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有望成“冤案大省”,5周案之后再爆冤案

2018-06-08 17: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安徽5周冤案之后,再爆“奸杀冤案”,同样还是5名受害者,18年的罪名,18年的喊冤,18年的扭曲人生。靖国评论开篇呐喊:请严惩枉法者,还江淮大地法制的青山绿水。安徽,难道要成为“冤案大省”吗?这中间有多少枉法者?难道真的已经苍蝇扑面了吗?

安徽有望成“冤案大省”,5周案之后再爆冤案

提要:红星新闻日前报道,红星新闻联系采访安徽省高院,一名工作人员透露表现,此前接访这个案件的法官已经退休,他们不了解情况。安徽省人民检察院相关负责人对红星新闻回复称,此案最近一次申诉是去年三月,目前还在申诉处,正在办理。18年冤案,正在办理。原标题《安徽:18年前强奸杀人案5人入狱 无罪出狱者继续喊冤

18年冤案始末

2000年12月2日,安徽亳州市涡阳县城关镇地税局协税员车雪峰,因涉嫌强奸杀人罪被逮捕。同一天以同一罪名被逮捕的还有其弟车超、铁路联防队的表弟李勇、公安局做保安的战友荆献柱,其母谢广英则以伪证罪入狱。

五人被捕都是源于当年涡阳三中16岁女学生王某琳被害案。此后的四年间,亳州市中院对此案三次判决,安徽高院两次撤销原判、发回重审。被控强奸杀人的四个年轻人,从一入手下手的两人死刑、两人无期徒刑,最后变成一人死缓、一人无期,包括车雪峰在内的两人无罪。案件发生已经过去18年,早已释放的车雪峰仍在为狱中的弟弟车超和表弟李勇申诉,他称:“我们都是冤枉的,不然当初认定我们四小我私家强奸杀人,为何我又没罪了?”

●2001年9月24日亳州市中院第一次不公开庭审,因辩护人申请调取新的证据并重新鉴定,延期再审。●2001年12月4日第二次不公开庭审,12月27日判决两人死刑、两人无期,一人有期徒刑两年。●2002年3月7日安徽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2003年4月22日 第一次改判亳州市中院判决,一人死刑,一人死缓,两人无期。●2003年10月16日安徽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再撤销原判发回重审。●2004年4月12日 第二次改判亳州市中院判决,一人死刑,一人无期,两人无罪。●2004年6月29日 第三次改判安徽省高院判决,一人死缓,一人无期,两人无罪。女中学生被害五人入狱,四人被判强奸杀人罪

2000年1月18日早晨7时许,村民车东风的母亲发现,自己家门口死了一个女孩。女孩的头被衣服包裹,光着身子,身上满是霜。居委会书记王福军闻讯赶来,只见女孩的毛衣被拉过头顶套着头,裤子脱至膝盖下,赤裸在外,随即报警。村民王继华说,女儿王某琳1月17日中午在家吃了面条和馍,下战书1点多去上学。日常平凡女儿都是下晚自习回家再吃饭,但这次直到第二天都没回来。后来证实,死去的女孩就是王某琳。她倒下的地方有半块带血的砖头,而向南15米就是她的家。根据公安的现场勘查笔录,尸体旁有多处盘蹬和拖拉的痕迹。拖痕旁有两行脚印,沿着脚印散落着一些作业本、一只手套、一只女式鞋子。在不远处车东风母亲菜园边的玉米桔堆里,还有一片压倒的痕迹和一些拖痕。还有一件花棉袄和红色罩衣扔在了数十米开外村民马素英门前的砖堆旁。当时,涡阳县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但是半年过去,案件没有进展。县公安局领导班子调整后,成立了新的专案组并责令限期破案。车雪峰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村没几小我私家,这件事一下就传开了。当时家人刚给22岁的车超盖了新房,准备为其结婚用。没想到七个多月后车超被找上了门。“车超新房在受害者家的西南边,除老的老、小的小,再除去女的、已婚的,最后就找到了他。”车雪峰说,从家中被带走时,车超已经结婚了,其妻子已怀孕半年多。2001年12月亳州中院判决认定,车超、李勇、荆献柱先后对王某琳实施奸通奸骗,车雪峰在一旁望风。听到有动静,车超便将王某琳掐昏躲了起来。一会儿清醒过来的王某琳起身逃跑,四人追上并将其按倒,并用砖猛砸其头部致死亡。而谢广英隐瞒了当晚四人在家喝酒吃饭的重要情节。这一次,车超和荆献柱被判处死刑,李勇因案发时未满18岁,和望风的车雪峰一同判处无期徒刑,谢广英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法医未认定死者处女膜破裂无指纹、无精液、无分泌物“一件直接证据都没有。”车雪峰说,凶器砖头上没有他们的指纹,被害人衣物上也没有四人指纹、唾液、血液、毛发、人体组织,被害人体内也无被告的任何精液或分泌物。法医对尸体进行的检查显示,处女膜“仅在5点及7点处各有一浅裂痕呈锯齿状”认为“是处女膜的本来形状……因为处女膜无红肿无出血,所以未认定处女膜破裂”。

2003年4月22日亳州中院再审判决,车超被判死刑,荆献柱改判为死缓,车雪峰和李勇仍是无期徒刑。2004年4月12日的亳州中院判决书中,行凶者只剩下车超和李勇两人,描述两人强奸过程因“紧张和害怕”未射精。对此,辩护律师王冀生认为,“强奸过程即使没有射精,也会在受害人身上留下分泌物。” 这些证据一件也没有,他认为匪夷所思。

申诉14年想要一个结果检察院相关负责人:正在办理2004年6月29日安徽高院判决称,车超伙同李勇实施强奸并杀害被害人王某琳的供述,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其他证据的印证,刑讯逼供已被公安机关出具的证明材料予以否定,故其上诉理由不克不及成立。判决中称,上诉人车超、李勇违背妇女意志,强行与被害人王某某发生性关系并将王杀害,其行为均已分别构成强奸罪、故意杀人罪,且手段残忍,后果严重,依法应予严惩并数罪并罚。上诉人李勇犯罪时不满18周岁,依法应当从轻处罚,上诉人谢广英故意隐瞒与案件有重要关系的情节,作虚假证明,其行为已构成伪证罪。原审被告人荆献柱、车雪峰犯强奸罪、故意杀人罪的证据,只有被告人供述无其他证据加以佐证,证据不足,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不克不及成立。最终,安徽高院终审判决,将此案唯一的死刑犯车超改判为死缓。如今,14年过去了,车雪峰和家人仍在为弟弟申诉。车雪峰透露表现,公诉人一直坚持四人共同犯罪,“既然我们是无罪的,怎么解释两个无罪人的口供和其他两个有罪的人千篇一律呢?”车雪峰说,他在看守所关了四年,“我都无罪出来十多年了,还经常做案子的噩梦。”王冀生透露表现,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项规定,证据不足,不克不及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罪名不克不及成立的无罪判决。“安徽高院几次撤消重审,最后又改判,说明也认为本案有疑点,但没有执行‘疑罪从无’,而是采取了‘疑罪从轻’的原则。”车雪峰称,这些年他们已经申诉过不知道多少次,但是相关部门既没有受理,也没说不受理。红星新闻记者从律师处了解到,只有拿着“不予受理裁定”,他们才能去最高人民法院设在郑州的巡回法庭申诉。近日,车超申诉代办署理律师张柄尧在狱中会见了车超。车雪峰说,他们正准备向安徽高院再一次提出再审申请,“要么受理,要么给个不受理的证明,总应该有个结果。”此外,这些年,另外一位被告李勇也在不停申诉。对此,红星新闻联系采访安徽省高院,一名工作人员透露表现,此前接访这个案件的法官已经退休,他们不了解情况。

安徽省人民检察院相关负责人对红星新闻回复称,此案最近一次申诉是去年三月,目前还在申诉处,正在办理。

安徽高级人民法院,安徽人民检察院,18年事关重大的人命冤案,申冤者居然还周旋在你们的百般推诿中。他们居然还不克不及去上级司法机关申诉,靖国评论不可思议:这家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安徽五周冤案还没有最后结束,亳州涡阳再爆5人冤案,而且是命案大案,主要还是冤案。靖国评论质疑:涉案的司法人员真的不懂法?难道是法盲?一个地方的法制建设,冤案频发的背后是什么?是枉法者!是不作为!更应该是犯罪者!

安徽高级人民法院、安徽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显示:安徽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是薛江武,安徽高院院长是董开军,不知道这样的重大要案,你们能不克不及看到??安徽如此的司法环境,安徽人民情以何堪?作为主政安徽法制建设的最高行政人员,安徽的司法队伍建设,是否是需要刮骨疗毒呢?枉法者,有必要留在司法队伍里吗?蛀虫不灭,何谈法制的青山绿水?何谈法制安徽?

靖国评论最后建议受害5人:正义不会缺席,积极申诉,并投诉要求严惩枉法者。最后,申请国家赔偿。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