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街与一座城

2018-06-08 01: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一条街与一座城

这是6月1日拍摄的中山路一角。新华社记者 张志龙 摄

新华社青岛6月7日电(记者张志龙)如果用一条路来校阅阅兵一个城市的变迁,毫无疑问,这条路在青岛是中山路。

话语坚定而有力,69岁的沈明书精神矍铄,发丝虽已半白,眼神却仍明亮。在青岛市市南区中山路街道退休的他,一直从事着中山路街区的宣传推广工作,做过直播,还成了“网红爷爷”。

在中山路1号见到他时,他手臂一挥,从栈桥划向北边:青岛中山路是与北京王府井、上海南京路齐名的商业老街。

“这条全长3里,南北走向的商业街是青岛的‘母脉’,代表着青岛的过去和目下当今。”沈明书深情流露。

一条街与一座城

这是6月2日拍摄的中山路上的劈柴院。新华社记者 张志龙 摄

青岛市博物馆的资料显示:1891年6月14日,中国清朝光绪皇帝发上谕,设防胶澳,是青岛建置的入手下手。

仅仅6年后,德占青岛开建中山路。资料显示,中山路原分南段“欧人区”和北段“华人区”。两个区域建筑气势派头、道路宽窄都有明显不同。

沈明书几乎对这里的每一栋建筑都一五一十。

德国水兵俱乐部是个娱乐社交场所,中国银行旧址用了青岛产的花岗岩,浙江路天主教堂地面的马牙石路异常坚固……

“我就是在天真(照相馆)拍的结婚照。”沈明书说,自从记忆起,最盼望的就是“上街里”,家里购置物件人生大事都得来这,来这足够。

一条街与一座城

69岁的沈明书在天真摄影门口留影,他的结婚照就是在这里拍摄的。新华社记者 张志龙 摄

老青岛人对“上街里”的歌谣都很熟悉:“一二一,上街里;买书包,买铅笔,上学校,考第一”。

在沈明书眼中,“街”就是中山路主道,是“高大上”的繁华商业金融区;“里”就是青岛独特的居住形式“里院”:这里有澡堂子、戏台子,“小店占多数,劈柴院就是例子”。

专家说,“南洋北中”的格局使得中西文化在中山路融合,形成了百年老街的独特魅力:欧式风情浪漫细腻,里院文化生动温情。

为了表达对里院特殊的情感,沈明书带着记者看了三家里院。

在这家中山路旁,位于保定路8号的1903里院客栈,东主店东焦翔热情邀请入院。

从门口进去,一段窄道后恍然大悟,内庭院宽敞,有竹子等绿植若干。周边是一些二楼三楼的木质建筑。“融合了欧洲气势派头的中国建筑,每一个里院能住十几到几十户人家。”焦翔说,和北京的四合院、上海的里弄一样,既是居住体式格局,也是邻里文化的承载。

一条街与一座城

在保定路8号的1903里院客栈,东主店东焦翔和沈明书在交谈关于“里院”的话题。新华社记者 张志龙 摄

除里院,中山路的老字号也让沈明书历历在目。

这些老字号商铺大多建于上世纪一二十年代,发展到三四十年代,组成了中国最繁华的街区之一。

“身着谦祥益,头顶盛锡福,手戴亨得利,喝酒春和楼,吃药宏仁堂……”这句包含了青岛多家老字号的顺口溜至今传颂。

虽然这些老店仍在,但辉煌已难见,春和楼饭店算里面经营得比较好的。

走上春和楼饭店的二楼,走廊两侧的老照片,以及“中堂厅”“维新厅”等包间名昭示着这家饭店的辉煌:与青岛建置同年成立;李鸿章、康有为、恭亲王等一大批名人都曾来此。

一条街与一座城

这是6月2日拍摄的青岛中山路老字号春和楼饭店。新华社记者 张志龙 摄

春和楼负责人沈健基指着证书和奖杯说,“作为青岛唯一的餐饮百年老字号,春和楼饭店刚刚被中国烹饪协会评为改革开放40年‘老字号新辉煌企业’。”

“我结婚就在春和楼摆了6桌,28块钱一桌,菜肴有香酥鸡、炒海螺、糖醋鲤鱼……”沈明书回忆说,如今这些菜肴依然广受好评。

作为中国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青岛发展迅猛。中山路也一度延续着辉煌。

1992年市政府东迁,沈明书爱去的书店也随之搬走,青岛城市在向东生长。尤其借奥帆赛的举办,奥帆中心、五四广场等地成为城市新地标。啤酒、帆船、动车等都已成为这个城市响当当的名片。

作为曾经的城市中心,中山路失落了。在之后的很多年,中山路经过数次改造。

在青岛市市南区最新的政府工作报告里,推动西部城区成为发展新引擎,实施“青岛里院”样板工程,扶持宏仁堂等“老字号”企业发展振兴等内容都被写入。

一条街与一座城

这是6月2日拍摄的青岛中山路中国银行旧址,现为中国工商银行办公地。新华社记者 张志龙 摄

这几年,中山路一些老建筑逐渐有了新活力。

在中山路与湖北路的路口,德国水兵俱乐部旧址已成为1907光影俱乐部,成了文艺青年的新去处。

青岛人李明在《一条街道和一座城市的历史》一书中写道,“中山路就像是镶嵌在青岛心脏的一块黄铜标签,说明城市来路,印证城市变迁,预告城市走向”。

127年,这个彼时不到2万人的小渔村已然向国际化都市迈进。上合峰会的召开,又让青岛这个年轻的城市有了乘帆远航的新动力。

“中外气势派头兼有,古老时尚并存,这是中山路的气势派头,更是青岛的底色。”沈明书说。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