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 特别展映台湾导演陳志漢纪录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及导演映后交流

2018-07-07 13: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5.19 特别展映台湾导演陳志漢纪录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及导演映后交流

特别展映《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

及导演陳志漢现场交流活动

时间: 5月19日 周六 18:00-21:30

地点: 北京东直门MOMA百老汇电影中心二层藏书楼

费用: 免费

大家好,本周为大家带来一部来自台湾导演陳志漢的纪录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故事来从台湾游泳教练林惠宗专程开车北上到一个医学院去看他结婚23年的太太徐玉娥入手下手讲起。这其实不是一部普通的纪录片,它让你第一次从另外一个视角凝视人生。这次放映,陳志漢导演特意从台湾赶来和大家交流,希望听到内陆观众的观影感触感染。欢迎您的光临。同时重映冯雷导演作品《无所谓》。

片名:《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The Silent Teacher

導演:陳志漢

製片:李孟津

出品:舊視界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發行:牽猴子整合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映期:2017年3月24日

級數:普遍級

片長:73分鐘

5.19 特别展映台湾导演陳志漢纪录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及导演映后交流

导演陳志漢

早期從事社區總體營造,相信影像是改變世界的最好体式格局,現在專心在影像創作上,除擔任攝影亦從事導演工作。期望能以紀錄片達成藝術家與社會對話的媒介,創作出對社會大眾有正面意義的影像作品。

2012 首部導演作品《日暮之前的領悟》獲全球第三大媒體半島電視台投資

2014《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獲得CCDF最具國際潛力獎、ASD特別推薦獎

故事梗概

游泳教練林惠宗專程從嘉義開車北上,到輔大醫學院看他結縭23載的太太徐玉娥女士。

有時候他只是看著太太,什麼也沒講。有時候他報告生活瑣事:「孩子們和我都還好,妳放心。」這樣的事一年之內他幾乎每個月都去做。直到這次,林惠宗再也壓抑不住,過去沒有把握機會或不懂得表達的,愧疚、遺憾、思念,都隨著決堤的淚水傾瀉而出。

因為,徐玉娥是具大體老師,下星期就要被送上解剖台,這是林惠宗最後一次機會對著「完整的」老婆說話……

這是一對平凡的台灣夫妻~最不平凡的故事:师长教师忙於工作與社交,太太打理家務帶小孩,甚至太太死後,师长教师會去對遺體講很多話,但回到家裡,面對子女卻沒什麼交流。

女兒林映汝回憶媽媽走的那天,全家人都忙著處理事情、忙到忘記悲傷,直到把遺體送去輔大醫學院後,生活恢復平靜,家裡少了個人,突然覺得丢魂失魄,才發現原來有很多多少話,沒來得及向媽媽說。她甚至有點怨懟父親,認為媽媽已經不在那具浸泡福馬林的遺體裡了,所以對父親的許多作法不是很領情。但隨著大體老師在解剖課的啟用,林映汝開始思考生命的「終點」到底在哪裡?「活著」又是什麼意思?母親的離開,竟成了修補父女關係的機會。

另外一方面,醫學系學生上解剖課前的暑假,必須拜訪大體老師的家庭,了解死者從前生活。於是,教育的意義從知識上的追求,變成對生命的同理心,解剖刀下的老師不再只是冰冷的遺體,而是一名認識的朋友的親人,在在刺激學生對未來工作「醫病關係」的思考。

《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不是一部宣傳捐贈大體的紀錄片,導演陳志漢帶領觀眾深入解剖課,凝視死亡,但還活著的人才是鏡頭關注的焦點,他們的感情、他們的領悟,告訴我們人生還是會繼續,謝謝大體老師,更感謝所有那些認真活著的生命。

5.19 特别展映台湾导演陳志漢纪录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及导演映后交流

《无所谓》

导演:冯雷

策划/制片人:傅俊诚

摄影:胡中杰 黄超群 刘子厚

剪辑:冯雷 邓小敏 侯壮 马涛

制片:陈韶瑜

出品:北京永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片长:99分钟

年代:2012-2014

故事梗概:

“这是上帝开的一个玩笑,他只从某些人的血液当中拿走一个凝心因子,就会导致身体无法凝血带来的生命和糊口生涯问题。这种病会遗传,而且终身无法治愈。当然患这种病的机率很低,我们的故事就是关于这些不到万分之一的人。”

冬天,某城市一角,走来一对年迈的老人,穿着打补丁的棉袄,一人背了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他们有两样事要做:拣垃圾,乞讨。两个山东口音老人,没有人会询问他们家在哪里。有人掏出零钱放到他们的缸子里,有人给老头递上一支烟,更多的人置若罔闻。

山东德州临邑,昏暗的小面馆里,一群夹杂着四川口音的青年在喝酒。小熊喝得很欢快,朋友提示:你身体不太好啊……小熊是个血友病患者,但他很能干,这间面馆就是他开的,另有一间铺子做电脑维修。更令人羡慕的是,他有个能干又心疼他的媳妇。两小我私家在馆子里吃面,在家里也吃面,媳妇总会给他多加一些肉。为了多攒点钱,夫妻俩不顾老人的催促,决定暂时不要孩子。小熊作派硬朗,完全不像个病人。除走路时会显出一点跛脚,那是血液问题引起的关节损伤。他自己毫不在意的样子,不肯花钱置换关节,只是下楼梯时得媳妇背着走。

山东临沂乡村,破旧的老房子里,小陈蜷缩在被子里,翻着一本旧书,畅销美国的基督教人生指南:《标竿人生》。他与姐驵同住,因为血友病,下地穿鞋都很困难,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姐姐的儿子、小陈的外甥可可,也是患者。在乡村小学的教室里,他的课桌被单独放在了最后一排,跟前面的同学拉开一段距离。两个病人需要长时间注射昂贵的药物,使这个家庭的经济状况左支右绌,养猪都得靠赊帐。但他们也有欢乐的日子,就是在外打工的亲人回来团聚的时候。那对在城里拾荒乞讨的老人,正是小陈的父母。

山东淄博,硕士毕业生小庄待业在家。他是血友病群体中罕见的高学历,父母对他的赐顾帮衬无所不至。但小庄时常会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找茬儿抬杠,开口闭口都是大道理。父母忍气吞声,尽可能相安无事。他们每天有很多时间要在厨房忙碌,除给小庄做饭,还要筹备自家的生意。每天清早四点钟,父母要起来卖早点。小庄不用操心早点摊的事,他同心专心想着要保持自己的健康,要让自己的事业启航,为此不惜代价。

夏天来了。北京,一户从西安过来打拼了十多年的人家,母亲一边淡定地讲述着孩子的病情和治疗,一边制止小傅上窜下跳。小傅的胳膊肘和膝盖都戴着护具,他还在上幼儿园,出生五十几天就被诊断出了血友病,从此每一个月都要打上8到15针。进口药物每支上千元,国产的也要四百多块。小傅的父母努力撑起一个温馨舒适的家,但经济压力同样困扰着他们。血友病本身不属于肢体残疾,却蕴藏着极大的致伤隐患。衣着单薄的夏天是最危险的季节,小傅活泼好动,难免磕碰,摔倒了去打针也不会哭,还逗得护士笑出声来。

这是2012年冬天到2013年夏天的人们和故事,因为血友病,四户条件迥异的家庭有了相通的命运。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命运呢?一贯垂头丧气的小熊在同学会上喝多了,深夜行驶的汽车上,他说:“你是不知道我所经历的,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东西我不克不及承受了……无所谓。”

特别鸣谢:陳志漢导演和冯雷导演提供影片参加展映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