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口再自杀:弱者如何成为逃兵?

2018-06-03 13: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一家三口再自杀:弱者如何成为逃兵?

有关“一家三口再自杀”的事件,如果仅以“自杀逻辑”为定性,或许就变的相对简单。但是两次自杀间隔相对较短,并且本事儿在施救后选择进入“二次自杀情境”,这不免会让人感到一种怪诞。当然,依照主流舆论的逻辑,认为这又是一次“搜索杀”,可这样的反转之思里,我们分明看到的只是主流舆论的“狡猾之辩”。至于,他(她)们到底关心不关心处于舆论漩涡中的“一家三口”,或许真的难以确切。不过,对于这样一件悲剧事件的最终触发,有几点问题我们应该明确。

其一:舆论从来都无情,温情是有条件的。

坦白讲,我们所处的世界之中,所谓的缜密和逻辑,只是很小一部分人能做到,绝大多数的“人和事”都处于秩序混乱之中。每一个人都希望处于美好之中,每一个国家都希望富强独立,可这些在“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过滤下,能存活的人、能突围的国,终究属于很小一部分。所以,对于“一家三口”本身来讲,不管给什么样的注解,都似乎可行,但又都感觉显得唐突而苍白。

很多时候,社交媒体上的舆论思维,近乎接近“公关”的操作路径,他(她)们将本事儿看成十全十美的“人设”。这就使得本事儿的行为,在经不起推敲时,舆论就入手下手各种讨伐。而这“一家三口”,在遭遇“第一次自杀”未遂后,就因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过“遗书”,就引发舆论的各种揣测,最终触发“第二次自杀”的到来。

而这一过程里,舆论上一边施展阐发出各种温暖的氛围,一边又陷入阴暗的隧道里难以自拔。而这些看似充满戏精的逻辑里,却极可能与本事儿毫无关系。事实上,作为自杀的“一家三口”,所施展阐发出的各种异常,包括发布“遗书”,都在表明他(她)们其实不想死,但是维艰的世道好像也其实不友好。索性,以死偿还,彻底了结。不能不承认,温情也是有条件的,而且比较苛刻。

其二:没有谁能逼死他(她)们,逼死他(她)们的永远是自己。

一些媒体强调是“印子钱”让这“一家三口”陷入死境。可实际上,我们很清楚,这是一种较为符合主流舆论的解读。但是,从具体的生活出发,这种归结于外界的触发逻辑,实则是一种厉害关系的回避。

我们常讲,成年人的世界里,除却增长和向上的逻辑路径,更为重要的一环是“责任承担”。我们虽然不清楚,这一家三口怎么就欠下“印子钱”,但是当初既然选择用“印子钱”解决具体的资金困难,就应该想到可能的风险责任,而不是在遇到问题的时候,以死解决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死亡其实不能解决问题,死亡只是一种毁灭。“一家三口”自杀,最终悲剧的还是“一家三口”,而对于问题本身却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或许从具体的损失上而言,这比归还“印子钱”的成本更高。

其三:人与人的差距确实存在,尤其在对抗压力时。

避实就虚。“一家三口”能去海口,又开车去湖南,想必他(她)们还没有走到吃不开饭,住不起店的地步。而就因为“印子钱”的重压就选择自杀,这着实算是生活中的逃兵。不过,我们也要知道,人与人的差距确实存在,尤其在对抗压力的时候。

很多时候,我们在复盘一些自杀事件时,如果以正常人的思维去思考,会发现自杀者的动机让人感到难以想象。甚至,绝大多数不符合常人的逻辑。但我们必须承认,他(她)们确实可能就是那样的“缺陷人设”,生活中稍有不可控出现,他(她)们就入手下手进入灰暗。

而这种对抗外界压力的能力,有的人可能经由过程生活经验会逐步加强,而有的人可能一生也没有任何提升,但这不代表他(她)们就该死,就该被这个世界拒绝。所以,对于那些总是以“公关路径”推敲常人的体式格局,真的不是什么好的行为。

其四:承认弱者不丢人,但不要成为生活的逃兵。

不论是动物世界,还是人类世界,弱者属于常态,但这其实不是丢人的事情。有些弱者是天生之弱,即便后天可以努力补偿,但是总会很艰难。有些弱者是后天之弱,但事实已成就不要过分纠结。人与人总会在某种标准里,被划分出强弱,但这不代表弱就完全没有生的可能。

甚至,就人生而言,标准往往不一,所谓大好人生和坏人生,全看自己怎么开袋和选择。作为生活中的一员,对于困难和困境,一定要有对抗和支撑的起码意识,而非遇到大的困境,就选择以结束生命的体式格局去解决。而这种体式格局本身,不论是什么理由去实施,或许都显得很勉强。

究竟结果,作为常人,结束生命就代表永远离开人世。甚至,对于责任本身而言,这其实有悖于正常秩序的形成。我们试想,在我们的世界里,如若人们都在遇到困难时选择自杀,那我们的世界和地狱又有什么不同呢?于此,作为生活中的人,可以是弱者,但绝对不克不及当逃兵。因为那不是结束自己的生命,而是摧毁常识的设立建设。

其五:舆论都在表达好恶,却远离事实。

从近来的公共舆论环境来看,我们会发现一种可怕的逻辑。所有人都在强调正义,渴求秩序。可在这种大的叙述之下,却总是促成恶意的抵达。甚至,就逻辑本身中,愈来愈强调情绪表达,而非逻辑表达,这种时候舆论从讲观点,一会儿成为讲好恶,而好恶本身无定性,于此就会出现“罗生门”,而处于“罗生门”中的本事儿,很容易就被摧毁。

所以,对于公共舆论的表达,更要注重常识和观点本身,甚至对于具体的问题,尽可能做到避实就虚,而非以异想天开的意淫通道,进行各种演绎和揣测,这实际上是舆论的底线,也是常识的界限。

最后,以刘再复师长教师的一句话作结:“固执于一个立足点,固执于一条国界线,固执于一个自信自足的空间,都影响自己的眼界飞升。眼睛内涵的单薄,导致精神内涵的单薄”。而这对于我们的舆论本身和“一家三口”而言,似乎都是有意义的。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