到事儿时,还是大好人多啊。

赶集大爷晕倒,苞米被买一空,虫蛀的都卖了好价

故事示图

一小我私家的小善之举,给人温暖。众人的善举,就汇成一股正能量。看着满集上,人来人往,蓦然生出亲切之感。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图文无关,若有不当,请联系删除】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