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史上最严控烟令”实施三年 禁烟难在哪?

2018-06-01 09: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6月1日电(冷昊阳 张尼)被称为“史上最严控烟令”的《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于2015年6月1日起实施,至今已满3年。条例规定,凡是“带顶儿”、“带盖儿”的室内公开场合将全面禁烟。三年过去了,控烟令的效果如何?中新网记者日前进行了走访查询拜访。

北京“史上最严控烟令”实施三年 禁烟难在哪?

北京首都机场的室外吸烟区。 冷昊阳 摄

控烟三年,成效几何?

北京市民王婷是一位“空中飞人”,近几年来,她常乘飞机往返于全国各地。王婷告诉中新网记者,条例出台前,北京首都机场还设有室内吸烟室,好几次她登机后都会遇到满身烟味的旅客坐在她的旁边。

“感觉这些人上飞机之前巴不得抽掉一整包烟。”王婷告诉记者,但因为这些旅客并未违反禁烟规定,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可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烟味却让自己的空中旅程变得“无比漫长”。

而随着条例的落地实施,北京首都机场也取消了全部的室内吸烟室,转而变为室外的吸烟区。“我觉得这就是一个进步,会使不少旅客在乘机时更加舒适。”王婷说。

而相比于王婷的亲身感触感染,下面这些数据或许更具说服力。

根据北京卫计委发布的数据,2017年,北京卫生监督执法人员共监督检查各类控烟场所121621户次,发现不合格单位6013户次,总合格率为95%,相比于条例实施之初的77%有了较大提升。

此外,2017年,北京还责令整改不合格单位5359户次,处罚违法单位653家,单位罚款176.67万元;处罚小我私家3292人,处罚金额17.16万元。

北京卫计委还披露,2017年,北京市成人吸烟率22.3%,吸烟人群399万,比条例实施前下降了1.1个百分点,吸烟人群减少20万。

北京“史上最严控烟令”实施三年 禁烟难在哪?

5月25日,一男子在北京首都机场的禁烟标识下吸烟经由过程。 冷昊阳 摄

还有这些“硬骨头”!

在“史上最严控烟令”所取得的成绩背后,同样还有一些待解的“硬骨头”。

根据北京市控烟协会今年2月发布的数据,2017年11月1日至2018年1月31日,该协会微旌旗灯号“无烟北京”共收到投诉举报3920件,月均投诉1307件,主要集中在写字楼(包括办公楼)、餐厅、商场、网吧、娱乐场所等地。

中新网记者近日走访了北京西城区的一家网吧。当记者晚上9点左右到达网吧时,看到网吧在明显的位置上张贴了禁止吸烟的标识。而当一名顾客拿出打火机点烟时,便有工作人员前来制止,并将这名顾客请到室外。

但时间过了晚上10点,网吧里却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容貌。不少顾客都在座位上点起了香烟,而工作人员则并未制止。

记者了解到,网吧此举是为了应付白天可能的检查。“我们也不想制止顾客吸烟,但如果白天被人发现,就会被罚款,而晚上则相对安全。”一名网管告诉记者,不少来上网的人都有烟瘾,与其全天得罪他们,还不如在安全的时候任着他们来。

除网吧等室内场所,公共交通上的控烟情况同样值得关注。

在北京驾驶出租车的李师傅自己就是一位烟民。他告诉中新网记者,他日常平凡吸烟都会停车去车外抽,因为车内有烟味切实其实会让不少乘客感到不适。

“乘客在车上抽烟的话,只要不是一根一根不停地抽,我也不会制止。”在李师傅看来,与其冒着产生摩擦的风险来制止乘客,还不如安心开好车。“反正我自己也抽烟嘛,不会受不了。”李师傅说。

北京“史上最严控烟令”实施三年 禁烟难在哪?

资料图

为什么这些地方成“重灾区”?

曹杨是在海淀区某写字楼工作的一位上班族,他告诉中新网记者,虽然自己很清楚在室内不克不及吸烟,可每天繁重的工作还是会让他抽空到楼梯间“轻松一下”。

在曹杨看来,在室内抽烟也多少有些无奈。“我也不想违反条例,但有时候真的不由得,而且在低层办公的人可以很方便地去室外抽烟,但我们在高层办公的烟民如果下一次楼,时间就太长了。”曹杨说。

他还告诉记者:“如果能在室内设立吸烟室就行了,这样一方面保障了我们这些烟民的‘权益’,也不会给其他人带来不便。”

在谈及某些餐厅、写字楼等公开场合的禁烟状况还不理想的缘故原由,中国控烟协会高级顾问、资深控烟专家许桂华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透露表现,导致这些的因素是多方面的。

“一是部分烟民的法律意识欠缺,自律性不强。二是一些经营场所的业主社会负担负责不强,担心劝阻吸烟会影响客流量。”许桂华说。

此外,她还称,受二手烟危害的人维权意识不强,执法人数少、力量弱,这些因素同样制约着控烟条例的落实。

而针对曹杨所说的在室内设立吸烟室的设法主意,许桂华则认为欠妥。在她看来,在室内设吸烟室,不管用什么样的排风设备,都不可能把烟草烟雾中的微小颗粒排出去。二手烟、三手烟都会对人体造成危害,所以室内设立吸烟室其实不意味着安全。

北京“史上最严控烟令”实施三年 禁烟难在哪?

资料图:2016年5月29日,北京奥林匹克公园,“鸟巢”悬挂起巨幅禁烟标志及禁烟标语,迎接5月31日“世界无烟日” 的到来。中新社发 玉龙 摄 图片来源:CNSPHOTO

专家:期待国家控烟立法

与此同时,控烟工作未来的走向同样值得关注。

在专家看来,虽然北京等地的控烟工作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国家层面的立法依然值得期待。

“目前,中国农村成人的吸烟率高于城市,农村孩子的吸烟率同样高于城市,甚至农村女性和青少年的吸烟率都在呈上升趋势。”许桂华分析,主要缘故原由就是宣传还没遍及到偏远的地方,使他们没有享受到与都市人一样的卫生资源和宣传教育。

“公开场合禁烟立法,意味着将控烟提升到了法律层面,因而使控烟实现有法必依,违法必究。”许桂华称。

许桂华还告诉中新网记者,在烟包上制印警示图片同样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她说,在烟包上制印警示图片,被世界卫生组织认为是最能有效阻止吸烟意愿的举措之一。目前,全球已经115个国家和地区在烟盒包装上使用警示图形。

“国内对于烟包上印警示图片的呼声一直很高,但是遗憾的是我们的烟包仍是设计精美的大好河山。”许桂华说。(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完)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