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乌江构皮滩上架起“超级工程”

2018-06-08 01: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贵州乌江构皮滩上架起“超级工程”

构皮滩通航工程一角。新华社记者向定杰 摄

新华社贵阳6月7日电(记者向定杰)站在232.5米高的拦河大坝上,40岁的构皮滩发电厂总工程师王贵来告诉记者,在这地势险要的峡谷里,他已经工作了10年,只为完成好这项世界性工程。

贵州省余庆县境内,乌江干流碧波清澈,青山环绕。装机容量为300万千瓦的构皮滩水电站,是中国“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东送”标志性工程。其配套的通航工程,2007年开工建设,被视为内陆山区通江达海的关键。

“之所以耗时这么多年,就在于工程难度亘古未有。”王贵来告诉记者,作为喀斯特岩溶地区,除施工条件差、易受自然灾害侵袭外,更在于他们全球首创了一个水电枢纽上做三级升船机。

“构皮滩堪称通航技术建设的‘博物馆’。”贵州乌江水电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副总工程师谌波说,目前国内外大部分通航建筑,以单级升船为主,船只仅需坐一次“电梯”即可经由过程大坝。但由于构皮滩通航水头高差达199米,为目前世界上通航水头最高,因此需要采用三级升船机。

贵州乌江构皮滩上架起“超级工程”

峡谷中的构皮滩水电站。新华社记者向定杰 摄

贵州省地方海事局副局长李作良告诉记者,船过坝一样平常有两种体式格局。三峡大坝主要采用五级船闸,船像爬楼梯一样平常不断攀升,而升船机则是船直接坐升降电梯。“这两种体式格局在通行效率和稳定性上各有优劣,未来船只经由过程构皮滩时,就像在‘天上飞’一样。”李作良说。

在施工现场,记者看到,通航工程由上下游引航道、三级垂直升船机和中间渠道(含隧洞、渡槽及明渠)等建筑物组成。高耸入云的塔体上,工人们仍在紧张忙碌着。

“升船机自重就超过3000吨,要经由过程钢丝绳将这样的庞然大物精准调度,必须受力均匀、确保平稳。”王贵来说,“超级工程”从机械设备制造、运输以及安装调试都没有经验可循,误差值是以毫米为单位,稍有不慎就会带来无穷后患。

讲解通航原理时,构皮滩发电厂党委书记马习耕又打了一个形象比方:船坐完第一个“电梯”后,要进入到第二级升船机,先会穿过一个长403米的“大肚子”隧洞,出来后还有一个宽37米的“错船道”,而这全程靠船只在3米水深渠道内自动行驶。之后依次进入二、三级升船机,经过两次升降,才算完成一次通航。

贵州乌江构皮滩上架起“超级工程”

通航原理示意图。新华社记者向定杰 摄

据了解,构皮滩水电站通航工程,也是乌江复航计划中的重要工程之一。作为长江上游南岸最大支流,乌江是贵州融入长江经济带便捷走廊之一。由于历史缘故原由和自然因素,多个水电站在建设之初并未设有通航工程,造成乌江断航10余年。

为打造黄金水道,贵州把乌江水运航道建设纳入了交通建设总体部署。线路总长2306米的构皮滩水电站通航工程,概算总投资29.51亿元,设计通航标准为IV级航道,年单向设计经由过程能力为142.1万吨。

“一声号子一身汗,过去船工们勇斗恶浪险滩,今天我们将发扬这种精神,在新航程上踏浪前行!”马习耕相信,绵延千里的乌江航道上,终将重现昔日的繁忙。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